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醫療人員道德談A-Z (十二)

場景二十五﹕Figurehead(傀儡式的主理人)

某「心理健康中心」聘用的工作人員全部是沒有受過正規醫療訓練,他們希望「商借」某醫生的名字,放在中心招牌上,只屬掛名性質,不用負擔任何職責,這樣做可以嗎?

(1) 倘若中心實際上從事醫療工作,那麼醫生是把他的專業資格借用給沒有受過正規醫療訓練的人,那當然是極不負責任的行為。

(2) 倘若中心實際上從事與醫療無關的工作,那麼醫生就更不應當以醫生的身份參與其中。

場景二十六﹕Financial Relation with Patient(與病人的金錢關係)

下面兩種情況在道德上合適嗎?

(1) 有一個推廣心理健康的慈善團體正在舉辦籌款活動,作為精神科醫療人員的你,打算向你自己的病人進行募捐。

(2) 你打算把自己擁有的一層物業售給你的一位病人,又或者打算從你的一位病人那裡購入屬於他的一層物業。

上述兩種情況都不適宜,因為可能引起濫用醫者與病人關係的嫌疑。即使閣下並無任何不良動機,也不能排除病人是因為你是他的醫者而捐款,或許用高於市價購入你的物業,又或者用低於市價向你售出他的物業。

場景二十七﹕Forensic Psychiatry(法律精神科)

在法律精神科的場景裡,有甚麼獨特的道德問題嗎?

(1) 從事法律精神科的醫療人員,很多時需要從雙重的角度去評估病人,一方面固然是從病人的角度,而另一方面亦要從第三者的角度,例如法庭、保險公司、社會等。前者的角度可能要考慮病人本身的利益、病人可能會受到的傷害、病人的自主權、病人的私隱權等。後者的角度則需考慮病人可能對第三者或社會造成的傷害、公義、病人稱聲病狀的真實性等。由於這兩個不同的角度可能產生原則性的矛盾,例如為了保障第三者而導致對病人的損害,以及為了公義可能侵犯病人的私隱權等,從事法律精神科的醫療人員就需要權衡輕重而有所取捨了。

(2) 從事法律精神科的醫療人員中有一種害群之馬,名叫「槍手」(Hired Gun)。只要付得起錢,便不惜一切替聘用他們的人撰寫歪曲事實的醫療報告,這當然是極不道德的行為了。

張鴻堅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前青山醫院院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