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觀賞共想(三)…「綠野仙蹤女巫前傳」

那一年,小女兒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作交流生,探訪期間一同觀賞了「綠野仙蹤女巫前傳」(WICKED)音樂劇。「綠野仙蹤」是第一本由美國作家法蘭克包寫成的美式童話故事,自1900年出版以來,曾以電影、音樂劇、電視劇等形式廣傳,被紐約時報譽為「國家未來主人翁的最佳藝術品」。內容敍述小女孩桃樂絲連房子被龍捲風捲起,降落到陌生的奧絲國,把東方壞女巫壓死。她找不到回家的路,聽北方女巫的話前往翡翠城尋找大巫師奧茲大王幫助。途中她救了沒有頭腦的稻草人、沒有心的鐵樵夫及膽小的獅子,他們也要求一起去見奧茲大王,桃樂絲打敗並融化了西方壞女巫,最後南方好女巫和大王達成了桃樂絲希望回家、稻草人希望智慧、鐵樵夫希望善心和獅子希望勇氣的心願。

1955年馬奎爾替西方壞女巫發聲翻案,創作了「女巫前傳」小說。同名音樂劇自 2003年10月首演至今,在世界各地已演出超過5,000場。故事開始講述村民慶祝西方壞女巫被殺,北方好女巫葛綝妲現身,回想到壞女巫艾法芭與她本是同窗,艾法芭本是善的,只因母親喝了魔酒,誕下她時便是全身綠色的怪物,自小飽受歧視,連父親都不喜歡她。但她其實心地善良,只是孤僻沒有自信,在魔法大學遇上自戀的萬人迷葛綝妲,成了知心好友。後來,二人無意中發現大巫師奴役動物,在衝突中製造了稻草人、飛猴、鐵人和獅子,兩個女巫遂走上決裂之路。音樂劇探討人的好壞,是否天生?而先天條件又如何影響我們門的命運?人往往相信自己正義的,然後追殺自己認定為邪惡的,邪惡反而是從這種情況下產生出來。也許「WICKED」邪惡一詞並不是在描寫壞女巫艾法芭…

嚴重精神病患者有著遺傳因素,並不是個人選擇。病發時出現的認知、思想和行為的偏差,有時令人難以接受,這正是促成人對精神病患者以偏概全的觀感的低因,導致產生個人及社會歧視的現象。在今天的香港,有朋友或家人得到精神病患的診斷和治療還是一個不容易的標籤,往往影響病患者求助的意欲,甚至誘使長期患者放棄有效治療,引致不穩定病情以及復發的出現。

2016年醫院舉辦「創藝.用心」藝術共融計劃閉幕典禮,800 多人包括醫護、復元人士、藥物濫用人士、家屬、學生、義工和社會各界人士由藝術導師指導下,在4小時内創作一幅超過456平方公尺的手指畫,畫出精神病患者在康復過程中,需要關懷和支持去衝破重重困難,畫作打破了當時的健力士世界記錄,也展示了傷健共融的力量。能夠轉換一個角度來認識精神健康和放下歧見接納精神病患者,用不同方法建立關愛共融的社會氛圍,是對抗歧視和減免標籤效應的不二法門。

「神有大能、並不藐視人,他的智慧甚廣。他不保護惡人的性命、卻為困苦人伸冤。」〈約伯記36﹕5-6〉

盧德臨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尋找自己的情緒反應模式(二)– 如何面對非理性思維

緊接上期介紹成長中的自動情緒反應模式,今期繼續探討有關非理性思維的困擾。首先,甚麼是非理性的思維?美國臨床心理學家艾利斯(Albert Ellis)指出,許多「問題」其實是我們自己「想」出來的。正如有些人在生活中感到煩惱、困擾、焦慮,若追尋下去,會發現這些都是來自個人思考事情的慣性模式,使自己陷入負面的情緒中。也就是說,事情的本質是中性的,是我們的思考將它導向狹隘而黑暗的空間。若我們在成長過程中所學習到的信念,潛移默化之下會影響思考模式,使原本無害的事情想成了嚴重、負向或毫無希望的結果,繼而就會令自己感受到痛苦、憤怒、恐懼或絕望等情緒,這些令我們痛苦的又未必符合現實的想法,稱為「非理性信念」。

非理性思維歸納為三大類

(一)災難化﹕將問題的嚴重性推到極端災難化的境地,例如有父母覺得,過去大半年都沒有返到學校作實體學習,只是靠網上學習,子女一定不能追回過去的學習進度,所以成績將會不好,一定考不到心儀的學校或讀不到理想科目,結果一定沒有前途,沒有謀生能力,將來的人生會十分悲慘。

(二)以偏概全﹕對於少數或只發生一次的意外的傳言或聽聞,老是覺得這些事情一定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例如網上有人傳出買不到米丶廁紙,就覺得自己也缺乏米丶廁紙等物資用品,就算家中仍有存貨,也要去搶購。

 (三)非黑即白﹕把自己僵化在自我規範的思維之中,不能以開放的態度和彈性去留意跟自身矛盾的觀點,看所有的事情只有絕對的「對」或絕對的「錯」兩種選擇;並堅持不是「全好」,就是「全壞」的立場,沒有了中間的立場;例如朋友今天沒有回覆我的留言,她一定是不喜歡我、討厭我,不想跟我做朋友了。

如何察覺和面對?既然許多「問題」是自己「想」出來,我們便要學習去察覺並發現這些偏離現實的情境,而且缺乏彈性,充滿「絕對」與「必須」,導致個人失去看見其他可能性的空間思考模式。「這些空間思考模式是怎樣來的?是成長中的經驗?是社會的價值觀?別人的看法?」透過這些思考練習,我們會理解多了自己的思考模式,之後就嘗試在當中增加一些彈性,減低部分絕對性或災難性的看法,用比較立體的角度去思考不同的事情,這過程需要一點一滴積累下來。

我們要學習活在當下,就是接納現在這個不確定或不完美,並珍惜現在的所有。正面的經驗就是尋找過往自己在這些非理性思維後的正面經歷,你會自豪發現自己曾經怎樣經過和戰勝它。一家人一起分享自己或別人走過的艱難經歷、內心的害怕,以及如何踏出或勇敢的「搏戰」,上帝又是怎樣陪伴我們經過每一處…,這些都會成為我們及子女的成長動力和能力,更有勇氣去面對自己的挑戰。

劉潤嬌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