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管理學 ~ 父母塑造小孩,應該如此…

早前傳媒報導了一則小品新聞,引來了城中一時熱議﹕在港鐵車廂內,一位媽媽正和她只有四歲的小女兒一起回家,途中列車抵達一站,車門打開時,一位身穿地盤工人服的男士踏入車廂,他的手和臉都沾滿了黑黑的灰塵,原來站著的旁邊人都避開他。

那男士的一身骯髒也引起了小女孩的注意,她指著那男士說:「媽媽,這位叔叔不聽話,把自己弄得如此不清潔,也不去洗澡呢!」場面可尷尬了,相信不少人如果遇到相類似的情況,想必會大罵女兒一場,然後盡快離開現場,以免尷尬。

但這名媽媽既沒有離開,也沒有責備女兒,她反而拖著女兒走到那男士面前,先向男士就女兒早前的說話道歉,然後再對著女兒說:「叔叔不是不聽話,反而是好乖和好努力工作,他身上的污漬就是他努力工作的最好證明。」女兒聽到這裡,好像有點明白,又有點疑惑。媽媽又說道:「現在快些跟叔叔說:『今天辛苦啦!』」這時女兒終於明白了,她用著最可愛的表情對著男士說:「叔叔,今天辛苦你了,你好乖呀!」叔叔聽到後十分窩心,露出笑容對女孩說道:「多謝你呀!小妹妹!」不少網民看到媽媽的表現,都紛紛說這是最好的身教。

平時,我們經常聽到人家教導子女要努力讀書,否則就要去做地盤工人、清潔工人等工作,好像這類工作比其他工作低一等的樣子。今次故事中的媽媽作了一個很好的示範:工作並沒有貴賤之分,只要是有價值的工作都值得我們尊重。

有人說,家庭是小孩子到世上來的第一所學校,小朋友行事為人的好壞肯定是受父母影響的。筆者有一位好友,是資深婚姻家庭治療師,一天,好奇地問已成家立室的女兒:「媽媽有沒有在你成長路上教曉你甚麼?」女兒直率地道出媽媽說甚麼都忘記了,但她在旁一直觀察媽媽,將她的方方面面都看在眼裡,畢生受用。是的,著名家庭治療師沙維爾曾說過:家庭好比工廠,不斷在塑造其中的成員。很多個性上的問題,其出現往往與家庭有關。所以,子女好與壞,父母實在是責無旁貸。

司徒永富
鴻福堂集團執行董事

信仰管理學~C R E A T E

時光飛逝,執筆之時,原來已離開校園逾二十載!踏入職場的日子全是與所學的銀行及相關的行業。工作當中的歷練有公司收購及合併而令自己遠離會計及財務管理的專業,去另一崗位重新開始,真是百般知味在心頭。

雖然如此,但這麼年來,我仍然積極面對不同人和事,盡心盡力去管理好公司交給我的團隊。有人或會問﹕「身為基督徒的你,與其他不同信念的管理人士有分別嗎?」我認為基督信仰在管理上最重要的重點是創造 CREATION。在聖經創世記裡 神如此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象,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裡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以及全地,和地上所有爬行的生物!」〈創世記 1:26〉我和同事們都是神照著神的形象而創造的,是神賜福的人類。因此,我便發現每天在工作崗位上原來是這麼有意義及有永恆的價值!

事實上,而工作經驗中,筆者認為CREATE這英文動詞裡,每個英文字母都在分享管理的要點﹕
(1)Christ主基督與Community群體﹕主基督挑選的十二門徒,在他的身上學習了進入社群捨己服侍的精神,他們的生命更改變了整個世界。

(2)Rest安息及Response回應﹕每天有適時的休息,以抖擻的精神去面對任何的危機(crisis)或非自己所期待的事情。

3)Examine自省及Example以身作則﹕從自省當中,避免成功而驕傲自大,或挫敗失望而退。

(4)Action行動及Anger處理好自己的憎恨﹕憎恨,只會對己及對人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最終的受害者仍是自己。

(5)Time時間管理及Test即面對考驗﹕時間,既可積聚人生的歷練,又可以讓我們在經驗之中學懂去面對更大的考驗。

(6)Empower適時的授權及Encounter坦承面對﹕在群體生活的領導者,領導能力源自大家的認同或授權,才能帶領跟隨的人去實現目標;同時,持守真誠態度去面對真我,才有面對不同意見的勇氣。

Mark Fan(資深財資界人士)

 

信仰管理學 ~ 從心裡做

在超級市場中的冷凍貨架上,我們都會見到一盒盒將十字架印在盒上的牛奶,這就是歷史悠久的十字牌牛奶。大家知道這品牌的起源嗎?話說上世紀六十年代,在大嶼山有一間偏僻的修道院。有天,一位熱心的教友為修士送贈乳牛,以為修士提供新鮮的牛奶。這班年輕的修士漸漸發覺,這些乳牛產出的牛奶遠遠超過他們的需求,於是他們決定將這些新鮮牛奶供應給其他有需要的人。他們起初只供應給當地居民和遊客,其後得到希爾頓酒店的賞識,成為其牛奶供應商。

生產及售賣鮮奶本來沒甚麼特別,但整盤「生意」由一班隱修修士來經營就感覺很有趣。他們當然不是「不務正業」、以做生意賺大錢為目的,相反只是少量生產,所以一般顧客很難在香港市區的商店買得到。隨著歳月日長,這班修士也開始年紀老邁,再不能花精神經營這盤生意,於是他們就決定轉譲自己一手建立的品牌,將品牌和其經營權交由現在的神樂院牛奶廠管理。現在十字奶在香港的各大超市、士多辦館也能輕易買到。我在想,現在管理的十字牌牛奶的神樂院牛奶雖然和昔日創辦的修士沒太大關係(甚至大股東已經是一間商營公司),但「十字牌」和「十字」的圖像卻沒有因而被取替,某種感情和精神投射似乎仍然隨著産品行銷過程具體地進入我們的生活。十字牌牛奶的故事也不失為一個香港道地的早期「營商宣教」例子。

據神樂院隱修士記述:「…遷港初期,神樂院各隱修士的辛勤工作下得以完成神樂院的興建及維繫各項日常開支。院中的隱修士皆以奉行苦行修道生活,遵守本篤規則。祈禱、工作和研讀為其生活主要活動。」很明顯,原來隱修士並非我們想像中每日過著與世隔絕、超然物外,只有祈禱硏經,不被種種生活需要所困擾,相反他們也要「工作」、管理和「傾生意」,甚至同様面對出糧、市場拓展、生存等難題,只是他們沒有我們想像中複雜,硬著脖子要分別那些工作是神聖的,那些工作是世俗的。「十字牌牛奶」就在這些修士手中樸實地孕育和推廣出來。

我曾經看過一篇文章,文章的作者參加一個差遣禮,其中一位被差者是一位牧師,他在被差遣的地方將會當一個商人,而當天教會主持差傳委員會的主席也正正是那位被差者牧師,他在典禮中卻振振有辭地要求教會的弟兄姐妹不要祝福他的生意,好讓他能夠專心傳教。使我大惑不解的是作為一個完整的個體,怎可能一邊「半條心」工作,而「全條心」傳教。事實上,別人不只是單聽我們講甚麼,更多的時候是察看著我們如何在生活中活出我們所宣講的生命之道,具體地在任何工作展現出聖靈所結的果子。

保羅在歌羅西書3章23節勉勵我們:「無論做甚麼,都要從心裡做,像是給主做的,不是給人做的。」換句話說,重點不是在做甚麼,重點是我們有沒有以基督的心為心(從心裡做)來做好每一件事。若是,任何的工作都要榮神益人,包括營商和企管。

司徒永富
鴻福堂集團執行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