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牧語~苦難之子貝多芬

經文:「人如果自潔,離開卑賤的事,就會成為用途貴重的器皿,分別為聖,合主人使用,預備好做各樣的善工。」《環球聖經譯本,提摩太後書2:21》

 也許,我們以為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祂必然是天生異,自然是活得強大。至於其他聖經中的屬靈偉人,如舊約的摩西、大衛和新約的保羅、彼得等,他們也是得天獨厚,蒙神特別賦予能力和照顧,自然也活得強大。至於平凡的我,活出平平無奇的人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如果人生有莫大考驗來到,平凡的我也自不然感到害怕和退縮,從而逃命為上,避之則吉,也屬自然。甚麼強大的生命、逆流而上等,都是可望而不可即,是談笑之言而已。

 以上所言,不無道理。不過,讓我們細看以下一位被譽為「樂聖」的曠世奇才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827)。他的人生是一場悲壯的奮鬥,他活得比你我都艱苦,卻能排除萬難,突圍而出,活了精彩的57年人生。

 看看他的童年,1770年他生於德國波恩的一個破舊閣樓;父親是個酗酒、才華泛泛的男高音演唱者,母親本是寡婦,後來再婚。家境貧窮自然不在話下。父親把自己的夢想投影在兒子身上,也急功近利;因此每天逼貝多芬花數小時練習鋼琴和小提琴,情況近乎虐待。

 貝多芬十七歲時,母親去世,父親不理家務;他便要代替母親,處理家政,照料兩個弟弟。長大後,他的戀愛也不順利;他心儀的女子轉而嫁給伯爵。他與另一位女子訂下婚約,戀愛四年後,婚約取消;他便終身未婚。愛情失意,並沒有消磨掉他的鬥心,就在這時期,他寫了《月光奏明曲》(1801年)及《第二交響樂》(1803年)。

 也許,最可怕的事情是他失去聽覺。在1796年,他先出現耳鳴,後更完全失聰。對一位音樂家來說,這不可逆轉的缺陷是巨大的創傷。在1822年,他因不能聽見各種樂器的樂聲,狼狽不堪地從指揮台走下來。他經歷了人生的低谷。

 然而兩年後,他指揮自己所寫的《第九交響曲》時,全場都為他的勇氣鼓掌。他雖然聽不見,卻被旁人引導,見到全體聽眾的站立鼓掌(standing ovation),才轉身鞠躬;心情激動,強化了他的鬥心,繼續他那寫作樂曲的征途。

 他共創作了32首鋼琴奏鳴曲,9首交響曲及多首鋼琴協奏曲、小提琴協奏曲及弦樂四重奏等。他的創作可說是超額完成,無人能及。

 他一生清貧,作品及演出並沒有帶來可觀的財富。據說,他沒有錢換掉破鞋,唯有足不出戶好一段日子。情況使人感慨,難道這便是藝術家的人生寫照嗎?在久經人生的起伏後,苦難沒有消磨他那打不死的戰魂。最後,他還寫了畢生傑作《歡樂頌》。他死時,據說有兩萬群眾送行,當局要動員軍警維持秩序。

深度反省:說到底,貝多芬的作品征服了群眾,而他堅毅的意志、不死的戰魂打敗了貧病交逼的人生。生命中的狂風暴雨反而使他寫下《英雄交響曲》(即《第二交響曲》)和《第五交響曲》。換言之,他以歡樂來回應苦難。

 留意!他並不是天之驕子,命運並沒有酬報他。然而,他的故事啟發了我們信主的人。不論我們是否天賦異稟,還是後天的時勢造英雄,只要我們與復活主聯合,與祂的生命交融,我們的一生必然不再一樣;因為這是基督活在我們裡面所使然的(林後五17)。

心靈禱告:主啊,我沒有貝多芬的意志和才藝雙全的天賦,但是我極願意作主的僕人,成就天國的使命。求祢大大使用我,磨鍊我,去除我生命中的不潔,好成為合用的器皿;靠著祢,活一個獨一無二的人生。

張永信牧師

註:獲准刊載靈修小品,未經許可,請勿隨意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