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HD特兒特教 之 ADHD的共病問題

共病問題(Co-Morbidity)在ADHD病者裡是一樣很普遍的情況,大約有70%的ADHD孩子在不同成長階段之下,會出現各種的精神情緒共病問題 (MTA Cooperative Group. Arch Gen Psychiatry 1999),常見的包括叛逆對抗性行為、品行障礙、焦慮及抑鬱徵狀等等,亦是一些常見的共病問題。而且隨著年齡增長,以上問題的出現率以至嚴重性也會上升。醫學界對於ADHD和上述各種情緒及發展性障礙的關係現時未有確切的定論,先天遺傳上的原因或是後天成長環境影響在醫學硏究的數據中各有支持,但根據筆者的臨床經驗,相信先天和後天因素是互為因果的。

縱然ADHD小孩的大腦發展特性,可能令他們相比普通人更容易患有其他的精神情緒問題,但若能在患病初期獲得適切的治療,使ADHD徵狀對他們的學習、社交以及家庭生活的影響減至最少,好讓他們有機會去過一個「正常」的童年,減少「與別不同」因而產生的不安,以及長期被視為「問題兒童」的沮喪感,發展出合適的社交技巧、情緒管理方法以及生活模式。如此之下,筆者相信ADHD患者出現的精神情緒問題是可以避免的。

ADHD的治療方法有兩大方向:藥物治療以及行為治療。根據 MTA study (MTA Cooperative Group. Arch Gen Psychiatry 1999 ),如要達至ADHD小孩「正常化」的童年生活 (Normalization),合併以上兩大方向最為有效。藥物治療是控制ADHD的核心徵狀最為有效的方法,目標是加強專注力和自我控制能力,以及減少活躍過動的行為。行為治療是利用行為改變技術(Behavioural modification),透過有系統、有計劃地運用心理學原理,使用增強(Reinforcement)的方法,幫助患者減少或消除不良行為,以及建立有效合適的行為模式的治療過程,對增強小孩的自信以及改善心理質素會有效果。

正如比喻說,ADHD小孩是剎掣器失靈的汽車,藥物是直接加強剎掣器的功能,而行為治療像是駕駛改進課程。對於飽受各種「意外」困擾的ADHD小孩,如何有效合適地安排藥物及行為治療,是成功令他們重過正常化生活的關鍵。可是,家人對藥物治療常存許多迷思及擔心,十分害怕藥物對小孩產生副作用。其實,世上沒有一種藥物是零副作用的,重要的是,衡量小孩各方面的成長因素,以及ADHD徵狀對小朋友的身心影響之後,如何從中作出適當的選擇。

李耀基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