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德淳「EQ接見室」之與子女交談的心靈素質

2018June_6banner

最近,我發現大部分來接見室的孩子都表示,與父母愈來愈多溝通問題,他們講不上三句話便產生火花,於是在「互相駁火」的情況下,往往以憤怒及不安的情緒作結束。這惡性循環嚴重地破壞了親子的共情關係,每當父母一開口,就立即讓孩子產生厭惡的感覺,久而久之,成了難以消除的深刻感情,那就是偏見。

其實,父母表示已盡力好聲好氣地用不同的提問來與孩子溝通,但總是引發不起共同的話題。後來,我才知道父母的話題只停留在孩子兒時所需的基本照顧及學業功課進度上,而沒有隨著他們的成長而調整有關孩子喜歡的話題。六歲及之前是文化期,小孩的溝通模式是喜歡跟從父母在生活事上有重複的提醒,以增強他們的記憶及建立好習慣;到了七至十四歲的交談期,喜歡與父母以商討及辯論的方式來掌握如何解困的智慧;到了十五歲後是修辭期,是喜歡建立世界觀,此時父母像子女的生活教練般與他們一起每天思考曾經歷好價值觀的事情,使情緒路徑邁向熟練。

記得曾有很多家長問我,如何不易被孩子反駁的一句話刺激至情緒失控,例如﹕我為孩子默書溫習,反被孩子投訴我因發音不準才有如此差的表現。我首先很欣賞這位用心良苦的媽媽,因在提問中已表示她深知要自己改變才可心平氣和地與孩子溝通。我回應她有一個「不」先要注意的,就是與子女爭吵不能到很遲才停止,因管理脾氣的智慧在於能停,如不是,就讓家庭氣氛常處於緊張狀態。有時,子女表面不爭吵,也會有被動式反抗,例如以拖延行為來表現不滿。要讓心中的火不易引爆,那要看對方在表達不滿時其實是送你一份寶貴的禮物,就是因為他的反問而讓你增加自我察覺的能力,例如那位媽媽為何對被委屈的感覺那麼難耐及如此大反應?這會否反映自己是一個很重視公平公正、是非對錯等自我價值觀,從而啟發自己繼續思考了解自己的方向,如從何時開始,又受甚麼人影響而內置這價值觀呢?只要你繼續花心思追尋,那你已無時間再爭論誰對誰錯,反而將原本令自己不安的事昇華至感激孩子送了一個認識自己的成長課,並待孩子長大後,可將這突破來成為一個生活教育的話題,就是向他/她分享自己當日如何達到這突破的動力呢!

明白爭吵不會有好轉,反選擇以平靜才能想到好方法。我認為心靈家庭的特徵,是父母常和子女一起交談,又其話題常看重謙虛、溫柔、喜樂、忍耐、忠誠、寛容等心靈素質。

「你們的話要常常溫和,好像是用鹽調和的,使你們知道應當怎樣回答各人。」歌羅西書46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June_6_EQ

余德淳「EQ接見室」之改變思維的勇氣

2018april18.jpg你是否仍相信三歲定八十的說法呢?若是的話,那你可能對兒童性格能力的辨認未有清晰理解。雖然孩子的性格是與生俱來的,但可透過生活導師的示範榜樣、團體訓練的環境、個人鍛鍊的機會,來協助孩子改其風格,包括自信、自發、樂觀、擅談、忍耐、合作、責任、細緻。當孩子能在日常生活中不住地透過被肯定和相信時,他們能有「盛載力」去發展其他的品格素質,包括謙虛、溫柔、忍耐、寬容等。我的訓練理念是相信成長本是屬由內至外改變的旅程,其中所要經歷的是一個更新過程,包括察覺、掙扎、選擇、行動四個循環。

有一次,我與一位14歲的男孩子交談,他與我分享最近睡不好,後來反省到自己面對新事物時,也會傾向用負面來思考,可能是這杞人憂天的性情導致難以入眠。他舉例說﹕「當我想及自己即將隨交流團上四川,腦海裡同時會浮現『有地震點算?』『團費點解咁貴?』『當地人可能不友善對待我』等想法。」我發現他能察覺自己對事件的思考反應模式,故深信他已能有尋求改變的動力。我繼續問他能否有出路,他回應說﹕「我也有正面的想法,例如認識新朋友、可欣賞熊貓、有搭飛機的機會、還可與同學玩枕頭大戰,哈哈!」我立即肯定他說﹕「你能從丁點不自在的感覺作自我察覺的起步點,然後看到自己仍有選擇改變思維的勇氣,那我相信你一定會有行動的決心。」

從以上個案中,我反省到家庭矛盾關係可藉著一個觀點的改變來解決,只要我們學習將心靈開放到接通更高的力量,那就可告訴自己將焦慮變成改變自己的好機會,就是「上天安排的好機會!」

我無論在甚麼景況都可以知足,這是我已經學會了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或飽足,或飢餓;或有餘,或缺乏,隨事隨在,我都得了秘訣。 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立比書 411-13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April1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