談天說道 ~ 溫柔的妻子 體貼的丈夫

「照樣,你們作妻子的,要順服自己的丈夫,好使不信道的丈夫受到感動,不是因著你們的言語,而是因著你們的生活,…照樣,你們作丈夫的,也要合情合理的與妻子同住。要體諒她比你軟弱,要尊敬她,因為她是和你一同承受生命的恩典的。這樣,就使你們的禱告不受攔阻。」《聖經新譯本》〈彼得前書3﹕1,7〉

編寫﹕謝芳

在一個婚姻家庭系列的講座上,香港專業輔導協會輔導員/香港婚姻及家庭協會治療師陳亞仙博士和中國神學院教授區祥江博士分別以「溫柔的妻子」和「體貼的丈夫」為題,一起解構婚姻生活中兩性關係現存的問題,並分享了一些優化婚姻關係的秘訣。

溫柔的妻子﹕陳亞仙博士

溫柔的定義,字典詞彙解說為「溫和寬厚」,意思是脾氣溫和(態度堅定),為他人考慮,說話做事讓自己也讓對方舒服;溫柔並沒有讓你喪失自己,相反可以更有效和身邊的人溝通。在希臘文所說的溫柔是reasonable(合理)、mild(溫和)、suitable(合適),特別是在關係上。

夫婦的婚姻關係是千絲萬縷,這過程需要雙方互動和願意作出一些改變,再默默耕耘、施肥澆水。每對夫婦連結的通道都不同,你們可能在孤單或痛苦裡面連結,又或在親密裡面連結。當找到連結的通道時,大家就會品嚐到陪伴的快樂。有位智者曾經說過:「妻子是家庭的靈魂!(Wife is the soul of family.)」如果妻子要作為家庭的靈魂,可從三方面去探討:(1)個人成長及轉化;(2)溝通與衝突;(3)營造友情。在個人成長及轉化方面,原來今天的你是由你的原生家庭塑造出來的,例如早睡或晚睡的生活習慣、脾性急或慢、如何的適應和應變能力、有甚麼信念、情感表達是含蓄還是爽直等。很多時在原生家庭得不到的滿足,你會將期望帶入婚姻內,渴望配偶會滿足你。

在輔導和接觸夫婦當中,發現很多小問題經日積月累後就變成大事情,雙方多以「對與錯」為出發點,更處於一個對立的狀態,而不是存好奇之心去了解配偶,在差異裡面作出一個協調。很多時候,夫婦相處只看外在行為,很少說出自己內在的感受,只以功能化去解決問題。大家所持的觀點亦如此,如我們從小經驗積累到現在,有自己的假設、看事情的角度及方法,形成對人有一些看法和印象。期待也是這樣,我們對自己和對配偶有期待,在期待裡面,我們會覺得對方不能夠滿足自己,影響大家的關係。所以,我們要反問自己﹕在婚姻裡的渴望甚麼呢?我是誰呢?我想要一個甚麼的婚姻呢?生命有甚麼意義呢?

現在流行的依附理論指出,我們從小開始,與母親或照顧者互動關係的建立,終其一生會影響我們的生活。原來,每一個人出生到成長,都有需要和需求,當需要尋求幫助的時候,很自然會去依附身邊重要的人,如母親或是照顧你的婆婆。這個依附模式會延續,結婚之後就期望在伴侶那裡得到需要,包括伴侶的親近,或對方回應自己的需求和給予支持。

我們人生總有挑戰:工作的轉變、突發事件、孩子成長裡的衝擊、疾病或意外等,這些都會帶來生活的壓力,會影響我們夫婦的親密關係。Dr. Gottman的研究指出,夫婦關係裡如果出現了「四匹馬」,會影響婚姻走向不好甚至分開。這四匹馬是甚麼呢?就是指責、批評、藐視、「築牆」。女士們善於表達感受,但也很容易說出埋怨、投訴、批評的說話,故要學習從自己感受中抽離一會,嘗試進入對方的內心世界去了解他們的感受、看法和需要。很喜歡一種溝通方法﹕善意溝通,當中有四個步驟,即從觀察中去聆聽對方,繼去感受,再把你的需要表達出來,並給予自由和尊重對方去選擇答你yes或者no。

有人形容進入婚姻之後有三份情:親情、戀情、友情。作為女性,我們要把丈夫當作紅顏知己,面對朋友知己,我們會客氣、包容。以遲到為例子,朋友遲到,我們會說沒關係沒關係,但丈夫遲到,你會大聲說﹕「你有沒有搞錯,又遲到!」若我們對丈夫態度如對朋友般,相信兩人相處會融洽更多。既然說女人是家庭的靈魂,女人就不要看輕自己,先建立健康的自我形象和懂得自我關懷;再將你的眼目注視在主耶穌身上,以主耶穌的眼光看待配偶,接納他的優點、軟弱、不足和限制;最後感恩有配偶與自己同行人生路。

體貼的丈夫﹕區祥江博士

「你們作丈夫的也要按情你和妻子同住;因她比你軟弱,與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所以要敬重她。這樣,便叫你們的禱告沒有阻礙。」聖經彼得前書3章7節說了很重要的道理,就是你們作丈夫的要按情理(原文作知識)和妻子同住,即是先說情後說理。

男士如何才能成為一個體貼的丈夫呢?最重要就是認識太太和時刻觸摸她的需要。但一般男人的毛病就是先理後情,甚或有時不講情而講理:「你這樣說話/這樣想不行的。」即使說贏了太太,但她心裡不服,其實沒起幫助。故此,男士要按情理和太太相處,若你太太是一個情感豐富,又需要情感流露和被聆聽的人,你先要滿足她的這個情感需要。滿足了之後,或許不再需要為她解決問題了。但如果你太太是一個爽快而實事實辦但不太感性的人,你不斷去觸碰她的情緒也未必一件好事。有些男士會有原則地反駁說﹕「這樣豈不是縱容她?」「她這麼情緒化,那怎麼辦?」其實,夫婦之間,情感的聯繫會否重要過理性的爭論呢?男士若要做一個體貼的丈夫,就需改變一下和太太相處的方式,如先聆聽到她的情感和需要等。

有一本書《他需她要》(His need,her need),提及婚姻裡面滿足對方需要的重要性。其實,男女的需要和排序也大不同,如女性的需要可能是溫情、傾談、誠實開放、經濟支持、委身於家庭;而男士的需要是性滿足、消閒伴侶、配偶的吸收力、家務分擔和欣賞。男士如何作妻子的頭和帶領家庭?丈夫作頭並不是將決定的成敗放在自己肩頭,他是要主動關心太太的需要,將問題與太太一同討論,聽取太太的意見後,共同作出決定,這才是作領導的風範。

溫柔是一種力量,是家庭的靈魂。丈夫的體貼,會令到太太溫柔。反過來說,如果太太溫柔,男士容易有動力去回應太太的需要,更會變成一種體貼的表達,這是一個互動。很多時候聽到太太投訴丈夫「踢一踢才動一動」,做事情不夠主動,故男人的主動對一段婚姻關係是相當重要。但如何才是主動呢?就是你要比太太早一步提出家庭的需要,以及主動分享你的擔心、看法。為甚麼這般重要?她會因此覺得你是有默契的同路人和伙伴。其實,男人女人都需要被敬重,故女士應懂得以溫柔作開場白,不要一出聲便好像怨婦般;而男人則需要尊重太太的意見,多聽一點太太的看法意見作參考。衝突、吵鬧之後,作丈夫的帶頭重新啟動大家關係修補的歷程,這是相當重要。

婚姻心田 之 「荷爾蒙惹的禍?」一 阿樂與阿儀青少年兒女暗湧之出路

上星期我們談及阿樂與阿儀家庭暗湧之分析,以下會嘗試為他們尋找出路。

阿儀重定生活優先序

阿儀因作全職家庭主婦而放下了專業的發展十多年,現既想重尋自我,又要照顧年老患病的父母,因此忽略了青少年子女的需要。她有很多事情需要同時間處理,如不能排好優先序,會顧此失彼。兒女現已出現了明顯的問題,不可能不介入了,故阿儀首要放輕工作上的比重,照顧父母方面可能需與哥哥彼此分擔。另外,阿樂亦必須多投入家中事務,因阿儀不再是全職家庭主婦,他們已變為雙職家庭,各方面事情最好能達致共識,彼此扶持和合作,而這牽涉到我們過去曾談及夫婦感情必須要夠好的基本因素。

管教方法要有共識

至於管教方法方面,阿樂與阿儀是「寬」「嚴」各持。雖然在兒女還小的時候,他們曾用「雙劍合璧」的方法幫助兒女共渡難關,但隨著兒女逐漸長大,他們好像已放下管教一致的重要性。現在,他們必須再次重視這重點,共同面對子女的問題。事實上,阿儀不離不棄的態度,再揉合阿樂明白子女「壓力愈大,反抗力愈大 」的同理心,一定可以在管教上互補的同時,也不致過鬆或過嚴。

理解子女成長需要

阿樂與阿儀要明白,子女的成長是需要被關注、聆聽和了解。他們的兒子之所以不眠不休地打機;女兒拍拖至很晚才回家,可能是因為在家中得不到足夠關愛,而需要及困難又沒有被聆聽。須知道,在青少年階段他們可能會重視朋友過於家人,但不代表不需要父母的同行,給予指引和支持。

至於兒子打機方面,如他願意的話,阿樂可與兒子打一些共同的遊戲,增進了解和感情。但阿樂必須以身作則,不過分沉迷,與兒子共同訂立清楚規則,並一起遵守,方能讓兒子學習節制。女兒方面,或許她在家得不到感情的滿足,需向外尋求,甚至可能會跟男友以性關係來換取關心,所以阿樂和阿儀要多關愛女兒,以父母的愛作為基礎,讓女兒感受到愛。特別的是,她正面對新高中文憑試的讀書壓力,亦要多鼓勵及幫助她。整體來說,一家人可多建立共同興趣及活動,例如在週末參與義工服務或進行户外活動等,不但能增進感情,亦可培養關心社區的精神。

以開放態度談論感情關係

兒子在青春期對性有渴求和女兒想拍拖,都是正常的發展。阿樂與阿儀可主動向子女灌輸正確的性知識,但語氣不應太說教,可用輕鬆的方式入手。另外,他們亦可幫助子女建立正面的戀愛態度,例如男女雙方在心理和性方面的不同,要承擔性行為所帶來的後果等,好讓他們知道要謹慎行事,特別是「裙底偷拍」是刑事罪行,一旦有案底可帶來日後嚴重的後果。

譚日新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精神健康趣談 之 WiFi Wife

讀者別以為我在談甚麼高科技產品,其實今次題目是有關婚姻關係。話說多年沒見的老同學,前幾天專程約我吃飯,他訴苦之餘,還想我為他的妻子斷斷症。原來,這老同學的太太多年來不斷監視他的行蹤,每天規定他用公司固網電話致電給她,最少早午晚三次。她有時在不放心之下,靜悄悄走到他公司附近,看看他的車子是否停泊在那裡;間中「扮鬼扮馬」突然打電話到公司,看看他是否真的上了班。更甚的是,當他晚上要與同事一邊吃飯一邊開會時,她便會在附近商場閒逛,直到他們的會議結束,然後陪同一起回家。

工作以外的時間,夫婦一定要做到形影不離,她才感滿意,但他卻沒有了自己的私人空間,因此他們經常為此吵架。只有在疫情嚴重的時候,他需要留在家工作,彼此之間的爭執才漸減。雖然太太沒有開口說懷疑他不忠,但她的行為卻令他遭受到同事的取笑,漸漸地,他對這段婚姻感覺很不是味道。我深信這位老同學不會行差踏錯,所以更感受到他內心的冤屈。

原來他急於找我幫忙,除了因太太的怪異行徑愈來愈嚴重外,更因為他看了一些文章,擔憂太太患上了文章所寫的Othello Syndrome(奧賽羅綜合症),亦即是「妒忌型妄想症」。此病的患者懷著一個妄想,篤信伴侶對自己不忠,更會千方百計去證明這個想法。我的同學雖然是IT人士,但對一些情緒常識不陌生,他知道這症狀與家庭暴力和慘劇經常扯上關係。

奧賽羅是莎士比亞名劇的悲劇主角(The Tragedy of Othello)。這位將軍因為極度懷疑自己年輕妻子與身邊一位中尉有染,於是將妻子殺死,後來他才知道自己是過分嫉妒而錯怪了妻子,最後他的悲傷帶來更嚴重的結局,就是自盡身亡。無錯,妒忌型妄想症雖然並非普遍(少於1%),但在伴侶被殺案件中,有30%是與男方的極端妒忌思想有關。

我經過一餐飯的時間來了解多一些,推測這老同學的妻子並不是患上妄想症,她只是向來容易焦慮緊張,也有一些強迫症的徵狀,常常重複做一些行為,例如多次洗手,才能安心。而且她是知道自己丈夫沒有第三者,只是難以放下心中疑惑,所以才不斷去查看。為了安慰我的老同學,我用他熟悉的IT術語作解釋,讓他明白自己的太太不是患了Othello Syndrome,而是他的WiFi Wife,意思是要在他的WiFi距離範圍下,她的焦慮才能平復。不過,她始終需要找醫生治療一下。至於我,不能只依靠單方面的資料,便找出他們複雜關係的源頭,所以建議他們夫婦應找婚姻輔導幫助,尋找當中的錯誤,才能有效修復這段婚姻。以IT行內的術語作解釋,就是「要fix咗bugs才能reboot架機。」

鍾維壽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談天說道 之 離婚男士的掙扎

「你們要警醒,要在信仰上站立得穩,要作大丈夫,要剛強。」《聖經新譯本》〈哥林多前書16﹕13〉

文﹕馮小珏姑娘﹕風雨同路人基督教單親家庭事工創辦人、總幹事
編輯﹕謝芳

早年的「風雨同路人基督教單親家庭事工」,服務對象多是女性,心裡起初對她們的前度,不期然產生了一些刻板印象,就是覺得男士們多是個負心漢,離異後在共親職的事上,很難與前妻協調;對孩子不聞不問,甚少探望,即便探望,最多也只是買買禮物,吃一頓沉默的飯餐;又或重覆問著一些跟不上孩子生活和成長步伐的話題。當時心裡暗想,是不是男士與太太做不成夫婦,也就很難繼續盡其父親的角色和責任?

當然,確實有些男士如此,無論離婚與否,他們都在婚姻和親子關係中缺席。然而,某些男士,在婚姻路上出現問題、離婚的前後,雖然他們有主動求助,卻得不到適切的幫助,甚至見了輔導數次後,被告知不用再見時,感覺相當無奈。曾有位男士A苦笑著對我說﹕「馮姑娘,連輔導員都覺得我沒事,難道我還能嚷著自己有事嗎?」我問﹕「那你覺得你自己是否已ok?」他頓時眼眶紅了,再也說不下去…這男士A當年因妻子有婚外情而來求助,事隔數年,他的傷痛猶在。

也有輔導員在案主作出離婚與否的決定,又或完成法律程序後,就終止了輔導。記得有位男士B,在離婚過程中,前妻要求他放棄法律上的共同撫養權,男士B說甚麼也不肯,因為觸及了他的底線,他覺得前妻可以嫌棄她,不願與他繼續婚姻關係,雖感無奈,還得接受,但孩子是他的命根,有他的血脈,父子關係怎能說斷就斷。他因而感覺不公和憤怒,於是與前妻對簿公堂,但經過數次的多方介入,疏理情緒後,男士B既不想孩子夾在其中感到為難,也不希望將與前妻僅餘的恩情,被那些無情的法律程序所毀掉,畢竟大家曾是夫妻一場,往後仍需在共親職的事上繼續合作;加上龐大的律師費用,他寧可將之留給前妻好好栽培孩子的未來…最後,他選擇「退一步」,與前妻庭外和解,然而當他將這好不容易的決定,分享給這些日子與同行的輔道員後,他卻被告知既然事情已解決,就可以不必再來見面,男士B當下感到非常茫然,仿如再次被拋棄。

其實,這年代主動提出離婚的,不一定是丈夫,有婚外情的也可以是太太一方。當然,婚姻是一件複雜的事,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解說或將離婚的責任歸咎其中一方,但我想說的是,男性有時被離婚、被背叛,會如女性一樣,感到非常震撼、憤怒、羞恥和悲傷;家庭、太太和孩子一下子失去,打擊之大,男性同樣難以承受,伴隨而來的孤單、鬱結和挫敗感,很難說放下就放下。即便孩子與父親同住,照顧小朋友日常和情感需要,男性始終沒有女性般敏銳和駕輕就熟;我們的文化卻將男性塑造成不能哭,有事自己扛、自己解決的硬漢子形象,又或是電影中那些體貼細心,溫柔浪漫,又懂聆聽、安慰和取悅太太的暖男。但是,現實是大多男士不善辭令,對自己的情感陌生,當太太希望得到丈夫的安慰和支持時,他卻忙於幫太太解決問題。很多男性在成長路上,身邊亦未必有很好的模範,教導他們如何做好丈夫和父親的角色;當婚姻出現危機,太太尚未處理好自己的情緒,很容易在共親職的事上,不經意地與前夫「算帳」, 結果男士就更是招架不來,甚至選擇逃避…

離婚男士求助,其實需要鼓起相當大的勇氣,現時社會給予男性的資源不多,懂得如何輔導離婚男士的輔導員更是質素參差。加上離婚男士本身也會很快將自己的脆弱收藏起來,又或用新的感情生活、工作或酗酒等沉溺行為,來掩蓋自己的孤單、傷痛和挫敗感,所以輔導工作亦相當富挑戰性。「風雨同路人」自去年正式開展了男士小組和輔導工作,我們也在探索如何更有效牧養這個群體。

我們的學習是男士在離婚過程中,確實需要有人同行、被聆聽和被明白,幫助他們釐清及表達內心裡面真正的情感和想法,以致他們不會做出一些容易令自己後悔終身的決定。離婚後,他們需要重新去適應和重建新生活,如何與前妻協調,堅持做好父親的角色,過程可以相當令人掙扎、憤怒和沮喪,需要旁人對他們的努力和付出,給予很多肯定、支持和鼓勵。另一方面,他們亦需要重新檢視和整理上一段婚姻,讓他們可以從中療傷和成長,以致最終能從傷痛、懊悔和挫敗中走出來,並重新認識和建立自己、找回新的人生方向、生活模式和朋友支援,這對他們的復元都很重要。當中感恩的是,我看見上帝在其中做醫治的工作,以及組員之間的那份「兄弟情」,相互支援著彼此走出陰霾,看見他們的成長和進步,相當令人感動。今年「風雨同路人」新一屆的「支援離異家庭計劃」的男士工作還是會繼續,求主賜福、使用,我們也盼望有教會願意與我們同工,一起牧養這個群體,堅固他們的信仰,願他們將來也能將今天所得的安慰,去扶助更多同在患難中的離婚男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