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醫療人員道德談A-Z(二十四)

場景五十三:Trustee of Patient’s Estate (擔當病人財產的信託人)

某病人請求他的醫者充當他的財產信託人,在道德層面上有問題嗎?

(1) 這種做法並不合適。

(2) 原因是:由於醫者在治療的過程中,與病人在認知和情感上所建立的特殊關係,無可避免地將會影響他對處理病人財產的客觀性,未必能夠作出在財務上最佳的決定。

(3) 另一方面,由於醫者與病人建立了治療以外的利益關係,治療的中立性將會同樣蒙受影響。

場景五十四:Unique Position of Psychiatry (精神科的獨特問題)

相對於其他的醫學專科,精神科在道德問題上有它獨特的地方嗎?

(1) 相對於其他專科,精神科病人有部分欠缺自決能力,需要他人代其作出決定, 因而產生道德問題。

(2) 相對於其他專科,精神科不單要考慮病人本身的利益,還需要考慮病人對其他人的影響,例如暴力等, 因而產生道德矛盾。

(3) 相對於其他專科,精神科的診斷較為模糊,較易引起爭議。

(4) 相對於其他專科,精神科的病歷載有較多的病人私隱。

(5) 相對於其他專科,精神科病人與醫者之間有更強烈的情感互動,較容易產生關係上的道德問題。

場景五十五:Virtue (個人道德操守)

我們可以接受一位在專業上遵守道德規範,但卻在私生活上敗壞的醫療人員嗎?

(1) 不能接受。

(2) 我們對這樣的一位醫療人員充滿懷疑,因為他的人格操守,遲早會反映在他的工作層面上。

(3) 這解釋了某些醫療專業的發牌機構,在每年續牌的時候,都需要申請人申報上一年度有否觸犯任何法例而被定罪,就是要對其私德作出判斷。

張鴻堅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前青山醫院院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