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道 之 特別的愛 給特別的你

「王要回答他們:『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所作的,只要是作在我一個最小的弟兄身上,就是作在我的身上了。』」《聖經新譯本》〈馬太福音 25 : 40〉

編輯﹕謝芳

「在關懷服侍裡,不容易聽到基層鄰舍的故事,他們不是沒有故事,而是即使說了,也沒有人在意,尤其是一群有特殊學習需要(SEN)孩子的父母。曾有單親媽媽用『次等』來形容自己和孩子,更指過去無論發生任何事情,都無人過問。她說只有知道自己的身份是次等,才不會因為別人的不在乎而感到失望、感到傷害。她說得淡然,但聽者聽在心裡就是一陣酸痛。」工業福音團契總幹事歐偉民博士撰文分享道。

「近年,在所接觸的基層家庭中,SEN的孩子明顯比過去多,他們的父母,在照顧孩子的同時,也要應付生活,很多時候,就連話也不想多說,但從他們的眼神,可以清楚看見疲乏、孤單與無助。這些父母每天不單背負著教養孩子的重擔,更要背負著旁人對他們和他們孩子的目光與批評,在一個生活極不容易的城市委曲求全。此時,主卻讓我們看見他們,也給我們要回應的感動。我們明白可以做的有限,但只想在同行中讓這些SEN孩子和家長感受得到,有人仍然在乎他們,主必不會離棄他們。誠然,工福雖沒有一個專門為SEN孩子或家長而設的服務,但卻無礙我們去愛他們,因為在我們看來,他們就只有一個身份:我們的鄰舍。主吩咐我們所做的,就是愛鄰舍如同自己。容我分享兩位單親媽媽的故事。

單親媽媽亞娟的故事

亞娟(化名)是一位單親媽媽,與4歲的兒子相依為命,因為性格非常內向,故沒有朋友。亞娟在孩子出生後不久就開始患上抑鬱症,孩子未滿1歲,丈夫就不知所蹤。亞娟說話不多,或許她知道無論怎樣說別人也不會明白,她的苦,就只有自己一個人默默地承受著。她既擔心生活,更擔憂孩子的成長,常為兒子的學業成績掛心。早前,亞娟應學校老師的再三要求,終於帶了孩子到衞生署轄下的兒童體能智力測驗中心見醫生、做評估,可是,評估結果卻把亞娟打進了深淵。

孩子的評估表上是滿滿的剔號,所剔著的是:『認知能力較慢』、『語言理解能力較慢』、『語言表達能力較慢』、『小肌肉能力較慢』、『大肌肉能力較慢』、『社交溝通較弱』、『行為較固執』、『興趣較狹隘』… 每一個都是否定孩子的剔號,而最令她接受不了的是醫生所下的結論:「你孩子有自閉症,發展顯著遲緩,建議轉介到特殊幼兒中心。」

亞娟從來沒有向人提起過孩子的情況,也沒有給人看過這份評估報告,然而,她突然在某天主動上來找我們,並訴說著這一切,同工都感到不尋常。說著說著,亞娟忽然放聲痛哭,是為著孩子的自閉症?還是為著失婚的痛?不,當她從背包拿出一封醫院信,遞給我們,大家這時才知道,她被診斷患上了淋巴癌。看著一雙無助又無力的眼睛,同工抱著亞娟,一起哀哭中為她祈禱,沒有太多的說話,因為,只有耶穌基督才能安慰她的心。

『我們可以為亞娟做甚麼?』這是我們向天父的禱告,求祂添加我們信心與力量,可以「攙扶」著亞娟繼續前行。感謝主,我們想起一位曾經患癌的義工,不但願意一起來探望亞娟,也可以每天陪亞娟到醫院做電療;更從自己走過的復康路,給亞娟帶來很大的信心與力量。當亞娟要到醫院接受治療時,有義工可以到她家幫忙照顧兒子,跟他說話、教他認字,自閉的兒子竟然不抗拒跟陌生的義工一起,在亞娟看來,這已經是一大神蹟。

單親媽媽阿晴的故事

專業的判斷無論是說話或是文字,都常叫人難於接受,一下子就被推進深淵。 而同行中的服侍,就是要進入深淵中扶起一個又一個無助的生命,給他們信心與力量,一步一步走出困局,成就另一個神蹟。同樣是單親媽媽的阿晴(化名),十分緊張兒子的學業。過去,她不會主動聯絡我們,除非是關乎於孩子的學習與功課,但這天,她卻致電到中心找同工幫忙:『姑娘,你有空嗎?』同工看著案頭如山的文件,知道再忙也別要忘記愛鄰舍的初心,就專心地去聆聽她的需要。

原來,阿晴收到兒子學校來年的編班安排後,感到非常困惱,因為兒子將與一位女同學被編在同一班。兩個孩子相識多年,女孩喜歡說話,常逗阿晴的兒子玩,可是他有輕度的自閉症,不善辭令,也害怕社交。 阿晴在電話的另一端說:『老師不會時時在同學身邊,女孩的說話常影響著兒子的情緒,他又怎能專心學習呢!我真的不安,頭很痛,沒有人願意聽我…想呀想…想起你們,姑娘你可以幫我寫信給學校嗎?』為了孩子,阿晴希望我們可以替她寫信向校長申請調班。

在找我們之前,阿晴曾鼓起勇氣聯絡過學校。她告訴我們,學校的社工轉了人,新來的不知去了哪裡,家庭服務的社工又像很忙,每次都沒時間聽…今早跟老師說,但她只回了一句:『編了,無得改。』

這天下午,她把兒子的成績表帶到中心來給同工看。她說,曾跟老師表示,想兒子接受讀寫障礙的評估,可是等了兩年,學校仍未回覆她。『我每天吃豉油撈飯,從修女那裡取來隔夜麵包給兒子作早餐,就是為了慳錢,可以給他補習…』她指著中英文的分數,大哭起來。『大熱天時,兒子喝完水樽裡的水,我也不准他在外邊買,要回家才飲…』她深呼吸幾下,再道:『我也不想兒子吃那些麵包,他吃後,常會肚痛…』說著說著,許多的片段都不再是兒子的學習,而是她生活的苦。單親媽媽,目不識丁,獨力照顧自閉的孩子,真的不容易。同工擬好給校長的信,讀給她聽。我們不知道那一封信能否幫助她兒子轉班,寫信,只想讓她知道,有人在乎她的話、她的淚。

『愛鄰如己』不是口號,而是跟從主的人在別人心上所留下的記號,重要的不是我們是誰,而是我們把鄰舍看作誰?『王要回答他們:“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所作的,只要是作在我一個最小的弟兄身上,就是作在我的身上了。”』〈馬太福音 25﹕40〉願每位SEN孩子和家長,都被看為王、看為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