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心田 之 「過咗四大長老這關再講」-「原生家庭對阿樂與阿儀的影響」之出路

上期分析了原生家庭對阿樂與阿儀的影響,下面我們會嘗試為他們尋找出路。

跨世代承傳

家庭治療大師鮑恩(Murray Bowen)的跨世代取向家庭系統理論指出,我們在思想、情感與行為上與原生家庭關係的連結,可把家庭中的問題一代一代傳下去,這會影響一個人性格的塑造,甚至當這人開始一個新家庭時,也會把這些影響延續下去。從阿樂身上可看到,因父親工傷後不能再照顧家庭,重擔原本落在母親身上,可是她工作所賺不多,最後便轉移在大兒子阿樂身上,這甚至令阿樂在建立自己家庭時,也要帶著這個負擔,影響了結婚的事宜。而在阿儀身上,也可以發現父母在中上層社會處理事情上要保留面子的做法,也放在阿儀的婚事之上。再加上阿樂需要照顧其原生家庭的需要,衝突便產生了。

所以,阿樂與阿儀必須要分開父母的需要和自己未來新家庭的需要,例如阿樂是否可以讓弟妹也分擔照顧家庭的責任,不用把所有事情也扛上。而阿儀方面也需要學習適度地把真實感受與父母分享,怎樣才會令他們真正幸福。而他們是否能夠做到,則牽涉鮑恩另一個重要觀念。

自主而相繫

鮑恩指出,子女與父母在家庭中的情緒融合度稱為「自主而相繫」(Differentiation of Self),意即最理想的情況是一個人既能獨立自主,又能以愛相繫。「自主而相繫」的平衡之所以困難,是因人為了保持獨立自主時,害怕被拒絕或別人失望而與人保持距離,這情況在阿樂不想再與阿儀父母傾談婚事上可看到。另一方面的困難,是當人想與別人保持良好關係時,因怕有衝突而放棄原則,不敢堅持,這情況在阿儀身上可看到。她雖不完全同意父母對婚事的看法,但不敢提出,可想像假如她拒絕父母找阿樂直接傾談的要求,或可避免之後的衝突。

很明顯,阿樂與阿儀與自己的原生家庭有過度黏結的情況出現,面對結婚的事情時,受情感支配多於理智所影響。故此他們需要學習怎樣堅持自己的原則,即自主;同時亦需要與他人保持關係,即相繫,而他們首先要醒覺和認同各自也受原生家庭的影響,從而再尋找適合他們新家庭之出路。

解決實際困境

阿樂和阿儀首先要認定結婚是一個重要的決定,無論遇到甚麼事情,也應一同面對,不輕言放棄。而阿樂要認定阿儀父母雖起初反對他們「拍拖」,但及後已接受了他為未來女婿,他們的種種建議不是要小看他。而阿儀可作中間人,分開兩邊傾談,就算雙方意見不同,也可有轉圜餘地,同時她亦可多讓父母知道自己和阿樂真正的需要;另外,她亦要與阿樂多商量,在可能的情況下盡可能滿足各方面的需要,從而達致雙贏的局面。

譚日新博士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婚姻心田 之 「過咗四大長老這關再講」-「原生家庭對阿樂與阿儀影響」之分析

上期我們說出阿樂與阿儀因籌備婚禮受阿儀父母給的意見而鬧得不快。下面我們會分析雙方的原生家庭(出生和成長的家庭)如何影響他們。

原生家庭對阿樂的影響

阿樂出身草根家庭,是家中長子。自小父母便要早出晚歸為口奔馳,他對下三弟妹都是由他照顧,包括學業及日常的起居飲食各方面,故從小已培養為家中「話事人」。特別在父親工傷後,母親「做洗碗」工作所賺不多,生活上不能再倚重父親,因而培養出阿樂對家庭負責任的性格。阿樂在預科畢業後便出來工作養家,努力的工作態度令他備受上司的賞識,連連晉升,之後有足夠金錢為家人買樓,提供舒適的生活條件予他們。從這種種可看到,阿樂自小已從家庭中培養出為人做事既有責任感,又有主見,這份「擔帶」和主導的性情亦是吸引阿儀的地方,但他的內心卻時時過分地以「成就」去衡量和肯定自己的價值。

原生家庭對阿儀的影響

阿儀出身於中上層家庭,父母退休前分別是校長和訓導主任,兄長現今也是銀行副總裁。作為家中孻女,自小盡得家人寵愛和父母的悉心栽培,讀書和工作沒有大問題,而且她溫婉、善解人意、順從、聽話的性格,一直與父母及兄長相處融洽。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中長大的阿儀,當初認識時,她真心接受並欣賞有責任感和性格較主導的阿樂,可惜現在結婚的一事上,雖然阿儀不太認同父母的意見,心裡也有不樂意之處,但基於其聽話的性格,最後也順從父母,讓他們直接跟阿樂「攤牌」。

兩個原生家庭需要的碰撞

原本一個喜歡主導,一個喜歡跟從,「阿樂與阿儀」這組合應該很合得來。我們也不時看到不少情侶和夫婦,也是一凹一凸,頗為相親和合拍。可是,當結婚一事牽涉了兩家人的需要和意願,原本很合得來的事情也可變為最大的衝突。

因阿樂對原生家庭的責任感很重,故他在照顧家人的比重上多於女友,他甚至相信及希望阿儀將來可作為一位賢妻良母,好像自己一樣,要犧牲自我去照顧其父母及弟妹,這些對於阿儀聽話和善解人意的性格應沒大問題,特別在頭幾年的相處中,大家都和睦來往。但是,當去到要結婚買樓時,這觸及了阿儀和其家庭需要的底線,因阿儀的家庭需要一個較體面的婚禮、希望他們住在較好的區域和盡快生小孩,想不到的是,這卻勾起阿樂當初被阿儀父母小看的感覺,也觸及到阿樂內心的主導、不喜歡別人干預的性格,以及不能同時好好照顧原生家庭需要的底線,終令性格倔強的阿樂不能接受阿儀父母的意見。

下星期我們會嘗試為他們的困境尋找出路。

譚日新博士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外展見聞~婚前分後

在輔導室常常聽見受助者說:「…現在才知道原來婚姻那麼複雜,如果早一點知道,也許就不必走到離婚這一步…」可惜,這個頓悟就是遲了那麼一點點。認識很多人,當他們進入婚姻時,只是抱著到了適婚年齡,人有我有,於是為了結而結,為了有個伴的心態,就草草結婚;可惜婚後,又發覺原來婚姻不似預期,於是又匆匆選擇離婚。然而,從結婚到離婚,我們是否真的預備好進入或離開?

婚前,其實很多人都不怎麼認識自己和原生家庭,我們帶著很多成長中未被滿足的期盼和未處理好的傷口,還有「父母的婚姻」就貿然進入婚姻;同樣地,我們對配偶也缺乏瞭解,大概自己嫁/娶的,可能只是那個根據自己喜好、期望度身訂造的白馬王子或白雪公主;婚後,發覺對方「貨不對版」,於是又錯將焦點投放在改變對方成為心目中的那個他/她,而非接納對方的本相和經營婚姻關係上。

輔導室也常聽夫婦彼此埋怨對方未能滿足自己的需要。用一個簡單例子,先生問太太晚餐想吃甚麼?他給了很多建議都不得要領,原因是太太其實自己也不知道想吃甚麼。婚姻也是如此,當我們連自己也未弄清楚自己到底需要甚麼,生命在尋索甚麼,那配偶又如何能取悅自己呢?結果只是徒添雙方的失望而已。婚姻是件複雜的事,千絲萬縷,「剪不断、理還亂」,當婚姻問題愈滾愈大,就會愈糾結,若夫婦未能好好處理,最終,只會讓婚姻變成不堪一擊,甚至離婚收場。

從醞釀離婚到分開,當事人那種天崩地塌、失序失控、撕心裂肺的傷痛,絕非外人可以體會,更不像坊間形容般輕省。離婚,對孩子的影響也同樣深遠,特別當他們進入親密和婚姻關係時就會慢慢浮現問題。婚前分後,其實都需要謹慎考量,進入婚姻,更需要努力學習和經營,有需要時,就要趁早尋求專業輔導協助。

馮小珏姑娘
風雨同路人基督教單親家庭事工總幹事

「談天說道」~「拖延蟲」作怪怎麼辦?

「我要教導你,指示你應走的路;我要勸戒你,我的眼睛看顧你。」

《聖經新譯本》〈詩篇32﹕8〉

 在這個家庭敎養中,父母未能合作管教孩子,因原生家庭遺留下來的不良觀念, 深深地影響現在的家庭。日後,希望這對夫婦可以吸收經驗,切記因寵愛一方,而忽略對兒女的愛䕶應一視同仁,希望父母努力作子女的良好典範,讓孩子可以健康地成長。

文﹕康志敏  註冊輔導心理學家及家庭治療師
編輯﹕謝芳

明仔是個12歲的小六生,與就讀中二,成績卓越的家姐和父母一起居住。他平時喜歡踢足球和看卡通影片。明仔是母親的心肝寶貝,在家排行最小,甚得家中三位成員的寵愛,大家溝通方式像平輩一樣,不分尊卑,有時他亦會「恃寵生嬌」,會要求以母親陪伴在旁才願意做功課作條件,時常投訴功課多,邊做邊問,否則,他的大腦便關機,腦停手又停,彷彿做功課是母親的責任。雖然父親工作繁忙,但看到這現象不合常態,有向太太提出,卻反成了夫婦的吵架焦點,丈夫只能無奈地在旁嘆氣。

今年開學後,父母親覺得兩姐弟已經長大,與先生商量後,決定出來做全職工作,以幫補家計,讓大家改善生活質素。可惜,自媽媽出外工作後,明仔變得沉默寡言與媽咪距離愈來愈遠,除了未能完成多份欠交的功課,在學校更經常發白日夢,老師發現明仔不留心聽書及欠交功課情況嚴重,分別要求明仔取消午飯自由時間及留堂去完成功課,但是舊的功課仍然堆積如山,新的也湧現,令他吃不消,失去應有的學習興趣,學業成績一落千丈,有些科目由中上變成不合格。老師將明仔學業近況告知他的父母親,希望能夠找出解決方法。父母經過商量後,決定尋求家庭治療。

家庭系統

在家庭系統裡,明仔是家中的「王子」, 雖是最年幼的孩子,但在家中卻最有話事權,可以對其他家庭成員呼風換雨,權力比父母還強大,脾氣亦相當大,像「無王管」。

明仔獲得父母和姐姐的關愛,可惜從來只有收取別人對他的愛,而他往往欠缺付出愛心去關懷别人,造成傾向用自我中心思維的處事方法。

成長階段 Developmental Stage

明仔的成長階段好像停留在五歲的幼童一般,用淘氣的行為去對抗父母,撒嬌地討母親的愛,源自於他誤會母親選擇出外工作,是因為她不再愛自己。於是,他藉著頑皮的表現,希望獲得母親對他多些關心及留意,或許母親會為他改變,取消出外工作的決定,繼續留在他身邊陪伴他。

原生家庭的影響

經過治療師深入了解,才得悉母親本來是國內學校一名高材生,由於明仔祖父母重男輕女,要求母親放棄求學機會出來工作,讓她的弟弟可以繼續學業。從此,母親為此事耿耿於懷,希望將自己讀書的心願、及追求知識的理想承傳到自己兒子身上,可惜期望變失望,母親察覺這樣的教養方法存在隱患。經輔導後,母親先向父親道歉,明白到自己未能誠懇地接受丈夫的育兒意見,導致寵壞了明仔,並邀請丈夫以後多向她提意見,日後共同敎養明仔。此時,她嘗試聯同丈夫向明仔清楚講述,自己因過分緊張明仔的學業,誤以為百般遷就他,便可以讓他勤力讀書,低估了明仔的依頼及推卸責任的嚴重性。

定立清楚的界線 (Boundary

在輔導過程中,讓明仔明白自己是有能力的12歲大男孩,父母重新向兒子講述,每個學生的基本的責任是在規定時間內,自行完成功課,相信兒子能夠停止依頼母親的陪伴做作業。父母親在兒子面前一同承諾對兒子的愛,沒有因為他的學業成績起落而改變,並向他和女兒一起解釋清楚,母親出外工作的需要。其實,父母親清楚了解兒子是個「醒目仔」,如果認真投入讀書,停止做拖延蟲及依賴母親陪伴,是完全有獨立能力配合學校的學習進度,並盼望大女兒能夠協助母親跟進弟弟功課。

明仔從小不懂主動與別的小朋友接觸,欠缺社交技巧,而父母亦沒有努力培養明仔的責任感。久而久之,在校較困難去結交到知己。幸運地,他喜歡玩足球,在校隊也可結交有共同興趣的同學,他又可以訓練到團隊精神。亦可藉著團隊的協作,讓他找到自己的凝聚力和目標。

TSTR_May_20_2019「拖延蟲」作怪怎麼辦?

「婚姻親子輔導室」之 彩虹人生

這一天內,從新聞中又聽到有三宗自殺個案,實在令人感覺十分無奈和心痛。近年,香港人的情緒問題確是愈來愈嚴重,從以往一年只出現數宗自殺個案,增至今天差不多每天都有一宗,甚或數宗。如此光景,我們可以如何自處呢?

其實,在我處理不同的情緒和自殺傾向的個案中,發現絕大部分的情緒問題和負面思想,都是來自他們從小成長的原生家庭。這個家庭的文化或習慣,以及如何面對或處理問題,一直影響著他們成長後,會以一個悲觀還是樂觀的態度去處理困難。就算有一些人,明白到原生家庭對自己的負面影響是不好,努力以一個正面和樂觀的態度去面對困難,但很不容易,因為自己的成長已習慣了那些負面和不理性的思維,以至沒法把它轉化過來。是的,這個轉化過程確是不容易,因為這舊有的思想模式,或多或少都已跟隨了自己一段不少的時間,要重新去習慣或改變,絕對不是只知道了一套理論,便可以一時三刻就能變成一個十分正面樂觀的思想,我們是需要一步一步的學習和改變的。

我們可以從以下三部曲的練習嘗試開始﹕

  1. 每天花一些時間,想一想當天有甚麼感恩的事情,最少要有三件,想好之後便跟家人分享一下。其實,當中值得感恩的事情可以很簡單,例如(1)我今天可以有能力工作;(2) 我今天買了自己最喜愛的小吃—焦糖爆谷吃;(3)今天可以有時間看了一陣子書。當你能每天慢慢地回顧這些生活片斷時,可能會發現一些因為常常都出現或發生的事情,久而久之的習慣,甚或把它變成了一個理所當然,而忘記當中的恩典。而之後能與家人分享,也是很重要,因為你不單能把正面的訊息告訴家人,同時也把自己的價值觀分享了。
  2. 每天回顧一下自己整天的情緒變化,並發現一下﹕「為何我會有此情緒變化?」若面對一些很大的負面情緒時,嘗試停下來休息一下,並找一個可信任的朋友傾訴。神是我隨時的傾聽者和同行者,「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23﹕4〉
  3. 一個均衡的生活。例如正常的作息生活,適當的運動等。

以上三點,若我們能嘗試持續地練習一個月,相信會幫助我們提升正面情緒和思想,並較容易轉化成樂觀的思維,以至心理質素也會改變。

最後,以一句很喜歡的說話來跟大家分享:「彩虹因有七色而美麗,人生因有起跌而精彩!」

劉潤嬌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2019Apirl_24_E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