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家情」遊戲治療──幫助「自閉」兒童消除焦慮和建立人際關係

HEAD

「家庭家情」在《明報》教得樂HappyPaMa刊登,本期為201744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自閉症兒童面對的困難很廣泛,他們的感覺統合(Sensory integration)、認知、溝通、社交等等問題,終日困擾著家長們。很欣賞家長們竭盡所能尋求不同的治療方法,幫助小朋友突破限制,提升學習和社交適應能力。近期有家長開始察覺到孩子的情緒需要,來尋求支援;其中之一,便是尋求遊戲治療服務。

自閉症小朋友的情緒通常可分為基礎(Primary)和衍生(Secondary)的問題。基礎的問題可能是感知困難,例如:本體感覺(Proprioception)過弱,害怕人多的環境,對聲音的反應過敏等等。在接觸環境時,會很懼怕。常見的是在嘈吵的環境中,顯得焦躁不安,會按著耳朵、逃跑等等。衍生的問題是在應付原有的限制上,再出現困難;例如:他們不習慣用語言表達自己的需要,但每當他們想拿取一些喜歡的東西,卻被人要求以完整的句子表達才能得到。再舉例,有個別自閉症小朋友喜歡不斷地搓手,但由於家長擔心那些是狹隘行為(Obsessive Behaviors),會被人投以歧視目光,往往會禁止他們。結果他們整天要在滿足別人的期望下生活,累積下來的沮喪、失落、不被滿足,便演化為情緒和隨之而來的行為,經常出現的是哭鬧和發脾氣。

遊戲治療有別於其他治療,其他治療模式多以治療師為主導。評估後,便給予一連串的活動進行練習。遊戲治療是以兒童為主導的,不帶判斷地接納小朋友任何舉動。過程中,小朋友可以自主、安全和無條件被接納,他們不會被要求與人目光接觸、說完整句子、做指定動作。家長或會問:那小朋友到遊戲治療室來是不會學到技巧嗎?小朋友在遊戲治療的過程中,會學到放鬆自己,明白自己的情緒,獲得和別人建立關係的信心。家長要理解那並非是「授與受」的學習模式,而是細緻的、穩妥的、漸進的方式。當小朋友和治療師建立了互信的關係後,小朋友在其他方面的學習也會得到幫助。家長的參與固然是不可或缺的部分,這也是有別於其他的治療模式。家長並非回家做練習,而是在過程中,不斷經歷從小朋友的角度出發,明白他們,繼而調整與他們互動的模式和結果。

逸怡是一位三歲的小女孩,就讀特殊幼兒中心,在家裡經常出現哭鬧的情況。語言能力較弱,平常會發出一些不易被別人明白的聲音。每當媽媽要求她說出需要的東西時,她只能逐字說出,字與字之間停頓很久。

在遊戲治療的第一、第二節,逸怡完全不顧治療師的存在,只在食物玩具中,選取細小的香蕉和菠蘿,並一直拿在手中;然後,她幾乎把整個遊戲室內的玩具都翻出來。治療師一直觀察,同步描述她翻出來的東西,偶爾形容她一直拿著的香蕉和菠蘿,確認她一定很喜歡這兩種食物。第三節,她偶爾在沙盤中,用手指輕撥沙粒。治療師立刻在旁做相同動作,同時描述她的舉動。她一面望向治療師,一面繼續撥,當她發現治療師同樣這樣做時,她撥得更積極。治療師能感受到她帶領別人行動的喜悅。她開始用雙手捧起沙,然後讓沙粒傾瀉下來。治療師也隨著模仿,她顯得驚訝,又望向治療師。這樣,逸怡和治療師開始了繁密的眼神接觸。在那一節結束前,她捉著治療師的雙手,示意要捧起沙;然後,她用她的小手在下面把沙粒接著。這樣重覆地玩著,彼此進入默契當中。往後的治療環節,由於逸怡主要拿著細小的食物玩具,治療師刻意地把小動物玩具放在食物區旁邊。她由偶爾觸摸,演變為把小動物放在沙盤中。此外,她更會把頭靠近治療師的面頰,表示出親近的意圖。治療師也邀請媽媽進入遊戲室,嘗試用治療師的姿態陪伴逸怡玩。

當回顧遊戲過程時,治療師問媽媽是否覺得母女二人很親密、很和諧。媽媽表示,由發現逸怡患有自閉症開始,從來沒有用這個角度看彼此的接觸,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學習上。媽媽也意識到,當自己從逸怡的角度描述她的行為時,頓然增加了對逸怡有發展障礙這事實的接納度。

引上述的例子,是希望各位感受到大家很在乎自閉症小朋友的目光接觸;要擴闊他們的生活經驗,並非只靠被動的灌輸。當他們在一個自然,有足夠承托、有鞏固關係的環境中,同樣可以發展自己。遊戲治療並不能取代其他治療,但確實能有效地消除自閉症小朋友的焦慮,並建立與別人互相信任的關係。

陳小碧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遊戲治療師/個人及家庭治療師

Mingpao-output-04April

選舉風波之下的精神狀態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刊登,本期為2016年11月16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因此,我勸你最重要的是要為萬人、君王和一切有權位的懇求、禱告、代求和感恩,好讓我們可以敬虔莊重地過平靜安穩的日子。《聖經新譯本》〈提前2﹕1-2〉

英國公投「脫歐」、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美國總統的大選…世界各國各地的不同選舉,無論是選前的風雨或猜測,又或選後的連串評議和不滿,任何的結果都會帶來一定的社會和個人的衝擊和影響。藉著近期的不同選舉,今期的「三劍俠」專題,資深精神科專科醫生麥基恩醫生、陳玉麟醫生,及資深個人、婚姻與家庭治療師李耀全博士將會討論人們在選舉風波之下的精神狀態。

文﹕謝芳

根據維基百科的解釋﹕「『選舉』是一種正式的決策過程,由人們投票選出某個職位的充任人選、或適用於整個組織的過程。」「雖然沒有一套關於選舉的單一普世之國際標準,但確已形成一些共識,包括通過舉行自由、平等且定期之選舉來保證成人之普選權,不記名投票且免於脅迫之原則和一人一票之原則。選舉是一種民主過程,擁有選舉權利,稱為選舉權。」

選舉是一種選擇

從心理上說,選舉也是一種的選擇,有優缺點和需要取捨,但取捨未必理性和客觀,是深受自己心理和性格所影響。一般的公開選舉有很多方法,最簡單是(一)舉手投票。(二)其次是開票和暗票的方式。開票,會受其他人影響;若是記名票,更恐秋後算帳。(三)大選,目的是選出賢能或具代表性的人物,正如一般的民主社會的選舉方式。

事實上,選舉存有幾個重要因素,其中包括「小我勝於大我」的個人有利中心的觀念,只有少部分人願意犧牲「小我」而顧全大局,如瑞士全民投票不贊成派錢政策,是因為政策的獲益者不是全民,打工的市民認為不應派錢解決失業問題,應鼓勵失業的盡快尋找工作。環看今次英國公投成功脫歐的選舉結果,雖令世界很多人「跌眼鏡」,是否反映了英國國內普遍對政府已存的不滿心理?還是國民盲目將國家的需要置之不理呢?

「那些的議題大家會鄭重其事?」「有利益的事,如有『加倍減稅』的選舉,相信一定會全民通過;『英國脫歐後每年GDP減少幾個百分比』的學說,遠不及『每年損失幾百萬磅』讓人更感不利。又或『吸煙患癌症的比率是2% 』,阻遏性不及『吸煙會增加三成的死亡率』。大選結果也是如此,將事情說得愈「貼身」,影響力就愈大,除非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脅。

選擇會因突發事件而變化

在普選的時候,人們產生的錯覺常會高估了民意調查,因為選舉時變數很多,如突然有恐怖事件,會令事情突然間發生轉變。「如果社會穩定,很多人都抱著不想轉變的心態,但如果感覺自己受威脅時,就會選擇『有保護者形象』的候選人。

「即使選前有人提出反對意見,對選民的選擇沒有太大的影響,因為「先入為主」的主觀觀念,才會左右選民,他們一般會支持對自己有利的人放在首位,其次才是黨派的選擇。」「有些政客感動選民不是依靠事實,而是宣傳伎倆,人人濫用告急是沒有用的。更有趣的是,選民的選擇標準會包括『政客的性格與自己的風趣或嚴肅的性格相似?』以及體型、說話的聲線等。另外,天氣的好壞,也會左右人們的動力,特別是『搖擺』沒意見的人。但對於一些冒險而又希望變和改革的選民如反對黨、少數族裔,無論怎麼樣的環境都會出去投票。另外,女性選民一般會選女性候選人,而男性則不會計較男或女,但是「既得利益者」的轉變與否會是未知之數。」

「有人在英國公投『脫歐』後表示後悔投了支持票,反映了人們對於『選舉』的心態是否兒戲化了?動輒舉行的選舉,一定是『輸打贏要』,根本沒有深思熟慮帶來的影響性,這都是人們值得反思的問題。」「後悔是一種心理,『耿耿於懷』覺得自己做錯了,會嚴重影響精神狀態和人與人之間的信任。」

美國總統大選的選民心理狀態

剛結束的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塵埃落定,很多人以「黑天鵝」「爆冷」來形容選舉結果;美國當地出現多處遊行示威抗議,不滿特朗普當選。綜觀整個大選結果,可從幾方面去看選民的心理狀態﹕

首先,選舉結果不是「爆冷」,選民的心理是可以估計的,因為在選舉中支持一個「社會上名聲不好」的人,一般的心理會是「隱藏」,避免被批評。相信有10%「搖擺」的選民,大部分有這樣的選擇。

其次,不滿現狀的選民求變,他們一般抱有「窮賭徒」心態﹕「不賭就窮一世,賭可能輸,但有贏的機會。」至於極端的滋事者,也是邊緣的支持者,他們比普通支持者更熱心派發傳單、推介和全力投票,以證實自己沒有選錯,藉美化候選人來認同自己。

一般來說,那些抱「有沒有我的參與都不重要,他/她的支持者有很多」心態的人,熱心程度有限;不滿現狀的人做起事相比滿於現狀的人更加積極和進取;而「後真理政治」的人,不會計較候選人的言論真假,只要有感動到就行動,不會查究真相或尋找事實。

選舉症候群

在大選期間,不單是候選人,很多本國市民及其他國家的人民都可能精神緊張起來。因著連日收到大量不同政見的資訊,候選人互揭瘡疤,各派支持者互相謾罵,甚至出現暴力情況,選情不時有突變,令人感到不安。若家人或朋友間有不同政見及支持對象,在激烈討論下,可能引發爭吵,反目成仇。當支持對象落敗,更會令眾支持者沮喪、悲傷,甚至憤怒而反抗。這樣看來,選舉確實令人精神緊張,可能引發更大的精神心理問題。

有報導指出,在選舉期間,精神病患者復發機率增加,一些本來病情穩定的病人,因選舉壓力所致,精神狀況轉差,需要進一步治療,有很多精神科醫生在臨床經驗上都有同感。至於網上經常流傳一些精神健康訊息,特別是關於所謂「選舉症候群」,市民可能誤以為選舉會導致某一特定精神病,其實在目前精神醫學上並沒有界定因選舉而產生的特定性精神病,而「選舉症候群」只是指一類因壓力而引致的適應障礙,這病症是明顯地因壓力而引發,一般是短暫,壓力過後,大多回復正常,而當中的壓力可以有很多種,例如工作、學業、人際關係等,而選舉對一些人來說的確會構成很大的壓力,因而導致出現適應障礙。患者會出現情緒變化、焦慮、抑鬱、失眠、心悸和肌肉緊繃痠痛、頭痛等;腦海裡常常困擾著關於選舉的事情,生活各方面都受到影響。

以心理治療為本的治療

我們理應盡力尊重及支持公平公正選舉,希望為社會選出賢能,但在這大前提下,我們亦需關注自身及親友的精神健康,若因選舉而出現異常,應及早處理。治療適應性壓力精神障礙主要是以心理治療為本。當有需要時,可能要短暫服食一些藥物,來改善身體的徵狀,例如失眠,持續焦慮及抑鬱等。「心靈輔導與牧養」Soul C.A.R.E.S.的模式可以加强心靈的內力!

世人哪!耶和華已經指示你甚麼是善,他向你所要的又是甚麼;無非是要你行公義,好憐憫,謙虛謹慎與你的 神同行。〈彌68

 

ATT00144.jpg

《全恩心窗》愛‧重燃光輝

一對中年夫婦,阿文與美玲(化名)已結婚十載,初期大家關係尚可。但子女相繼出生後,逐出現管教問題,婆媳關係也呈緊張,常有各持己見情況。近年,阿文就職的行業因萎縮裁員,結果他很快也加入了失業大軍。隨著家中的經濟壓力增加,夫婦之間的衝突升級,最近更因步入「冷戰」而尋求輔導。然而,整個輔導過程,卻讓我親身經驗到上主 — 心靈藝術家,是如何巧妙地作工!

每次面對個案棘手的關係,婚姻治療師只能默默禱告﹕「求主賜我受教者的舌頭,使我知道怎樣用言語扶助疲乏的人。」〈 賽50: 4〉主提醒我,最要緊是一雙聆聽的耳朵和一顆明白的心。今次,我仍是帶著這個啓迪,與這對夫婦進行面談。但最難處理的是,阿文的失業及家庭經濟問題,因每逢踏進這個「地雷區」,結果都會鬧得不歡而散。

因此,我需要協助當事人醒覺理解,在客觀現實中遇見的問題,如何變成他/ 她的主觀難題 (how the presenting problem becomes his/ her problem),讓他們認識和接觸自己內在心靈,以及明白和觸摸對方內在的心靈。所以,縱向橫向關係的流通互動,必須同時開拓,促進他們自我和相互的連繫。

首先分享的美玲覺得十分擔心和焦慮。她說內心其實不想控制和壓迫丈夫,只是害怕他因長期失業而喪志,自信心嚴受打擊。她強忍淚水訴說自己真的想協助他找工,內心真正渴求和需要的是獲得伴侶的明白、愛、重視和肯定。她由心底裡尊重丈夫,也欣賞他做家務和對孩子照顧周到。

在這黃金時刻,治療師感謝她真誠接觸自己的心靈深處,鼓勵她流露情緒。接著,我邀請阿文握著美玲的手,陪伴認同她此時此刻的感受。這時,她好像感受到丈夫的支持接納。

奇妙的是,阿文的心靈彷彿也被太太的真誠觸碰上,忍不住落下男兒淚的同時,輕輕道出了內心多時的困擾無奈。他說不想妻子和孩子因自己的失業而捱苦;雖努力嘗試尋找工作,但殊不容易,漸漸因此感到十分內疚和挫敗。原來,他心靈的渴求和需要,也是希望獲得對方的明白、愛、肯定和欣賞,並重尋自己的價值。他知道沉默令太太難受,但其實自己心底裡卻非常感謝她的付出和忍耐包容。美玲一邊聽一邊觸動落淚。這時刻,我觀察到他們的心靈,好像開啓了一道光線,不再是漆黑封閉,而是開始互通透光。「要讓這亮光擴大進展呀!」我心裡默禱,並邀請美玲挨近阿文肩膀。當兩人雙肩緊靠一起時,我提示他們停留在此時此刻的觸碰連結,無需片言隻語…

我默默在旁觀察體驗,看見他們的感動更真更深,大家的雙眼已淚如泉湧,兩顆心交織著,拼發出那份「愛」,甘甜而滋潤;光輝和溫暖同時也包圍著他們。我的心靈也悸動流淚,為他們的連結歡喜雀躍!

演練完畢,阿文回饋發現說﹕「我們彼此都需要對方而合一,我的脆弱部分,只有她才滿足到我,充實我的動力;同樣,她的脆弱部分,也只有我才滿足到她。」美玲響應道﹕「覺得丈夫今天真正觸摸和明白我的心,原來他一直都愛我、珍惜重視我,這發現給與我很大的力量。從前家庭經濟問題的困擾,令我不願去欣賞肯定他,現在這個已不是問題。最重要的是,我們有力量共同面對這個困難!」

結果,他們夫婦帶著笑容、滿足和希望離開輔導室。整個輔導過程,我經驗到上主 — 這位心靈藝術家,如何巧妙地引導著我們在衪的愛裡,讓我也愛他們,與他們連繫。我發現到,連結合一的愛,將他們由脆弱轉化為剛強。愛裡沒有害怕、逃避和攻擊,從前問題破壞了他們關係,現在卻一起去對付解決問題,好像歌詞所言﹕「從心合一,同心合意…放下自己心意,同心向前行…」(讚美之泉詩歌之「從心合一」)。我感恩榮幸,與他們一起同行!

 

朱紹佳(Samuel)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心理輔導碩士、沙維雅模式家庭治療證書
情緒取向婚姻治療證書
Prepare / Enrich 婚前 / 婚後關係評估執行師
身心語言程式學執行師 (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
亞洲專業輔導及心理協會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