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靈性操練 之 婚姻危機因伴侶沒有進修神學?

淑玲生長在一個基督化家庭,父親是教會的長老,對基督信仰十分認真和虔誠,不但兼任教會司琴,晚間更修讀神學。淑玲是一名中學的音樂老師,她在任教的學校認識任教理科的同事自强。兩人在同事十年間,日久生情,現已結婚七年,惟沒有生育孩子。初時,自强跟隨淑玲上教會,決志信主後也天天讀經靈修,星期天的主日學和崇拜從不缺席。本來,自强和淑玲在會友的眼中是一對模範夫妻,常在教會出雙入對。今年教會正推動神學教育,這本應是好事,但素來敬虔的淑玲卻不斷對自强說:虔誠的基督徒要進修正統的神學,光靠讀聖經、上主日學、靈修是不足夠的!自强覺得自己已很努力,對太太的這番說話無所適從。及後,當太太不斷重複「施壓」,自强漸生厭煩,甚至質疑自己在婚姻中只是不斷滿足太太的要求而已!他們二人便因此進入冷戰,婚姻首次亮起紅燈!

曾幾何時,見到不少的教會虔誠的老牧師反對會友讀神學,認為讀神學是理性主義的行為。信徒只需要天天靈修讀經禱告,每週做禮拜、奉獻便是好基督徒!事實上,這些靈修建議都是信徒的基本功夫,不可或缺,但同時不可因此自滿,也不可履行責任式地進行。現今神學教育已經非常普及,不少平信徒也有很多機會修讀神學而感到自傲,反而基本的靈修卻沒有!所以,若把讀神學成為信徒更加虔誠之路,它便是得救/成聖功夫之枷鎖!本人作為神學教育者近四十年,當然也會贊同讀神學的好處,但我卻不會把它等同信徒虔誠之旅,況且讀神學也要小心辨別那些才是正統福音派的神學院。的確,平信徒讀神學該有助於信徒更明白聖經、系統神學和教會/神學歷史,進而協助牧者牧養教會,尤其是在主日學等的教學。

在早期教會出現了「猶大派的假教師」(Judaizer) 誤導信徒說,除了信耶穌之外,外邦人的信徒要先成為猶太教信徒(受割禮),令這些信徒無所適從!〈使徒行傳15章〉耶路撒冷的教會領袖、巴拿巴和保羅都一致反對這種律法主義,因所有的人都是「因信稱義」。今日教會在發展中也要避免新的「律法主義」!

淑玲和自强要互相體諒各自成長的背景不一的同時,在主内更需一同成長堅固,彼此相愛!

「你們得救是靠著恩典,藉著信心。這不是出於自己,而是 神所賜的;這也不是出於行為,免得有人自誇。」〈以弗所書2﹕8-9〉

李耀全牧師/博士
資深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現任加拿大列治文華人宣道會主任牧師

婚姻心田 之 「家庭壓力煲要爆啦!」一 阿樂與阿儀家庭危機之分析

上星期我們談及阿樂與阿儀一家所發生的危機,以下我們會嘗試分析他們發生了甚麼事情。

阿樂喪父帶來哀傷

阿樂一直把原生家庭的責任看得很重,與父母的關係亦很好,與阿儀遲婚的原因是想給父母提供一個舒適的居所,以及改善他們的生活條件。他近年晉升高層後,工作非常忙碌。另外,自家中兒女出世後,感到要多把心神放在他們身上,故希望身為全職主婦的阿儀,能對家中大少事情也打理得妥妥當當,包括照顧父母方面。故當傷殘的父親在家中跌倒失救致死,心中感到愧疚,一下子很難接受父親的突然離世,便用酒精來麻醉自己,不想面對這難以接受的事實。他更怪責阿儀對公公婆婆照顧不周,最終導致夫婦關係不和,也影響了夫婦同心管教子女。

造就第三者的介入

阿樂因對阿儀感失望和憤怒,令夫妻關係欠佳;而長時間與女秘書飲酒傾談,訴說自己內心感受,令他感到女秘書的關懷備至,他正站在人生的三岔口,不知是否要讓這個感覺繼續下去。而阿儀方面,則把很多的注意力集中在子女身上,尤其是要預備呈分試的大女兒,未能分心去照顧和慰藉剛喪父的阿樂,雖然知道丈夫為此怪責自己,但她好像無話可說。及後,阿樂常醉酒夜歸,兩夫婦的爭吵不休更令關係惡化不已。同時,阿儀從她女性的直覺,深感丈夫有異樣,故偷看他的電話,看到他與女秘書的問候對話,雖然也不是極度親密,但也好像過了界,她也不知怎樣與阿樂傾談這件事。因著夫妻之間產生了疏離和隔閡,很多時第三者就在這種情況下介入了夫婦關係當中。

爸媽爭吵影響兒女

有研究顯示,如父母經常爭吵,其聲音和神情都會使孩子的情緒受到強烈的衝擊,容易產生恐懼,悲傷和無助感等。像阿儀的大女兒呈分試在即,爸媽的吵架令她情緒受到困擾,在學習時難以集中精神,再加上父母對她的期望,形成極大壓力,所以成績反而愈見退步。若長期受這些負面的情緒困擾,可引致抑鬱和焦慮的產生。

忽略引致兒子問題

小兒子在學業上想取得好成績,超越姊姊,想得到父母的認同和稱讚。怎料,父母吵架愈來愈烈,而媽媽只顧著姊姊的成績,令他有被忽略的感覺,故他在校偷東西,以此行為吸引父母的注意力,希望他們著緊自己多些。但根據家庭輔導理論,亦可以是子女在無意識間(unconsciously)做了這些不當行為,想為父母的吵駡或不相理睬的關係向外間求救,希望有外力介入來幫助父母關係的困難。 

下星期我們會嘗試為他們的危機尋找出路。

譚日新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