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德淳「EQ接見室」之找出與自己妥協的方法

這中一男孩子來到接見室與我交談,他給我的第一印象是不夠自信,因他的講話十分細聲。不過,按我與這類學生相處的經驗,不適宜過早作判斷,他們實際上心有很多獨特的見解,只是曾遭受多次的不被欣賞而打退堂鼓。舉例說,家長常以為孩子講話細聲就歸因於膽小,於是帶他們參加不同類型的自信心訓練班。為何最終也收不到理想果效呢?或許,讓我們透過與這位中一學生的對話中找答案。

「你媽媽擔心﹕若表達不夠自信就會影響你讀書的信心,而且認為你需要從講話的聲線起作改善,你同意嗎?」這位男孩好奇地回應說﹕「我知道自己講話細聲,但始終找不到為何要放聲講話的理由。」「你認為一個人能放聲講話與自信有關嗎?」他回應說:「其中部分啦,我同意大聲讓人對自己在表達內容上有所肯定,但另一方面,我卻認為說話細聲只是一種行為習慣而已,因在生活上根本用不著大聲講話,除非我需要向著全班同學發表意見。」「那你認為甚麼時候才有調整講話音量的需要呢?」他回答說﹕「如果有一天我找到有迫切改善的理由,屆時,就算父母不提醒,我也會願意去做的。」「欣賞你不是以絕對的思考模式來堅持自己的意向,但想給你一個意見作參考,就是擔心當你真的有需要用上嚮亮的聲音來發聲時,會突然因不習慣而來不作反應,那倒不如平日可作一些輕量又不費力的生活練習作起步,你同意否?又你會有甚麼自我建議?」「同意,能力確不是一時三刻可以具備的,我建議可嘗試向陌生人打招呼做起,多認識不同性格的人,增加與不同人相處的適應力,以贏得他人對自己的好印象,這就不一定要用公開發表演說的方式。」

我好享受與學生用以上帶反省的挑戰思維模式來交談,因我相信人的痛苦源於一份篤信不移的迷思,只要逐步拆解及讓當事人看到當中的漏洞,有助對方因了解而願意放下一些自以為不能改變的誤解,到最後發現原來能找到與自己妥協的方法,這是一件多麼快樂的事呢!

「你們必定認識真理,真理必定使你們自由。」約翰福音832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余德淳「EQ接見室」 之 極端管教下的雙面孩子

170719y

對於家中小孩前後不一及時好時壞的「雙面」表現﹕在家常大發脾氣,但在外卻被老師稱讚為合作守規矩的人,很多父母都感疑惑。但原來,兩類極端的管教也是引致小孩行為不一的主因,一是管教過於嚴厲,二是怕他有壓力而過於輕鬆失底線。

最近,我分別接見兩個在兩類極端管教方式下成長的學生,兩種不同的回應都值得家長們深思的。這個讀中一男生說,自己長期受到父親的嚴厲督促(母親則是輕鬆型),故寧願不再作任何長遠目標,更不想成為甚麼有志氣的出眾人物,「若訂立高期望給父母,而最後又未能達標,我不能承受看到父母失望的樣子,故我寧做一個中庸取向的兒子,會活得更自由。」那個讀小一的女孩告訴我一件不開心的事,「爸爸突然罰我不能跟弟弟玩,因為怕我打傷弟弟,我真的不明白。」再追問,原來每次打了弟弟後,害怕被罰的她會躺在地上大哭大叫,爸爸最終因此妥協,容讓她再跟弟弟玩。這女孩除了不明白爸爸懲罰她的原因外,更疑惑爸爸的行為反應為何與過往的不同。

以上兩個不同孩子的反應也值得我們反省,在教養孩童上「夫妻要一致」,就是言行、目標一致,作風可以不一樣。相反的話,容易令孩子產生一種負面情緒,那就是失望,感覺像是「與父母約定的好東西突然在不知情下被沒收」般難過。因此,父母的身教最重要是大家立場一致,例如令子女明白處事的共同原則,但也對子女的盡力但未成功給予一致的體諒。要實踐體諒,其中一個不可或缺的要素就是耐性,因為在了解及教導孩子時,未必可換來我們所期望的反應,甚至得著是一些不尊重的態度,但我們都要堅持去愛他們,以及表達出來讓他們知道。這樣,才可讓孩子意識和有信心,父母無論在甚麼情況下都一定會愛和支持自己。

「我們縱然會失信,祂仍然信實可靠,因為祂不能違背自己。」〈提後2﹕13〉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