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德淳「EQ接見室」 之 啟發學習的樂趣

170802
父母常問我﹕「為甚麼孩子易在學習上分心?」「甚麼步驟可加強子女的自我控制而不致分心?」「怎樣知道小孩真正重視的是甚麼?」或許大部分家長只認為加強課外補習時數,便是以上難題的解決方法。事實上,若要破解孩子在學習上的疑難,真正的核心是先要建立孩子對學習產生趣味感,而不是學習技巧。

有一個9歲男孩告訴我,最令其不喜歡做功課的原因,是父母責備他常找藉口來逃避做功課的責任。他認為父母不理解不停地做功課的沉悶,只焦點於責罵孩子愚蠢,沒有教導怎樣才是有效率做功課。此外,他又嘗試請求父母代為選一些喜愛閱讀的小說,以調息精神壓力,但都一一遭拒,原因是擔心他會沉迷小說讀物。「我最後只有無可奈何地面對學業,甚至為了看電視節目而騙媽媽說已完成功課,」我知這男孩沒有想過「我有說服父母信任自己具有自制力」的責任,當我為此作提醒時,他很積極地投入思考這可能性,臉上也漸漸浮現有曙光的微笑呢!

從以上個案中,我發現一個人拒絕做一件事所需用的力度,原來是大於接受不願意地去做。因此,父母可從客觀的角度去理解孩子的成長是屬多元智能,不一定孤注一擲地強迫他們發展某方面的智能而失去其他的部分。甚麼是學習趣味?我相信當父母在小孩面前能表現出全情投入地去做事的愉快狀態時,孩子自然明白何謂學習的樂趣了。

「喜樂的心使人臉上容光煥發;心中愁苦使人精神頹喪。」〈箴 15:13〉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余德淳「EQ接見室」 之 「自我對質」的思維

170726.jpg

很多父母期待我們幫助孩子提升自信心,但每當帶學生入接見室前,我卻聽到他們如此的叮囑:「你見到導師時唔好咁被動,要主動表達意見,一定要記住呀!」「父母形容你是被動的人,同意嗎?」被問及的學生大部分表示只說對了一半,並立即提出例子來證明﹕「我不即時作反應,不是缺乏主動,而是慢熱的表現。因為這樣才能讓自己有觀察期來判斷哪一個改進的方式才是最適合,從而維持尋求進步的持久力。」其實,我最重視的是父母如何評價孩子,這是直接影響孩子能否有足夠的抵抗力,去回應外來的打擊。

我認識一名14歲的男孩,他常有失落與不利的心理素質,原因是他在家被長輩輕視(不期待出生),在兒童期已失去了預期的安全感記憶,結果導致一份莫名焦慮及無力感的自我捆綁之感覺。這份悲觀讓他常定睛於「做不好的事是永久性的,沒有改變的機會」。例如他面對困難時,能自發地認知情緒的路徑:「如果」我愈發憂愁,「隨之」而來的便會誇大困難,繼而出現無力感,最後是自我可憐。

從以上個案中,我反省到當人處於悲傷時,更會質疑自己的想法,因無力感源自找不到支撐力量。我們要視這種「自我對質」的思維為長期工程,即每天應耐心地把人生中有「多種選擇」的可能生活化,不單是頭腦的知識,更是一種在真理與生命上融合的更新。

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拯救靈性痛悔的人。〈詩34:18〉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余德淳「EQ接見室」 之 極端管教下的雙面孩子

170719y

對於家中小孩前後不一及時好時壞的「雙面」表現﹕在家常大發脾氣,但在外卻被老師稱讚為合作守規矩的人,很多父母都感疑惑。但原來,兩類極端的管教也是引致小孩行為不一的主因,一是管教過於嚴厲,二是怕他有壓力而過於輕鬆失底線。

最近,我分別接見兩個在兩類極端管教方式下成長的學生,兩種不同的回應都值得家長們深思的。這個讀中一男生說,自己長期受到父親的嚴厲督促(母親則是輕鬆型),故寧願不再作任何長遠目標,更不想成為甚麼有志氣的出眾人物,「若訂立高期望給父母,而最後又未能達標,我不能承受看到父母失望的樣子,故我寧做一個中庸取向的兒子,會活得更自由。」那個讀小一的女孩告訴我一件不開心的事,「爸爸突然罰我不能跟弟弟玩,因為怕我打傷弟弟,我真的不明白。」再追問,原來每次打了弟弟後,害怕被罰的她會躺在地上大哭大叫,爸爸最終因此妥協,容讓她再跟弟弟玩。這女孩除了不明白爸爸懲罰她的原因外,更疑惑爸爸的行為反應為何與過往的不同。

以上兩個不同孩子的反應也值得我們反省,在教養孩童上「夫妻要一致」,就是言行、目標一致,作風可以不一樣。相反的話,容易令孩子產生一種負面情緒,那就是失望,感覺像是「與父母約定的好東西突然在不知情下被沒收」般難過。因此,父母的身教最重要是大家立場一致,例如令子女明白處事的共同原則,但也對子女的盡力但未成功給予一致的體諒。要實踐體諒,其中一個不可或缺的要素就是耐性,因為在了解及教導孩子時,未必可換來我們所期望的反應,甚至得著是一些不尊重的態度,但我們都要堅持去愛他們,以及表達出來讓他們知道。這樣,才可讓孩子意識和有信心,父母無論在甚麼情況下都一定會愛和支持自己。

「我們縱然會失信,祂仍然信實可靠,因為祂不能違背自己。」〈提後2﹕13〉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