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特兒特教 之 「羅生門」踢人事件 (一) (媽媽篇)

「我是希希的母親。近日,班主任老師千叮萬囑我,要盡快找精神科醫生為希希作評估,說十分擔心他患有ADHD,可以的話盡早治療,免得影響成長,唉…其實,早在幼稚園階段,老師亦說過希希活躍好動,潛質很好,若能在課堂學習時專心定性一點就更加理想…唉,我知道對方只在婉轉告知:希希在課堂中製造了許多麻煩。的確,希希自小就坐立不定,沒有手機在手時便會四處走來走去;帶他到公眾場合或同學生日會,他又總會不小心的碰跌東西;玩得起勁時會過度興奮手舞足蹈,曾因此撞傷別人…種種的尷尬場面我都承受過了。很多時候,我感覺看在眼裡的部分家長,心𥚃一定如此想:這孩子真沒家教,他媽媽真是…

其實,我自問一直盡心盡力,已用盡所有的方法去教導希希遵守規矩,但是他的腦袋似乎除了吃喝玩樂的東西之外,是承載不下其他的事。我對他的教訓,不消三數分鐘便會忘記得一乾二淨。唉…不要說守規矩,玩的時候也只是『三分鐘熱度』,真的,除了打機和看電視,他沒有一樣東西做得長久,甚麼曲棍球班、游泳班、書法美術學習等等,統統都是半途而廢。我告訴希希爸爸,他需要多花一點心機來配合我一起管教希希,但他總是說:男孩子是這樣的啦,我小時候也是這樣子,不用擔心那麼多。哼,每天和希希『搏鬥』,面對其他家長投訴和老師臉色的又不是他,他當然說得輕鬆吧!在希希考試測驗的日子,我擔心得不能安眠,輾轉反側度過多少個晚上;監督他做功課時,被他愛理不理的態度氣得像個瘋婦一般;多少次家長日,我很害怕老師有甚麼新鮮投訴時,會出現心跳手震…這樣的生活,我真覺得是度日如年。最近,好朋友都說我消瘦了不少,問我是不是遇上大煩惱。唉…旁人真的難於明白我的處境,況且家醜不得外傳,故我往往是沒有正面回應,只簡單謝過對方的關心,或勉強笑說自己成功減肥了,以輕輕帶過了這話題。

我為希希常常遇見一些有愛心和包容的老師而感慶幸,去年擔任班主任Miss Chan便是一個好例子。她十分明白希希的特性,亦很有耐心地和希希訂下一些獎勵計劃,藉此引導希希去改善上課不專心及搗蛋的問題。雖然效果一般,但我真的衷心感激她的幫助。相反地,今年的班主任王Sir,看起來仿如沒有甚麼經驗去處理這些有特殊需要的小朋友。每當與他討論希希的問題,他的回覆往往是 :『甚麼最好?要和專家研究一下。』『你有沒有帶希希去看醫生?』。試問教好學生不是老師的責任嗎?老師都不了解學生,我們家長還可以向誰求助?」

李耀基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