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安能辨我是雄雌?

古時花木蘭是環境所迫,為了國家人民的福祉不惜鋌而走險男扮女裝代父從軍。但到今天後現代主義年代,人們高舉的卻是自由自主及滿足自我需求的意識,男女性別轉換的核心價值便與昔日截然不同。前文個案中所提及「跨性別」和「變性人婚姻」是當下社會上熾熱的議題,可會引發社會撕裂性的爭辯;但同時亦是一個契機讓我們在靈性中覺醒,重新體會上帝創造的偉大及永生的盼望,從中學習忍耐和包容。

在現今科學昌明,經濟掛帥的時代,人人都要贏在起跑線,每一個問題都要不惜一切盡快找到解決方案,否則便認定是失敗者。相反地我們很少操練忍耐以致接受的功課,當我們遇上不如意事時,總會想盡辦法改變環境來令自己好過一點。心理學幫助我們認識自己,詮釋問題、勇於改變、發揮潛能,目的往往是要解決困難及令自己感受好一些;當中可能缺少了靈性之向度,這正是關乎上帝的創造與救贖。

對於自小就對自身性別大受困擾的易性者,長期受著身心痛苦,去改變不認同的性別來消除痛苦及期盼美滿婚姻可算是人的本性需求,可以被理解;但深信在靈性層面仍有很大的空間可以去思考探索、操練忍耐及接納自己的特質。我很欣賞身邊有很多朋友為著更高的情操理想,不論是身體的頑疾、難相處的配偶、或艱辛的工作等等,甘願永不放棄,一生長期忍受困苦,見證對創造主全然順服及聖靈時刻的看顧保守。

作為基督徒,我們很容易隨意高舉一些聖經章節來批判社會上大小事情,這可能會掉進「唯我獨尊」的自我滿足之陷阱,教條式之辯論在多元化的社會未必太合適。而包容是尋求真理的重要元素,包容不是懦弱退讓,亦不是單單盲目遵守法律、受制於普世高舉人權與自由的價值觀下所產生出來的無奈表現,其背後有著莫大的愛所推動。為著基督在十字架上捨己愛人的緣故,我們可以從激烈爭辯的戰線中勇敢地退後一步,多留一些空間讓聖靈轉化我們的心靈,默想上帝偉大完美的創造、十架上救恩的大愛,永恆生命之盼望,這足以令我們能與身邊受造物相愛共融。上帝所要作的工,有祂的美意和時序,我們無法參透。

屬靈的人能看透萬事,卻沒有一人能看透了他。」〈哥林多前書215

小驢
「醫、法、、情」

2019Mar_26_MEDr

「醫、法、理、情」之 女兒病情的私隱權

阿美是一個早熟的女孩子,今年雖才十四歲半,在附近的中學讀中三,但身體發育已看來快像十七歲的少女。同時,她對於性的好奇也令其在近半年來,不斷找上家庭醫生陳醫生尋求避孕的資訊與藥物,還要求她不把事情告訴媽媽!故此,陳醫生便捲入病人私隱及父母的知情權之爭,令其陷入兩難之間。陳醫生尋求何醫生的意見,結果一致認為阿美媽媽該與阿美直接溝通對話。

其實,從世界各地的法律來看,一般是以18歲作為合法成年人界限。換言之,未滿18歲的就是未成年人,通常會有父母作為其監護人,行使父母權利及權能以保障他們的權益。在上期已指出,父母權利及權能當中包括同意讓子女接受醫療的權利,父母是有權知悉及獲取未成年子女的醫療健康記錄,並對其子女進行醫療程式給予同意。

但今日社會卻是強調個別的私隱及人權,尤其是在西方的社會包括中小學,每個人都有權保障個人私隱,連個人性取向都可以由個人決定,這也屬未成年人的權利,甚至父母也管不了。故此這私隱的問題已超越了倫理道德的範圍,不再是以前的問題,即親子能否破除忌諱,討論有關性的話題了!今日人權大過一切,更有法律的保障,我們亦不能不尊重我們處身的社會的法則。

家庭醫生要平衡病人(包括未成年人)的個人私隱的權利,父母作監護人的權力和醫生的責任。但若三方面都有互信,問題便不是問題,故此首先醫生要用家庭治療,建立溝通互信,讓父母有教養的機會,兒女有智慧抉擇的機會,而醫生亦能盡醫生的責任。

 至終筆者認為今日社會重視人權與自由是文明社會的進步,但若人權與自由無限地增大發展,社會的穩定與倫理的約束便會大大受影響,形成一個「我行我素」以個人為中心的社會。

「你們作兒女的,要在主裡聽從父母,因為這是理所當然的。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長壽。這是第一條帶著應許的誡命。你們作父親的,不要激怒兒女,卻要照著主的教訓和勸戒,養育他們。」以弗所書61-4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

20190Mar_5_M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