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恩心窗》家庭事件簿:中年失業(四)

           中年的陳先生是家庭唯一的經濟支柱,女兒又剛剛到澳洲升讀大學,可惜突遭無理解僱,自尊心大挫。礙於性格內向,他唯有「啞子食黃蓮,有苦自己知」;又因害怕太太承受不了這打擊,只好每天如常裝扮上班下班,直至太太無意發現真相。陳先生很可能因事情拖延而積鬱成病,患上「激動抑鬱症」 (Agitated Depression)。陳先生又諱疾忌醫,陳太只能以處理陳先生血壓高為名,迫他求醫。

從家庭醫生及精神科藥物的治療的角度,陳先生血壓高、頭痛、失眠等徵狀都可以以一般的藥物治療。但陳先生的「激動抑鬱症」出自他中年危機經歷中身不由己「激動」的元素,表現在「抑鬱」的情緒中,包括焦慮、內疚、憤怒、挫敗感、無奈/無望、及抑鬱情緒本身。藥物方面,上期我們已指出靈活運用情緒穩定劑、抗抑鬱藥、抗焦慮藥、鎮定劑等能有效舒緩「激動抑鬱症」的徵狀。

若只處理身體的徵狀,未免只是治標不治本,故此陳先生需要心理治療。事實上,在人生路途難免遇上風雨,陳先生面對的是中年危機,以為一切一帆風順之際,突如其來的風波雨暴輕易將其打沉。心理輔導可以從中年危機的處理方法入手,包括當事人心理治療、認知行為治療法和完形心理治療法,旨在舒緩心裡抑壓已久的負面情緒,和糾正負面的思維與行為。「中年失業是人生一大挫折,但不是世界末日。」若能改變陳先生的負面傾向,他便能重新振作,再努力上路。

克服人生的困境,需有正面健康的人生觀與價值,而心靈的牧輔更能由內至外,完全改變和加強陳先生的抗逆能力。當然要善用社會資源及支持網絡,以便更快自力更生;同時,家人的體諒、接納和支持,健康嗜好的培養,多運動和均衡飲食等正向心理與生活,都有助陳先生再找工作和不畏挫敗。從信仰角度看,我們不能單靠「自力」,更需要「他力」,學習依靠神的信心。《聖經》裡有不少人物都是憑著對神的信心而前行,使徒保羅也是因此才能在多重的挫傷中抗逆而立。保羅如此說﹕「我們有這寶貝在瓦器裡,是要顯明這極大的能力是屬於 神,不是出於我們。我們雖然四面受壓,卻沒有壓碎;心裡作難,卻不至絕望,受到迫害,卻沒有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林後4:7-9〉

李耀全博士  資深個人、婚姻與家庭治療師

《全恩心窗》家庭事件簿: 中年失業 (三)

陳先生原本是家庭唯一的經濟支柱,照顧整個家庭的生活開支。可惜好景不常,突遭無理解僱,自尊心嚴重受損,一下子很難適應,心情不免七上八落,既惱怒又徬徨。可惜礙於性格內向,又缺乏社交支援,唯有「啞子食黃蓮,有苦自己知」。陳先生可能是患上「激動抑鬱症」 (Agitated Depression),我們可從精神醫學方面去分析。

關於「激動抑鬱症」的分類,有些人認為這是屬於非典型抑鬱症的類別,也有些人認為這是雙相情緒障礙的分支。雖然學術界至今仍沒有壓倒性的看法,但注意到在「激動抑鬱症」的患者中,中年人士比較多,症狀包括煩躁不安、惱怒、思維過快、焦慮、躁動、緊張、失眠、坐立不安、拉扯頭髮和突然爆發憤怒等;而雙相情緒障礙和抑鬱的症狀亦能同時發生在患者身上。

「激動抑鬱症」被認為是最棘手的情緒障礙之一,因為無論症狀和併發症也較為劇烈。到目前為止,「激動抑鬱症」的真正成因仍是不明,很可能是多方面的,如遺傳和心理環境因素的結合。有研究顯示,個人生活變化,如喪親、換工作、失去工作,或有慢性疾病、濫用藥物等,有雙相情緒障礙病史的人發病率較高。因此,陳先生不能掉以輕心,必須儘快尋求專業人士的幫助。

治療可分為藥物、心理治療和生活習慣調整。藥物方面,靈活運用情緒穩定劑、抗抑鬱藥、抗焦慮藥、鎮定劑等能有效舒緩「激動抑鬱症」的症狀;心理治療能幫助患者認識引發情緒爆發的事件及如何控制這些誘發因素;長遠來說,家人的體諒、接納和支持、改善溝通、鼓勵陳先生多談內裡感受、擴大社交支持、培養健康嗜好、多運動、均衡飲食、提高適應力及妥善管理壓力,方為上策。

馬燕盈醫生 資深精神科醫生

《全恩心窗》家庭事件簿: 中年失業 (二)

勤奮、認真工作的陳先生,突然遭到公司無理的解雇,實在是一個很沉重的打擊:本來安分守己的生活、幸福的家庭、穩定的收入都一下子被消滅了。

陳先生選擇獨力去面對這重重的打擊,向家人隱瞞,最初以為事情很快會過去;可惜事與願違,失業時間愈長,陳先生的內心壓力便愈大。他內心腦海裡很可能充斥著許多情緒:1).焦慮:擔心家庭的經濟開支如何繼續維持,女兒是否需要停學…;2).內疚:「我不能繼續供養家人,使他們蒙受虧損」;3).憤怒:「我沒有做錯事,公司無理解雇我,太不公平」;4).挫敗感:「我是一個失敗者,我無用」;5).無奈/無望:感覺前路愈來愈黑暗、沒有希望;6).抑鬱:被負面情緒籠罩,對人生失去興趣…等等。

在各種情緒中,陳先生可能積壓了較多的憤怒,他覺得﹕「我現今的境況,完全是因為公司的無理解雇,他們實在太不近人情,他們是把我推到絕望邊緣的罪魁禍首。」這時的陳先生,心裡可能充滿仇恨,因為他外在的表現,如容易批判、指責、動怒、與人爭吵,都是內裡積壓的憤怒仇恨的發洩。他很可能患上了「激動性抑鬱」(agitated depression) ,誘發病因多是經歷嚴重的損失、長期病患、惡劣的關係、經濟問題,或其他人生的挫折等。若不及時處理或治療,不單會影響身心靈的健康,破壞關係,更易有自殺傾向,或傷害他人的危險。

血壓高、頭痛、失眠等徵狀可以使陳先生尋求見家庭醫生。他(或家人)若能坦白向醫生說出他的生活行為的轉變,醫生便可作全面的診斷,包括血壓的控制、頭痛等身體問題;焦慮、憤怒及抑鬱的情緒的心理問題;以及激動的行為,與太太及家人的關係等社交問題,從而提供全人的治療。

除了藥物治療去降血壓、舒緩徵狀、穩定情緒外,陳先生也需要家庭治療和心理治療,讓他明白經歷人生的挫折,不需要自己獨力去承擔,家人的明白、體諒、鼓勵、支持也很重要;他也需要學習接受人生的不公平、不完美,甚至不可理喻的事情;學習寬恕,放開,釋放對方也釋放自己;把焦點投放在自己可控制的地方,重新肯定自己的內在及外在的資源,重拾自信和希望,去面對困境。

陳潔芝醫生  資深家庭醫生

《全恩心窗》家庭事件簿: 中年失業(一)

陳先生年近50歳,女兒剛剛到澳洲升讀大學,妻子因為承受不到工作壓力,已沒有在社會工作十多年,主要在家照顧丈夫和女兒。陳先生性格較為內向,沒有甚麼興趣,除了工作所需之應酬外,平時很少社交活動,經常陪伴太太和女兒。他工作認真勤奮,大學畢業後便一直在同一間銀行工作,很快便升為分行經理。但不知何故,事業不能再創高峰了。

一天,陳先生如常到辦公室工作,剛上班,隨即收到上司的通知﹕「他被公司即時解雇。」上司沒有作任何解釋,只說這是公司的決定。陳先生呆了好一陣子,反應不過來,也不知如何應對,腦海𥚃只出現種種可怕的情景:女兒不能繼續在澳洲讀書、太太情緒崩潰、再沒有能力供養父母、被親朋戚友取笑遠離等等。

陳先生害怕太太承受不了這打擊,所以一直沒有告知她,只好每天如常裝扮上下班,在公園和商塲流連。如是者過了半年,雖然曾努力找尋工作,但因年齡所限,「高不成低不就」,連面試的機會都甚少;即使獲接見面試,感到對方帶有奚落之意,內心極不好受。

隨著時間過去,陳先生愈來愈感到很大壓力,家庭經濟開始亮起红燈,內心非常焦急和不安,但又不能和太太坦白,所有問題都要獨力承擔。有一次,面對太太和女兒不斷的金錢索求,他終於忍不住痛駡太太一頓,令陳太感到莫名奇妙﹕「只是如常提醒他,記得交付女兒在澳洲的生活費,為甚麼他會大發雷霆?」她以為丈夫工作壓力大,便體諒他的辛勞,沒有跟他理論。但他的情緒每況愈下,每天總是借意責罵她,還不時在街上與人爭吵,些少事情都㑹令他情緒激動,經常煩燥不安,不停談論自己做人做事之原則,又批評身邊的人和事,很多時深夜才回家,又經常失眠。

陳先生一直患有血壓高,近日血壓升高,他沒有依時服食降血壓藥;不時投訴頭暈頭痛,但又不願看醫生。陳太在無計可施之下,只好聯絡丈夫的要好同事,希望他能勸服丈夫減少工作量,多關注身體,因此識破了丈夫被突然解雇的真相。陳太非常擔心丈夫,唯有借故強逼丈夫約見家庭醫生處理高血壓問題,希望醫生同時能夠幫助他的解決情緒及失業問題。

陳玉麟醫生  資深精神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