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助孩子,讓他走更遠的路

那人想證明自己有理,就對耶穌說:「誰是我的鄰舍呢?」耶穌回答:「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強盜手中。他們剝去他的衣服,把他打得半死,撇下他一個人就走了。正好有一個祭司,從那條路下來,看見他,就從旁邊走過去了。又有一個利未人,來到那裡,看見他,也照樣從旁邊走過去了。只有一個撒瑪利亞人,旅行來到他那裡,看見了,就動了憐憫的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把他扶上自己的牲口,帶他到客店裡照顧他。第二天,他拿出兩個銀幣交給店主,說:『請你照顧他,額外的開支,我回來的時候必還給你。』你想,這三個人,誰是那個落在強盜手中的人的鄰舍呢?」他說:「是那憐憫他的。」耶穌說:「你去,照樣作吧。」《聖經新譯本》〈路加福音10﹕29-37〉

文﹕馮小玨傳道
風雨同路人基督教單親家庭事工創辦人暨總幹事
婚姻與家庭治療師

編輯﹕謝芳

「風雨同路人」事工始於一宗悲劇

「風雨同路人」事工的開始,源於那兩個分別被強姦、親手解下自殺媽媽繩索的小女孩的遭遇,上帝因此感動我們走上這事工之途,雖然我們未能改變或抹去留在她倆深心處的悲痛烙印,但「風雨同路人」事工的開拓卻為其他同受苦的孩子盡上了一份力。

最近,有兩個小姊妹,患了選擇性緘默症,在學校與人零社交,媽媽既擔憂,又要疲於帶她倆進行各樣的專業評估和治療,但卻進展不大,對媽媽而言,這無疑是雪上加霜,讓日子更難過。有時,面對這樣的個案,大家都束手無策,但上帝感動撒瑪利亞人去幫那受傷的鄰舍,又豈是要他做些能力未及的事呢?在一個戶外活動中,一位義工默默地花了兩小時陪伴這兩小姊妹,她倆由最初獨自在離岸遠處玩沙,到之後願意接受義工的陪同,並在鼓勵之下靠近海邊玩。當看見孩子們綻放的笑容,並和義工有了互動,甚至敢於走出「安舒區」去探索和冒險,心裡有份莫名的喜悅,亦看見真摯的陪伴所帶來的影響力。

放眼社區不同角落的需要

可是,許多需要被幫助的家庭,仍然隱藏在我們社區的不同角落。最近接到某轉介個案,是一個單親家庭,就讀小學的孩子經常被媽媽趕出家門,凌晨時分,孩子還穿著白天的校服在公園流連;累了,就在長椅上睡;而且常常有一餐、沒一餐。有人試過報警,但警察往往警戒孩子的媽媽後便離開,之後,孩子再次被媽媽趕出去…最初發現這小男孩的,是一位剛上任的女保安員,她是基督徒,上帝在那刻,讓她對這孩子動了慈心,願意做他的好撒瑪利亞人。「風雨同路人」收到這轉介,雖然個案並非服務範圍,但上帝卻感動我們一起為孩子做多一點點,為孩子開了向外求助的窗口。過程中,再次看見上帝的足跡和作為,看見祂如何動用「一條村、一線網絡」去幫助一個有需要的家庭,印證祂是那位看顧孤兒寡婦的上帝,祂感動保安員、她的同事、和一眾街坊鄰里,給孩子送上一點食物充饑;起初保安員向校方求助時,卻不獲受理,後來我們諮詢專業人士的意見,先向社署備案,直到校方終於來電跟進。截稿時,孩子在社署介入後,又再次被媽媽趕出家,現已由社工陪同入院檢查。

每人都可成為好撒瑪利亞人

這故事並未完結,而且還有許許多多類似的孩子和有需要的家庭在吶喊無助中過日子,或許我們很快想到的是「孩子有多慘!」是的,他何罪之有,小小年紀卻要承受這傷痛?但我們相信作媽媽的亦有自己難言之隱之經歷,更需要不同的專業團隊介入,這會是一個漫長的過程。當聽到這故事時,我們是否只停留在分析、批評、慨嘆,然後像祭司和利未人般視而不見、冷漠地離場?抑或,如果我們能在他們整個成長過程中,成為好撒瑪利亞人,陪他們走多一里路,會否讓他們的生命變得不一樣?會否因此讓他們可以走得更遠?也許,就取決於我們是否願意成為離異家庭的同行者。

這些年來,我們除了在前線一直守護離異家庭外,亦深深明白,當今教會牧者在牧養家庭事工上的困難,故今年增設了多個家庭事工培訓課程,以支援、裝備教牧同工和弟兄姊妹牧養離異或有需要的家庭,詳情可留意我們的網頁或面書資訊。感謝天父的恩典,我們獲得了某基金的贊助,支持教牧同工或神學生以優惠價報讀,願天父賜福各教牧同工和弟兄姊妹雙手所做的工作,並讓更多家庭得幫助。

在2022年,我們盼望您繼續在禱告、參與和經濟上支持「風雨同路人」,讓我們可以持續走下去,並一同攜手守護有需要的家庭,守護孤兒寡婦,讓他們在困苦中,可以經歷上帝的同在,因而重燃盼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