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分享區—特兒特教

前言

「星期三分享區」逢第五個星期三刊登,將會邀請不同專業界別的人士分享,為讀者們呈現社會各界的心聲。今期版面的主題是「特兒特教」。歡迎提供寶貴意見

「暑假」後的超仔

謝慶生校長
禮賢會恩慈學校

政府宣布2022年的暑假提前於3月至4月放取,這相信是香港歷史上,最早的暑假了,後來教育局正名為「特別假期」。然而,名稱雖然改變了,但對特殊需要的學童(SEN)而言,難以預料的影響卻改變不了。

小五的超仔是智力障礙學童,自3月的特別假期開始,母親說他在假期間情緒起伏變得很大,會欺負同樣停課在家,同樣是SEN的弟弟,亦會特別欺負家傭,每當發脾氣時便會亂打及拿物件襲擊他們。外出時,超仔會要求家傭買東西,如家傭拒絕便會在街上大發脾氣,或會挖出牆灰並吃掉。此外,超仔不時要求媽媽買蛋糕,喜歡把蛋糕全切但只吃少量,蛋糕入口後隨即吐出來。到4月時,超仔曾拿起刀和叉等利器傷人或自傷,又會用削尖的物件如鉛筆插傷自己的手腳。

及至4月尾特別假期結束,回到學校的超仔情緒持續不穩,在班上他同樣會做出自傷及傷害他人的行為,包括拿出做手工的鉸剪、吃食物的叉子和扣學生證的扣針等插尖利物件傷害自己、而且將枱椅和平板電腦等擲向其他人。超仔多次用口咬人、用手打人、用腳踢人、隨意倒出水樽飲用水、說粗口等,凡此種種每日都會發生。更甚者,超仔多次意圖跳出窗外,並想用鉛筆插向自己的頸項。

學校對此深表關注,包括教師和治療師等教職員組成團隊,多次召開會個案會案,亦在課堂上及由老師連續多天,全天候跟隨學生在學校上課和進行活動,運用「ABC行為分析法」,紀錄和分析超仔的情況:

A是Antecedent,行為「前因」,例如:每次不當行為出現都有此因素。

B是Behavior「行為」

C是Consequence行為的「後果」

透過仔細的觀察、記錄和反思,分析問題行為的前因後果,團隊希望從而找到方法去預防及停止超仔的行為,並培養好習慣。行為介入預計可從兩方面入手:前因控制(Antecedent control)和結果控制(Consequence control)。前因控制是指通過調節環境,預防行為問題再發生;結果控制是指通過改變學生的行為所帶來的結果,減少問題行為及鼓勵良好的替代行為,從而令著眼點不只是超仔的不當行為(Misbehavior)。

學校在支援學生之餘,亦會支援家人的情緒,教導家長對於不當行為,可以向學生強烈表達「你令我不開心」、「我不高興」;亦可以假裝生氣──「我想你做好」。最重要的是,每次都要傳達三個重要原則(三不傷):「一不要傷人、二不要傷害(破壞)物件、三不要傷害自己。」

同時,父母帶了超仔去看私家精神科專科醫生,醫生表示要覆診和抽血檢驗,但每次數千元的診金是整個家庭月入的15%,對家庭也構成沉重經濟負擔。

主佑超仔,也保守他的家人。

星期三分享區—特兒特教

前言﹕

「星期三分享區」逢第五個星期三刊登,將會邀請不同專業界別的人士分享,為讀者們呈現社會各界的心聲。今期版面的主題是「特兒特教」。歡迎提供寶貴意見!

星兒的呼喚

林家儀校長
基督教中國佈道會聖道學校

一般人對自閉症人士都有這樣的印象:不合群、缺乏同理心、反社會、思緒混亂、不合邏輯等等;更抱有兩種視野看待自閉症人士﹕優勢視野或劣勢視野。優勢視野是指我們易從自閉症人士身上見證「特異功能」,經常強調他們在視藝、音樂、動感、記憶力等發揮的驚人能力,並在讚嘆之外,充分肯定他們生命的價值。劣勢視野則是注目於自閉症人士反常態和反社會規範的行為舉止;由他們的不一樣而激發起好奇心,甚至成為討論議題。其實,無論是優勢或劣勢視野,若過分偏執,都不利我們理解自閉症人士真正的需要。究竟自閉症人士是怎樣思考的呢?他們的思想是不是一片空白?

日本患有嚴重自閉症的作家東田直樹曾在《我想飛進天空》一書中有這樣自述:「一旦我試圖跟別人說話,我的大腦就似乎變得一片空白……當別人讓我去做某件事的時候,我根本無法做出適當的回應,而且每次都感到緊張,不管地點或場合,我都會立刻逃之夭夭。我甚至幻想,要是所有人都有自閉症,生活對我們來說就會比現在容易得多,快樂很多。」東田先生在書中運用第一身抒發自閉人士的內心鬱結,是多麼值得從事特教工作者的我們深刻反思。作者為我們解答一些司空見慣的現象,但我們可能根本不懂他們真正的感受,只憑猜想或從自我經驗中嘗試得出結論,例如為甚麼他們一遍又一遍地問相同的問題?為甚麼他們說話的方式那麼奇怪?他們好像不喜歡跟人握手?為甚麼他們的表情那麼平板貧乏?經過東田先生的解說,原來自閉症人士對有趣或好笑的認知跟我們有所不同,他們不喜歡揶揄、批評、挑釁、戲弄或讓人們出醜,也不會因這些事情令他們感到有趣或好笑;反之,當他們不需要考慮其他人或其他事情,回復真我,就是他們最快樂的時候了。

家長經常提出這個問題:我應該向誰求助呢?只要標題是「如何幫助你的自閉症孩子」,他們就會不惜工本去搜羅不同的治療及創新方法,希望讓孩子變回「正常」。無可否認,學術研究有其價值,實證為本方法有助改善自閉症人士某方面的行為偏差,但是,當父母看到自己的孩子在街上不停滾地自轉;在溜冰場上拾冰放進口裡;在火鍋店見到電磁爐具而驚惶失措;將襪子及電視遙控拋出窗外等等,書本上的理論對每天被折騰的照顧者確實幫助不大!久而久之,我們對自閉症人士的不當行為變得麻木,漸漸失去對他們的期望,這只會對照顧者和被照顧者帶來負面的影響。

在自閉兒的世界裡,理解是最適當的陪伴。家長和老師需要多角度理解他們的感受和想法,從而改變與他們相處的方式。有時候,不妨對他們一些沒有傷害性的行為寛容接納、處之泰然,便能舒緩家長和孩子的壓力。同時,發展他們的潛能,激活自閉症人士的家庭,協助他們融入社會,更讓他們找到自我價值。這樣,我們不難從被社會邊緣化的自閉症人士身上看到人類共同的美和希望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