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道」內地生減壓法﹕行山教會活動兩皆宜

「因為神所賜給我們的,不是膽怯的靈,而是有能力、仁愛、自律的靈。」《聖經新譯本》〈提摩太後書1:7〉

文:李小聰
圖片提供:C. Tse
編輯﹕謝芳

早前有關內地生的訪問文章提到她們來港求學和工作的原因,既為追求知識,也為增加體驗,過程縱使遇上困難,她們卻設法解決,努力完成課程,之後更選擇留港工作和發展。這群「過來人」正好根據自身的經驗,對計劃來港的內地生提供一些寶貴意見。

如果請她們列舉留港期間不應錯過不做的三件事情,她們會有甚麼提議?箇中原因又是甚麼?今次為筆者解答疑問的同是在2016年來港升學的Kay和Jennifer,她倆完成一年碩士課程後,都選擇留港工作至現在。

品嚐道地飲食

來自廣東順德的Kay於國內獲得學士學位,隨後執教數年,再申請入讀香港大學教育學院的碩士課程,之後繼續留港發展,先在香港大學當研究員,及至最近轉職出版社。談及在港的生活,Kay首先提到道地的茶餐廳飲食文化。她說茶餐廳和大牌檔遍佈本地大街小巷,食物種類繁多,價錢合理,一般市民都可負擔。她表示國內雖不乏這類茶餐廳,但她感到這裡嚐到的港式奶茶和即食麵都比較美味。除此以外,經營世界各地美食的小館子隨處可見,壽司、葡國菜、意大利薄餅……無一欠奉。

行山欣賞景色

除了體驗道地的飲食文化,Kay認為內地生也應多參加戶外活動,藉此紓緩壓力,保持愉快心境。就以她自己為例,不時行山、露營、攀石和騎單車。在此其中,她尤其喜歡行山,幾乎每周一趟,太平山、大東山、龍脊、西貢、南丫島等地都有她的足迹。她說大東山的秋季景色和龍脊的海景最是難忘。戶外活動林林總總,為何偏愛行山?Kay解釋那是因為香港交通極為方便,無論想到西貢抑或南丫島行山,乘搭公共交通工具都可到達,簡單快捷。她還表示香港大學附近有一路徑通往太平山,甚為方便,她常與朋友前往。

參加教會團契

談過行山,Kay把焦點轉至教會活動。於2017年開始接觸基督教的她認為內地生來到香港面對陌生的環境,可參加教會的學生團契,因為在那兒可認識新朋友,與他們飯聚和聊天不但感覺開心,還可獲得幫助。Kay說,她的教會為內地生安排了「廣東話課程」,幫助他們減少溝通障礙,早日適應香港的生活。這點對不懂廣東話的內地生特別重要,因為在香港生活,無論面對的是同學、老師或同事,均以廣東話溝通為主。倘能早日學懂它,與本地人溝通肯定更加方便,對學習和工作都有裨益。

總的來說,Kay表示香港的居住環境的確不理想,房子面積細但租金昂貴,有不少朋友為此放棄留港。所以,打算來港的莘莘學子,對居住環境要有足夠心理準備,個人所佔空間難以跟家鄉的比較。不過,她始終建議內地生趁年青多嘗試,加上在香港有機會接觸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所以畢業後不妨繼續留港工作。

多與港人交流

另一位受訪者Jennifer跟Kay有類似的意見。家鄉在江蘇的Jennifer於國內獲得學士學位後,在2016年到港修讀城市大學的碩士課程,之後斷斷續續地留港工作至今。Jennifer認為內地生到港後最應做的是多與本地人交流,例如參加教會的團契,與會友分享感受,遇上功課或適應等問題,可向他們請教。Jennifer表示即使不選擇成為教徒,也可藉著討論宗教的課題,帶來更多思考人生和信仰的機會。

選擇留港工作

除此以外,Jennifer同樣提議內地生完成學業後,最好留港工作一段時期,從中汲取經驗。她覺得香港有多種行業提供不同機會,有助畢業生多方面發展。

說罷人與人的交流和爭取工作經驗,Jennifer不約而同地提及行山活動。她感到在埋首苦讀和拼命工作之餘,應該抽時間到較少人的地方走走,欣賞風景之餘,亦藉着接觸大自然消除壓力,使精神得以放鬆。Jennifer認為香港是個多元文化的城市,有利發展事業,加上她沒有壓力要在香港購買昂貴的房子,大可專心趁年青給自己多一個擴闊眼界的選擇。

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

綜合Kay和Jennifer的心聲,內地生來港進修,不管課程只有一年抑或數年,最不應錯過的是多與港人交流,而交流的一個重要途徑是參加教會聚會,因她們都感到能夠從中獲得實質幫助和精神支援,以致能夠盡快適應香港的生活,享受學習過程。此等經歷反映在追求知識和事業發展的路途上,除了物質和金錢的支援,自身思考生命與宗教意義的心靈生活都是不可或缺的要素。這正好印證了我們活著從來「不是單靠食物」〈馬太福音4:4〉,而是還要「有能力、仁愛、自律的靈。」〈提摩太後書1:7〉

「談天說道」內地生赴港求學 — 為知識,也為體驗

「總括來說,你們要彼此同心,互相體恤,親愛像弟兄,滿有溫柔,存心謙卑。」《聖經新譯本》〈彼得前書 3:8〉

文:李小聰
編輯﹕謝芳

香港於1997年回歸中國以後,兩地合作範疇日趨廣泛,關係愈來愈緊密,加上2003年沙士一役後,「自由行」政策出台,兩地交往更為頻繁,中港融合亦隨之成為熱門的社會課題。

內地生人數激增

中港融合涉及多方面,其中常被提及的是大專校園中港學生的相處問題。根據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的數據,從2007/08至2016/17期間,入讀本地八間資助大學課程的內地生數目從2007名躍升至6852名,那就是說在十年內,內地生數目增加2.4倍。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的2018/19年報亦指出,在2018/19學年,八間資助大學共有一萬八千多名非本地生,而在此其中,來自內地的佔逾68%,他們修讀的課程包括副學位、學位、研究院修課或研究課程。

由是可見,大學校園內本地生和內地生接觸機愈來愈多是不爭的事實。然而,在世界各地云云大專院校中,為何不少內地生選擇香港?成功入讀後,他們有否遇到障礙?最終可有完成課程?之後又有甚麼發展?

到港求學原因

兩位受訪內地生的經驗,或有助我們了解箇中情況。今年二十二歲的Anya是位上海姑娘,她幼年在加拿大生活,其後隨家人返回上海完成中學課程。及至2015年,她隻身來到香港,入讀香港大學的法律學院。

來香港前,Anya除了申請入讀香港大學的法律學院,還報讀了一些英國大學的英國文學系,但最終基於父親的期望和日後職業的考慮,她選擇了前者。她表示,那時香港大學提出「有條件取錄」的要求是多間大學中最高的,這使她感到極具挑戰性,認定這是認真讀書的好地方。還有,由於童年長時間居於加拿大,使她更珍惜與家人相聚的時光,而到香港升學,正好方便經常往返上海。

孜孜不倦

談到學習生活,Anya認為身為學生,盡力爭取好成績是順理成章的事情,而且努力學習帶來的知識和能力,可為日後貢獻社會奠定穩固基礎。Anya還說,香港學生既聰明又刻苦,她必須十分用功才能順利畢業和找到理想的工作。Anya承認自己訂下的目標和要求帶來很大壓力,但也同時成為推動她努力不懈的力量,因為每想到自己勤奮學習可使家人感到安慰,她便感鼓舞。

信仰帶來力量

說到推動力,Anya表示基督教信仰功不可沒。她憶述初到香港,感到非常孤單,很是想家,可幸每逢周日到教會崇拜,都為她帶來極大支持。她猶記得在港首次參加崇拜,突然聽到敬拜小組以普通話唱詩,眼淚即奪眶而出。她說教會每逢周末都有特為內地生而設的團契,讓他們一起學習廣東話和分享上帝的愛,過去數月縱有疫情,他們依然透過視像網絡互相關懷。過去五年,信仰為她增添信心,助她克服在港遇上的困難。

今年六月,Anya剛完成「法學專業證書課程」,她打算繼續留港實習兩年,然後正式申請成為執業律師。

體驗本地生活

另一位受訪者Jennifer 跟Anya一樣,選擇隻身來港求學。不過,家鄉在江蘇的她在中國完成學位課程後,才於2016年入讀本地的城市大學,修讀一年碩士課程。

Jennifer來港進修除為追求知識,也為體驗這個城市的生活。她告訴我,2016年遇上很不開心的事情,希望轉換環境生活,舒緩心境。不過,她自覺自己的英語水平不太理想,沒有申請入讀其他國家的大專院校,而在本港進修,她可使用普通話跟老師和同學溝通。

在學習方面,Jennifer 同樣認為全力以赴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她希望努力過後,能夠找到理想工作,並追求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Jennifer不諱言自己性格比較堅強,而且享受獨處的歲月,所以沒有感到香港的生活為自己帶來沉重壓力。此外,她透露父親是鼓勵她努力向上的重要動力。她說父親以前讀書成績優異,但後來為著謀生而沒有繼續進修,這使她更珍惜難能可貴的學習機會。

選擇留港發展

實際上,Jennifer亦能實踐願望。2017年完成了碩士課程,她留港工作一年後,再到上海和深圳工作,及至今年初又重返香港。她說喜歡在這兒工作,生活亦感愜意,所以短期內都會留港發展。

互相尊重 和睦共處

Anya和Jennifer的心聲讓我們知道內地生來港升學的原因也許不盡相同,但追求知識和體驗的渴求卻沒有分別。他們的成長環境和文化與我們的有所差異不容置疑,本地生跟他們相處難免存在隔膜。然而,倘若雙方都心存謙卑,互相尊重和體諒,和睦相處並非難事。就如《聖經》早已教導:「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就應當怎樣待人。」〈路加福音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