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尋找自己的情緒反應模式(二)– 如何面對非理性思維

緊接上期介紹成長中的自動情緒反應模式,今期繼續探討有關非理性思維的困擾。首先,甚麼是非理性的思維?美國臨床心理學家艾利斯(Albert Ellis)指出,許多「問題」其實是我們自己「想」出來的。正如有些人在生活中感到煩惱、困擾、焦慮,若追尋下去,會發現這些都是來自個人思考事情的慣性模式,使自己陷入負面的情緒中。也就是說,事情的本質是中性的,是我們的思考將它導向狹隘而黑暗的空間。若我們在成長過程中所學習到的信念,潛移默化之下會影響思考模式,使原本無害的事情想成了嚴重、負向或毫無希望的結果,繼而就會令自己感受到痛苦、憤怒、恐懼或絕望等情緒,這些令我們痛苦的又未必符合現實的想法,稱為「非理性信念」。

非理性思維歸納為三大類

(一)災難化﹕將問題的嚴重性推到極端災難化的境地,例如有父母覺得,過去大半年都沒有返到學校作實體學習,只是靠網上學習,子女一定不能追回過去的學習進度,所以成績將會不好,一定考不到心儀的學校或讀不到理想科目,結果一定沒有前途,沒有謀生能力,將來的人生會十分悲慘。

(二)以偏概全﹕對於少數或只發生一次的意外的傳言或聽聞,老是覺得這些事情一定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例如網上有人傳出買不到米丶廁紙,就覺得自己也缺乏米丶廁紙等物資用品,就算家中仍有存貨,也要去搶購。

 (三)非黑即白﹕把自己僵化在自我規範的思維之中,不能以開放的態度和彈性去留意跟自身矛盾的觀點,看所有的事情只有絕對的「對」或絕對的「錯」兩種選擇;並堅持不是「全好」,就是「全壞」的立場,沒有了中間的立場;例如朋友今天沒有回覆我的留言,她一定是不喜歡我、討厭我,不想跟我做朋友了。

如何察覺和面對?既然許多「問題」是自己「想」出來,我們便要學習去察覺並發現這些偏離現實的情境,而且缺乏彈性,充滿「絕對」與「必須」,導致個人失去看見其他可能性的空間思考模式。「這些空間思考模式是怎樣來的?是成長中的經驗?是社會的價值觀?別人的看法?」透過這些思考練習,我們會理解多了自己的思考模式,之後就嘗試在當中增加一些彈性,減低部分絕對性或災難性的看法,用比較立體的角度去思考不同的事情,這過程需要一點一滴積累下來。

我們要學習活在當下,就是接納現在這個不確定或不完美,並珍惜現在的所有。正面的經驗就是尋找過往自己在這些非理性思維後的正面經歷,你會自豪發現自己曾經怎樣經過和戰勝它。一家人一起分享自己或別人走過的艱難經歷、內心的害怕,以及如何踏出或勇敢的「搏戰」,上帝又是怎樣陪伴我們經過每一處…,這些都會成為我們及子女的成長動力和能力,更有勇氣去面對自己的挑戰。

劉潤嬌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自己鬆一鬆,孩子變輕鬆

在新冠肺炎(COVID19)的疫情下,孩子可能因為未能回校上課,不能與好友相見,或是看見疫情的新聞報道時而感到驚慌或擔心。面對孩子這樣的情況,作為家長可以怎樣幫助他們呢?知不知道家長自己平靜自信的臉容,相比起跟孩子說「不要怕」更能安撫孩子的憂心呢?

原來孩子在「鏡像模仿」(mirroring)的影響下,潛意識裡會不自覺地模仿了另一個人的非言語訊息。所以,當一個害怕曱甴「小強」的媽媽,突然看見在沙發下走出一隻黑色的物體走出來,在未看清那移動物是何方神聖時,已經驚慌尖叫地跳上沙發,身邊的幼年孩子看在眼裡也會即時發出同樣的尖叫聲,整個幼小的身軀都已陷在驚恐中。

即使勇敢的爸爸日後去提醒這個孩子﹕「見到『小強』不用驚慌,作為男孩子要勇敢,不要害怕!」當這孩子再遇到「小強」的出沒,尖叫聲仍會隨之而來。媽媽的非言語訊息比爸爸的說話的教導對他更具震撼力。  

筆者的菲傭姐姐絕不害怕「小強」,因為在她的家裡有很多「小強」陪伴她的成長。菲傭姐姐從小看見家人面對「小強」時那鬆容自在的表情,就像見到貓或狗一樣習以為常,所以她面對「小強」表現得坦然無懼。

美國電視節目Dog Whisperer with Cesar Millan主持人愷撒(Cesar) 是一個有豐富經驗的狗隻訓練員。他發覺當受訓的狗隻有情緒不穩和不跟指令時,主人會以平靜和信心地去帶領,從而影響狗隻的情緒,變得平靜及服從。其中在Cesar Millan Stops a Dog Fight的一幕,主人原先對著狗隻有點不知所措。當愷撒提議主人嘗試去想一想自己喜愛的食物時,主人原先拉長的臉孔即時展現了笑容 (開心的想法即時把主人從負面情緒拉了出來)。同時,當主人緊張的身軀學習去挺起胸膛和表現自信,拖著的狗隻亦隨之變得乖巧和有服從性。

心理學家Professor Steve Joordens套用愷撒有名的「平靜及堅定自信的領導」( calm assertive leadership)理論放在管教孩童的方法上。若是家庭的領導人是在驚慌的狀態,全家的人都會感到驚慌。所以在疫情下,父母親平靜安穩情緒去帶領著家庭,才可以有效地去穩定孩子的焦慮情緒,讓孩子感受到周圍的環境是安全受控的。

所以家長們,若你們看到孩子在疫情當中緊張和焦慮,先去看一下鏡子反映出來的自己,是否是一張緊張和焦慮的臉孔?若是,檢視自己是否生活上滿有壓力,嘗試給自己空間及時間善待自己的情緒。只有當自己那繃緊的肌肉變回一張放鬆平靜有自信的臉孔的時候,才可以令脆弱的孩子放心來倚靠自己,同時他們拉得緊緊焦慮的心情才可因此鬆弛下來!

「主耶和華─以色列的聖者曾如此說: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以賽亞書30﹕15上〉

鮑周瑞珠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及早關注子女的學習壓力

適當的壓力有很多好處,可帶來動力,提高效率,增強適應力,能促進學習,但若承受過度壓力,不單有礙學習,更會影響身體和心理健康,導致失眠、食慾不振、頭痛、胃痛、憂鬱等等現象。若未能適當處理,子女有可能會藉沉溺打機作逃避,甚至抗拒回校上課,更有甚者,因無法面對學業壓力而自殺,釀成悲劇,所以,家長需要及早關注子女的學習壓力問題。

父母的期望

家長若想幫助處理子女學習壓力,首先要處理好自己的心態,因為孩子的學習壓力,很多都是來自父母的期望。現代作父母的,有很大部分在成長中曾經歷缺乏,加上在社會工作的過程中,深深體會和了解到學業成績對晉升和工作機會的重要性,所以會為子女盡力提供最佳的學習資源,並努力推動子女學習良機,期望他們獲取優異成績而晉階。不過,父母的動機雖好,但卻會因此加重子女的學習壓力。因此,「小心察覺檢視,讓期望調節至合適的程度」是父母最合適的做法。

與同學比較

現時社會的主流觀念,實在過分重視成績。在同學之間,也會互相比較,若然學業成績較差,便會覺得自己是失敗者,所以父母應多留意子女的學習心態,讓他們知道學習的目的在於增進知識,並非和同學成績分數作比較,這樣,相信有助減輕子女的學習壓力。

名校標準

現時很多學校,積極地爭取公開試成績,期望能擠身名校之列。而傳統名校,為了保持其優越地位,亦努力地「催谷」學生成績,學校之間的激烈競爭,會為學習標準提高至不合理水平。在這些學校就讀的莘莘學子,便成了競爭的工具,時常承受著沉重的學習壓力。若子女是在這些學校就讀,家長需密切留意孩子的情緒變化,努力疏導孩子的心理壓力。

良好生活習慣

處理學習壓力,可從建立良好的生活習慣開始。在學業上,父母不能代替子女讀書,但在起居飲食方面,卻能有效地幫助子女。若子女能有均衡飲食,有充足睡眠,配合適當運動,便能擁有健康身體,大大提升應付壓力的能力。

親密家庭關係」

藉著親切的溝通和關注,父母和子女之間便能建立親密的家庭關係。當子女面對壓力之時,家庭便成為他們的強大後盾和支援。

良好人際關係

除了家庭關係,朋輩的互相支持,也不可或缺。家長可創造有利環境,鼓勵子女多參加課外活動,培養有益身心的興趣。這不但能舒緩學習壓力,還能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

專業輔導

若子女因學習壓力而引致身心出現問題,家長切勿掉以輕心,當及早察覺正視,尋求專業輔導,讓問題盡快得到妥善解決。

陸振洲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喪親哀傷 — 痛而不鬱

在疫情中,大家帶口罩、勤洗手、在家工作/進食,及避免去人煙稠密的地方,都是為了自身和家人減低感染新冠肺炎的機會,因為大家明白一旦染病,小則大病一場,嚴重的可能喪掉性命。每個人都愛惜生命,不想經歷生離死別的肝腸寸斷。

人對失去摯愛親友會有不同情緖反應,緬懷已故親人的一顰一笑、氣味、相片、話語、共同經歷的人和事。已故親友在逝世之前一刻的憔悴容顏或最後一句說話,都能勾起喪親者思潮起伏及難捨難離的情懷。如果已故親人是突然死亡、遇上天災、被虐殺,或是生昔隱藏對逝世者的舊恨仍未能復和,以及短期的親友相繼死亡等等,可能令喪親者的哀傷期延長。

幾年前,有個女兒接到父親心臟病發要馬上進入深切治療病房的消息時,心裡一沉,回想在短短幾個月內,父親已經是第二次入院,這次情況比上次更嚴重,已心知不妙,匆忙地到醫院了解病情,聽到醫生勸喻家人要有心理準備,結果兩天後父親便離世。最可惜的是,女兒連父親最後一面也未能來得及看到,她面對這個來得迅速和沉重的消息,就像是整個世界要塌下來一樣。在認知反應中,看到父親面部蒼白,笑臉不再,呼吸停止的時刻,雖然站在旁邊,卻感到相隔很遠,她彷彿有千言萬語想同父親傾訴,卻永遠沒有機會在他面前親口表達對父親的不捨,心情非常複雜,真是筆墨所不能表達,不知所措、不安、自責、哀傷、麻木、掛念的情緒一湧而來,慨嘆生命可以這麼快的消逝。

這女兒正是經歷父親患病隨即陷入昏迷,在短速的三天便迅速離世。輔導員或身邊的親友明白到女兒欠缺心理準備去接受父親突然離世消息,她經歷的哀傷調適期的首段是對接到逝世消息的震驚,覺得難以接受,甚至會有否定事實的反應。此時協助女兒舒緩情緒困擾,聆聽和陪伴非常重要。到達第二階段是極度悲痛,在會面時,多理解她的情緒反覆波動,時而懷念父親生前的點滴,亦有時困擾地躲在家中,一言不發。在最後階段,讓女兒願意接受父親離逝的事實,繼而慢慢令女兒放下傷痛的擔子,走出父親離去的哀傷,懂得善待及愛惜自己,逐步重新投入正常的生活。

喪親的哀傷程度是因人而異,有些人會將情緒收藏起來,在夜闌人靜獨處時,才會表露出來,或是喪親者過分將哀傷情緒壓抑及逃避,而身邊的親人誤以為喪親者已經自行療癒,這可能成為日後潛伏在喪親者情緒上的隱形炸彈。然而較容易覺察的哀傷期的生理及行為表徵是情緒低落、飲食失調、失眠、惡夢、對事物失去興趣、反覆掛念已故親友或渴求與死者重逢、甚或會在幻覺中與死者對話等等。

哀傷反應是喪親後的正常情緖,經歷與抑鬱有別。多數喪親者得到親友的關懷及陪伴,會自我修復,如上述的情況持續六個月未有舒緩跡象,不能掉以輕心,請盡快尋求輔導,解開情緒上的心結,減低產生抑鬱症的可能性。

康志敏Janet Hong
輔導心理學家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info@cmcg.org.hk)

2020_May_20_EQ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抱緊我,需要你!

皓軒與欣悅結婚三年,但衝突不斷,無論是家務、財政,或是姻親關係、餘暇活動等,都常常各持己見。起初大家互相遷就,但卻把不滿抑壓下來,之後爆發的衝突就更嚴重了。最近,欣悅索性搬回娘家向父母訴苦抗議,此舉令皓軒焦急如焚,千方百計說服她一起來接受輔導。

在輔導室,欣悅甫開口已哭訴說﹕「面對分歧,起初會與他駁咀鬥氣,但後來,因為我想知道他內心的想法,所以遷就他。不過,我愈是忍讓,他的脾氣就愈壞,令我很受傷!女人是要丈夫呵護的……。」說著說著忍不住嚎哭起來。

這時,皓軒開口說話,他由初時沉默被動,欲言又止,變成語帶攻擊性﹕「她的想法太天真、太簡單了,我的本意是要提醒她的。最不堪的是,她常把我們的問題告訴自己的父母,令我感到沒有面子!」他愈說愈氣…。

室內氣氛瞬時變得凝重,治療師看到他倆彷彿快要彼此開戰,隨即默默禱告, 祈求主讓他倆都有一雙聆聽的耳朵,彼此帶著深度的同理心,去回應各自內心的需要…。於是,我與他們一起探索衝突的內容,開啟他們進入內在的歷程,認識自己及對方的內心世界,擴闊心靈視野。我給予他們適當的時間,去宣洩難以啟齒的情感和期望,又促進他們要彼此聆聽。

原來皓軒責罵欣悅,往往想她接納意見,否則,他會感受到憤怒、難過和被否定。他裡面的需要渴求,就是被接納明白和重視肯定。而欣悅以回娘家哭訴應對之,那時她內心感到傷害、不滿和懼怕,擔心將來婚姻關係的前景。其實,她的需要渴求,是被疼惜關心和重視瞭解。

隨著經驗歷程的推展,我感到上主在慢慢引導著他們。皓軒說﹕「我與欣悅是夫妻,她在我生命中是第一位啦!相比其他人物更重要!知道我們的問題,應由自己解決,不是依靠父母作主的;同樣,也希望她重視我。上次她搬走,我獨自在家裡,感到十分孤單心酸,沒有她的日子,做甚麼也提不起勁呀!」

這時, 我立刻轉向欣悅, 語帶雙關地和應他﹕「啊!原來他很需要你,你對他的重要程度遠越過任何人,他也期待你重視他,覺得他很重要。」

欣悅聽後像呆了半晌,眼泛淚光回應著﹕「從前他不斷要糾正我,以為他不喜歡我,現在他這番話,令我覺得很驚喜滿足。其實,他在我心中也很重要,我很著緊他的。」她的哽咽更甚…。

在這轉機的黃金時刻,看見欣悅內心被觸動,我邀請皓軒稍稍前傾身子,伸出雙臂擁抱她,靜靜地陪伴著。在他們緊緊地摟著的此刻,大家一起感受愛意洋溢的無言,原來彼此一直都有如此的互相需要、重視對方…。

隨後,皓軒分享感受﹕「現在真正體會到欣悅接納、重視我,我重拾『在一起』的感覺,內心不再孤單了,好像力量自信回歸了呀!」他的聲線轉為雀躍開懷。而欣悅接著說﹕「甜蜜溫暖的感受重新在心裡迴盪,之前我們經常吵架,所以許久都沒有互相擁抱。剛才他摟著我,我接收到你的愛意、溫柔和關心,以及明白珍惜我!」她的臉上重綻開笑容。

輔導結束之際,他倆的心漸漸連結一起,部分的隔膜似被溶解了。離開輔導室時,拖著手,彼此帶著愛意和希望。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我彷彿看見一幅好美的圖畫在展現,彼此的內心都呼喚著:抱緊我,需要你!

朱紹佳(Samuel Chu)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info@cmcg.org.hk)

2020_May_6_EQ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我並非不寬恕,而是…

如何從破裂的婚姻關係中復原?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受傷的一方能寬恕對方。當導火線來自於婚外情時,寬恕便顯得更為關鍵。

志航和慧琪結婚十四年,已有兩個孩子,在親友眼中,是一個很幸福的家庭。不幸的是,志航早前和女同事發生了婚外情,期間經常離家、對家人無端動怒,甚至把自己的行為合理化,歸咎於夫婦二人感情上的隔閡。過了一段時間,志航感覺自己的內心仍然充滿空虛、失落的感覺,再思時發現深愛的仍然是妻子慧琪。於是,浪子回頭的他回到慧琪身邊,認錯和懇求她的原諒。

隨後的日子,志航很努力地修好和慧琪的關係,細心觀察她的需要、抽時間陪伴她、主動照顧孩子。可是,慧琪的態度卻起了變化,遇上小事不順會勃然大怒,時而目光渙散呆站在窗前,面對志航的觸碰顯得很害怕。面對這種難以揣測的無常變化,志航心裡充滿著很多問號﹕「我已認錯道歉,為甚麼慧琪仍不願意寬恕我?」

或許大家會認為慧琪憤怒是對的,只是不該憤怒太久,應給志航一次悔改的機會。其實,慧琪有這樣的反應是很正常,大家看到的憤怒只是表面上的情緒,實際上,她的身心靈經歷了一次巨大的創傷,志航背叛她時的行為,與現在的他成了強烈的對比。慧琪的勃然大怒是一種訊號,反映她失去了安全感,害怕再次被出賣,擺出來的強硬之姿態就好像一道牢牢地圍起來的籬笆,保護自己不再被欺負和傷害。曾經被出賣,讓慧琪自覺愚蠢,懷疑自己的判斷能力,為甚麼會被瞞騙。此外,曾經被別人形容為幸福家庭,原來卻是如斯脆弱,不堪一擊,在在衝擊著她對家庭的核心價值觀,失神的表現正正是她不能接受自己被出賣的反應。

婚外情是一種背棄的行為,並非偶而發生的,是經過選擇的。面對志航的出軌行為,慧琪曾深深地經歷不再被愛的痛苦;處處懷疑自己比不上第三者,包括樣貌、性愛、智慧,志航的親近會造成再次痛苦的可能性,故此,慧琪會表現出冷淡,遠離的姿態。若大家只問為甚麼慧琪不能寬恕,確是輕看了受創的程度。現在的慧琪很需要重新建立安全感和對志航的信心,一個又大又深的傷口,豈可在短時間復原呢?如何讓慧琪重拾安全感?志航可嘗試表現出貫徹的態度,若認為是對慧琪和家庭好的,便堅持著,讓慧琪觀察出他的真誠。對於慧琪反覆無常的情緒,要表現出接納;同時也可表達自己的感受,讓慧琪跳出封閉的方式,再拾被重視的感覺;保持積極聆聽和清晰表達的溝通,讓慧琪有重新被聆聽和抒發的機會。寬恕並非只是一個結果,而是一段值得追求的過程。

陳小碧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2020_Mar_25_EQ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我們從甚麼時候開始遠離?

很多夫婦面臨婚姻關係疏離,有些選擇「各自各精彩」、有些選擇宿命論的「捱」下去、有些沉溺在不健康的興趣中、有些讓第三者進駐,當出現上述的情況時,大家會傾向執著於改變這些行為,然而卻疏忽了這種關係是甚麼時候開始、怎樣形成。

大家不妨從親密度和責任感這兩個影響夫婦關係的元素出發,探索他們之間的獨特和互惠影響。親密度是從情感反映出來的,會感覺到愛慕、甜蜜、愉悅、互相需要、互相欣賞、互相連結。親密度的建立來自於許多關注,經常的溝通,期間的聆聽、不帶批判的交流、坦然表達的情感,會逐漸增加互相需要的感覺;從非口語的動靜中察覺對方的需要,漸漸地建立了默契。

曾經有一位丈夫形容,有一些很私人的動靜,只有在太太面前才可自然地做,例如挖鼻子,因為太太接納他,且不會覺得厭惡;性愛的滿足,也代表著擁有和依附的感覺,並從中建立了忠誠。此外,支持對方的夢想也很重要,因為支持是把對方的渴求放在首位,誠懇地表達對對方目標的見解,不予否定;還有的就是二人有共同解決問題的決心,這部分正正是和責任感結連,面對的事情並非單一或是對方的責任。的確,兩人共同找出方法,會感到同心的力量,不會覺得孤單。

責任感是從行動反映出來的,彼此從自己的角色出發,包括作為丈夫、妻子;若有子女,更有父母的角色,設想如何維護家庭的需要。責任感會牽涉到以家庭或夫婦關係為出發點,多於個人的滿足感、時間、金錢、家務、教養子女、原生家庭的照顧等等,都需要兩人共同承擔。值得細想的,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能力和專長,因此,承擔並非以公平為原則,而是選取擅長的。此外,大家也需注意,承擔家庭責任的同時,個人也是在成長中,例如個人的事業、興趣也在同步發展,故此,所有責任的分配,都反映出對對方的了解,這也就是和親密感連結的地方。

梓熹和朗晴結婚初期,兩口子的親密度是非常高的,下班都趕著回家,爭取見面的時間。不管誰做菜,總覺得好滋味。責任感也開始提高,大家為了家庭努力付出,例如計劃生育、開聯名戶口儲蓄、供樓等等。過了幾年,第一個小朋友出生了,新生命帶來了無限喜悅,同時也帶來了壓力。梓熹和朗晴把所有的專注力都放在孩子身上。漸漸地,所有的話題都是有關孩子的,他們都把自己的需要放下。他們都把責任感抬得很高,朗晴希望梓熹分擔育兒的工作,梓熹卻因為家庭開支而加班工作。他們都很努力,希望把責任做好,然而卻疏忽了情感的交流;此外,因為身體的疲倦,情緒也出現繃緊。溝通時,只求解決問題的結果,忘了傾聽交流的過程,一切都變得理所當然,兩人漸漸地失去了互動的樂趣。固然,孩子並非奪走夫婦關係的因由,而是他們把責任感取代了親密度,忘記了自己需要被愛、被肯定、被尊重的情感渴求。梓熹和朗晴都是很愛對方的,若然他們能讓親密度和責任感互相融合,相信他們將重新走近,重拾歡愉。

陳小碧
個人/婚姻/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2020_Mar_11_EQ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婚姻的心法–轉念與轉變

阿輝(化名)已婚,育有一女,夫婦關係很爛,雙方積怨太深,常有爭拗和處於「低氣壓」之中。這天,他來輔導求助。原來,內斂的他最怕太太喋喋不休、諸多意見、氣勢凌人之態!這讓他感到憤怒受傷、無奈無力、不被明白尊重,加上不擅於表達內心,抑壓久了,形成了暴力發洩行為。

當與輔導員對話,他提及家務風波時怒氣沖沖﹕「她有潔癖,整天執野抹塵,常常拋掉我的東西,不尊重我!」「哦,她主力做家務,效率效果都好高?」「對,家中一塵不染,因她每天都打掃多次;她還堅持天天去街市買菜,所以很忙碌。」 「嗯,你每天都有新鮮菜吃,你喜歡她做的飯嗎?」「還可以,我吃得飽就行了,要求不高。」「啊!她每天煮飯洗衣,為了讓你吃飽健康,又盡力讓家居保持整齊乾淨,對於這一切,她對你和家庭可有貢獻嗎?」他沉思一會,繼而似有所悟,話鋒一轉﹕「你問得好,我以前真的沒有想過她對家付出的功勞,一直只覺得她所做是理所當然,沒有甚麼特別。」「欣賞你有此發現,好,現在停一停體會下,她盡心為家付出,你才可以享受到這些優待,專心在外打拼!現在, 你感覺如何?」「我有舒服、滿足和被服侍之感激心情!她真的為家付出許多,也能關心到我生活上所需。」(眼泛淚光)

我再伸展、開托他的情感,以及對關係理解的體會﹕「曾在失業、欠下巨債的那段日子裡,眾叛親離,誰在背後不離不棄地支持你?頂著各樣壓力,默默地照顧孩子和支撐整個家庭呢?」「是太太,我竟然吝嗇對她的讚賞,原來她犧牲了許多,我感到慚愧。」他停一會再細想那段日子。「她承受的壓力也不少,親朋都勸她離開我。記得有一次,她病倒入院,我竟然因之前的吵架生氣而沒有陪伴入院,她一定很難受。我一直都沒有關懷和支持她…。」說著說著,他哽咽更甚。「阿輝,我敬重你的男兒淚,此時此刻接觸一下這份感動?」他感觸起來,也有新的轉念﹕「的確,那段是人生逆境的日子,坐困愁城,無論看自己或別人都是負面,所以,我才看不到太太的付出和犧牲。今天回家,我要親自感謝她,並向她說一聲對唔住!」

輔導結束時,我為阿輝的轉念而感動和感恩,我欣賞他勇於面對自己內心不足。雖然他與太太的婚姻之路仍漫長,但他此刻的領悟,相信會增添點點光輝, 開啟夫婦和家庭關係新的方向和新的轉變!「…倒要藉著心意的更新而改變過來,使你們可以察驗出甚麼是 神的旨意,就是察驗出甚麼是美好的、蒙他悅納的和完全的事。」〈羅馬書12﹕2〉

以上的故事,源自輔導者與受導者經過十多節治療的歷程,使受導者漸漸增加自我反思和覺察能力。及至這一節裡,輔導者運用了「換框技巧/心法」(reframing skill),讓受導者產生轉念,從負面消極的觀點(抱怨指責),變為正向積極的思想(付出貢獻、欣賞感激),開啟了他對婚姻關係的新認識、新角度,使他對妻子的態度、行為有些軟化,並開始作出一些改變。

朱紹佳(Samuel Chu)
個人 / 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2020_Feb_26_EQ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面對頑強而不願聽從的孩子

常聽到家長因面對頑強不願聽從的孩子而煩惱,明明出於良好動機,但往往換來固執的不配合回應。若家長用責備方式,可能帶來對立困局,而且影響關係。若以遷就跟從孩子的方式,孩子將失去學習協調的能力,更甚的可能會蠻不講理,逐漸成為「小霸王」,不懂人情世故,嚴重影響將來的人際互動。

改變心態﹕在想辦法處理頑強孩子之先,需先要處理自己的心態。雖然孩子的固執堅持,帶來父母很多痛苦,但頑強也有頑強的好處。正因為孩子擁有固執堅持的特質,若他們選擇正確,便能持續向著好的方向發展,未來會有更好的成就。若家長有這種心態,會大大提升對孩子的接納,有助持續促進孩子健康發展。

溫和的態度﹕家長若以嚴厲的言辭去責備孩子,有可能帶來孩子激烈的抗拒反應。就算孩子因恐懼而順從,也會把情緒壓抑在心中,心靈受傷害。家長溫和的態度可讓孩子較易接受指導,而且能作美好的示範。

堅定的立場﹕孩子會從經驗中學習,若他們積極爭取之時,看到父母很快便放棄原則,轉而跟從他們的想法,便會變相鼓勵他們頑強抗爭。所以若然想法合理,父母需要堅定不移,讓孩子知道抗爭無效,他們需要跟從配合。父母的堅持,初時需要付出時間和心力,但久而久之,孩子會慢慢接受。

討論協商﹕很多時在家庭中的決定,無分對錯。遇上這樣的情況,父母毋須堅持己見,這正是可和子女討論協商的時候,大家可尋求一個彼此接受的方案。在過程中,不但可彼此溝通,亦能增強孩子的辨識能力,一舉兩得!

善用「同理心」﹕聰明的家長,會選擇善用「同理心」,嘗試以子女的角度看事物,努力接受他們的感受。當孩子感到「被明白」及「被尊重」,他們的防衛機制可慢慢被溶化,有助放下他們的頑強態度。

言而有信﹕父母要建立良好的信譽,讓孩子知道父母「言而有信」,若子女因配合父母決定而提出合理要求,父母要信守承諾,切勿以「氹住先」(意為﹕或是先哄,後來卻沒有實行)的方式去獲取子女的合作,然後違背承諾,因這樣會嚴重打擊互信關係,亦會培養出不守承諾的孩子。

讓孩子得著獎勵和承擔後果﹕在孩子成長過程中,需要以獎勵去推動他們改善行為,讓他們知道配合跟從的好處。相反,若他們無理對抗,便要他們承擔後果,讓他們知道無理抗爭會帶來惡果。只要家長努力實行「賞善罰惡」,孩子會愈來愈接受教導,愈來愈「聽話」(意為﹕遵從)。

多用「肯定」語言﹕我看到很多父母在日常生活中,都會不自覺地使用「否定」語言,如「不可」、「不應該」等言辭,子女被潛移默化,便會受到感染而作出「否定」行為,而且亦會影響其自信心。所以家長應多用「肯定」語言,但要注意必須準確和合理,如果「係又讚,唔係又讚」(意為﹕無論做得是否正確,都給予稱讚),就會失去果效。

陸振洲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2020_Jan_15_EQ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遊戲治療室內的風光(一)

大家聽到有關遊戲治療時,未知有甚麼觀感?或許「治療」二字多多少少和醫治連上關係,彷彿是小朋友生了病,出了某種狀況,甚至是不正常的,需要矯正和改善的。遊戲治療是通過關係,藉著透過小朋友自選的遊戲,接觸小朋友內在的情感和渴求,給予安全,滿足的空間。當他們感受到內在的情感受到關注時,重新產生信任;在不被定位在對與錯上,他們會有勇氣展現自己的想法,和別人重新連接,給予溝通的機會。當他們願意開放時,才有轉變的可能性,而這個轉變並非單單指小朋友,而是和小朋友有關係的人。

這位小朋友,在學校三年不說話,在治療室內,卻滔滔不絕。每句說話的開端,都在問:「你知唔知呀?我…」全然感受到她需要被明白、被認同、被欣賞。

她說自己要在沙盤內做個小山,後來又加上小石,IMG_20191209_195011每塊小石都有她的意義。有些堅硬的、看起來粗糙的石頭,是給老人家爬山用的,因為他們需要很穩固的承托;有一些小小的、透明的、精緻的,是給小朋友的小腳板走路用的,因為他們喜歡美麗的東西。或許大家會用創意來形容她的作品,但事實上,這是她的心路歷程。她在擺放的過程中,把心裡所想的,透過小石一塊一塊地呈現出來。

她對其他人的認知,除了觀察外,更有很豐富的情感。從她輕柔、審慎的動作中,看到她和別人的關係並非止於理解,更是有她的行動,甚至比成人更細心、更真情。治療師陪伴在側,專注地聆聽、回饋她的動作和言語,治療師和她就是這樣一步一步地聯繫著。

在她投入在沙盤的過程中,治療師一直在90度旁邊坐著,角度是有一點偏差的,當她完成後,治療師走到和她同一方位,從上面俯瞰時,再一次讓治療師訝異,小山呈現出一個心的圖像。她內在對美善和圓滿的追求是如斯清晰。

這位小朋友為甚麼在學校不願意說話,我們不能妄下判斷;但從她在遊戲中的過程中,她有豐富的語言,她「不說話」是經過自己選擇的;而「可以說話」但選擇「不說話」,我們可以想像那是需要極高的約束力,而她仍然這樣選擇,表示她認為有強烈的理由。若我們要她轉變這個「不說話」的行為,便是進一步否定她。故此,要讓她作出轉變,並非在行為上,而是要讓她接受有轉變的理由,例如我們從她的非言語的行動中發現她,回饋她;我們容許她以言語以外的方式參與;我們把她和其他小朋友同等看待,不因她「不說話」而不邀請。

重視、關心和肯定;真誠的邀請、恆久的等待,往往是轉變的充份理由。

陳小碧
遊戲/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2020_Jan_1_E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