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 之 「安樂死?」

170726m.jpg
「安樂死」(Euthanasia) 的中譯反映英語的希臘文字源字根,意乃「安樂(安寧) 地離世」(Dying well, or a good death) ,顧名思義,原意乃死得安樂(而有尊嚴)。若臨終的人自覺或身邊的至親認為病人生不如死,而當事人更覺得生無可戀或想保留自己的尊嚴,希望有安祥生命的終結乃是人正常的願望。當至愛至親離世時,不少人都以離世者能好好善终、安祥離世為安慰、紓解哀傷,故此安樂地 (在減少痛苦之下) 離世之意願可說是人之常情,是能理解的「情」操。

鑽石「王老五」的陳教授,是城中著名的歷史學家,一向活得自由自在,但卻疏於自我護理而患隱藏性的高血壓和糖尿病,最終因腦溢血導致半身不遂…。他在失去先前自主的能力之下而陷入極度的絕望,故此冷靜地以未殘的左手寫信簽名要求「安樂死」,這其實就是「醫生協助的自殺」。女醫生在兩難之間,既有同理心又同情他的困境,但也想到習醫是為了救人,幫助病者和尊重生命,而不是毀滅生命。

從法理的角度看,「安樂死」分類為兩種:第一種是被動安樂死(如不繼續無效的治療);第二種是主動安樂死(如「醫生協助的自殺」)協助病人結束生命。我們接受是第一種的做法,例如停止給垂死病人提供依靠機械的維持生命程序或撤去有關程序。上文已指出「醫生協助的自殺」按香港的法律,乃涉及第三者作出蓄意謀殺、誤殺、或協助、教唆、縱使或促致他人自然或進行自殺企圖,可能觸犯《侵害人身罪條例》(香港法例212章),是違法及不道德的行為。根據香港註冊醫生專業守則(二零一六年一月修訂本) ,安樂死的定義是「直接並有意地使一個人死去,作為提供的醫療護理的一部分」。

問題乃是在醫學昌明的現代,人把生死的主權操縱在自己的手中,無論是不顧一切、不顧生命的素質或當事人的意願,維持「生命」一些功能的「延長生命」,或是不顧生命的神聖或生命的倫理的「隨意輕易結束生命」。《聖經》十誡是如此教導:「不可殺人」〈 出20﹕13 〉,底線在乎兩個重點的平衡,即要愛惜生命和生命在神的手裡,故人是不能蓄意自行用自己的方法結束生命。

李耀全博士

「醫、、理、

「醫、法、理、情」之「安樂死?」

170712.jpg

安樂死是一個極具爭議的議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見解,不同的國家也持不同的態度。根據香港的法律,安樂死涉及第三者作出蓄意謀殺、誤殺、或協助、教唆、縱使或促致他人自然或進行自殺企圖,可能觸犯《侵害人身罪條例》(香港法例212章),是違法及不道德的行為。但是,某些國家包括荷蘭、比利時、盧森堡和美國某些州份已經通過法案容許安樂死合法化。

要了解安樂死,首先我們要明白安樂死的定義。有些人將安樂死分為兩種,第一種是被動安樂死,這包括將病人維持生命的系統移除或將沒有效用的治療停止;第二種是主動安樂死,這包括醫生透過處方藥物直接或協助病人結束生命。不少國家雖然承認安樂死,不過,他們只容許被動安樂死而非主動安樂死,這些國家包括瑞士和德國等等。

根據香港註冊醫生專業守則(二零一六年一月修訂本) ,安樂死的定義是「直接並有意地使一個人死去,作為提供的醫療護理的一部分」。但是,停止給垂死病人提供依靠機械的維持生命程序或撤去有關程序並非安樂死。

其實,法律改革委員會已於2006年8月16日建議,並根據食物及衛生局於2009年12月23日發表的諮詢文件及其他文件所更改的建議,任何人可作出預設醫療指示,指明如他處於以下其中一類的情況,包括(1)病情到了末期;(2) 持續植物人狀況或不可逆轉的昏迷狀況;或(3)其他晚期不可逆轉的生命受限疾病,除了基本護理和舒緩治療外,他可以不同意接受任何維持生命治療。因此,香港與其他只承認被動安樂死的國家基本上有相似的地方。

回到陳教授的情況,相信突如其來的改變一定令他很難受,亦看不到往後生存的意義,並且感到絕望無助。筆者對陳教授的處境深表同情,故此,希望社會大眾能對與陳教授有相類似情況的病人提出積極支援,給予他們愛與關懷,讓他們能在絕境當中看到盼望。

蔡培偉律師

「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