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人生:顧念鄰舍

香港的貧窮人口情況相信不需由我來描述,堅尼系數在過去二十年都超過0.5,並且仍在上升;這些論點連中學生做「通識科」的專題研習時也會引用。在新冠肺炎疫情前,已見報章大字標題:「5個港人1個窮」。相信在疫情下,這情況只會更糟!假如我是那5人中的窮人,我希望另外4人怎樣顧念我?作為基督徒,我又如何回應聖經的教導,關懷顧念我的鄰舍?

大家立時便問:「誰是我的鄰舍?」鄰舍可能是住在家旁邊,也可能是社區中比較缺乏的一群,但最需要回應顧念的人,可能是我們的至親好友呢!雖然政府可通過稅收、公共財政政策和社會福利等手段達致財富再分配,但畢竟效用有限(僧多粥少),而且過程繁複(以防濫用)。看顧家人至親突顯血濃於水之義,看顧好友體現患難中之真情,值得表揚。

回想香港在上世紀中葉,經濟未算富裕,可是鄰舍關係密切,守望相助。主婦除了帶自己的孩子,也「順便」帶鄰居的孩子,也有互相分享物資。

我因緣際會認識了一間扶貧機構的負責人。該機構扎根深水埗,服事基層家庭和少數族裔人士。據負責人介紹,該機構以食物銀行、教育補習等服務為起始點。近年,還發展了社會企業、過渡性住房和青年共住計劃。他們的理念是先以食物援助有缺乏的家庭,以解燃眉之急;繼而幫助孩子、婦女、少數族裔學習,幫助他們透過教育向上流動;通過發展社會企業,讓受助者有展現和培育能力的機會;青年共住則讓他們有同路人,也有陪行者。該機構切切實實地將愛鄰如己的教訓實踐出來,不為地上的掌聲,只求天上的賞賜。

若問他們是否需要物資捐獻或義工參與,負責人回答得很謹慎。金錢和物資的捐獻固然重要,然而香港有很多企業商賈只知以財物捐獻作為對鄰舍的顧念;須知道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後者所需的時間和心力更大,但是長遠卻有更大回報。至於義工參與,機構最怕是短暫的、一次性的義工服務「體驗」。因為所服事的是人,是建立關係,是生命影響生命的工作。機構明言最希望義工作長時間投入,那怕只是「認領」一個受助家庭。

顧念鄰舍,你又會從何做起?

鄭建德校長

 滙基書院(東九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