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與人談話的恐懼

「我唔要返學!」這名小二學生高聲哭叫著。「媽!今天我好唔想返學,幫我請假吧!」那名中三學生向父母苦苦哀求。「網課的發明真是好呀,與不太熟識的人一起上課研討是挺辛苦的! 」另一個大學生無奈地訴說。「如何找到一份不用見人和不用與人合作的工作?」這位待業的青年人掙扎地問道。當細心聆聽這四位朋友道出的困難時,會發現他們面對著一個共通的挑戰﹕「社交恐懼」。

這名小學生從小被爸媽責罵太害羞,每當老師要求他多參加群體活動,內心就感到異常不安;知道那天要參與講故事比賽,更害怕非常,怕在別人面前說話或說得不好,賽前數個晚上未能安睡,繼而不願意上學。那名中學生不善於與人交談,交往的朋友寥寥可數。每次參與科研小組討論,面對一班甚少來往和交談的同學時,她的腦海都被焦慮充斥著,表達意見也是喃喃細語,說完便飛奔離開。小組成員對此十分反感,甚至在背後取笑她。漸漸地,她心裡難受也害怕再參加小組討論。原來,她的焦慮不單與同學交流,連去快餐店叫餐也會焦慮萬分,極度困擾。

另一個大學生發現,自己不知從何時開始,當與不太熟悉的人交談時,內心自然地產生一股莫名的恐懼,憂慮別人怎樣評價自己,又怕自己的言行舉止引來別人的恥笑,因此漸漸遠離所有群體活動。當與同學一起小組研習時,他有極度不安之感,但也能完成討論。因此,在整個大學生涯中未能結交任何一位朋友,他感到孤單,但又無法勝過那份焦慮感。這位待業青年一直無法克服見工時怕與陌生職員交談的焦慮,未見面已忐忑不安,雖知道這種焦慮是過分了,但叫自己平靜下來的嘗試總是不成功,因此放棄了許多的見工機會。就算找到一份新工,當與新上司和同事接觸時,都會表現驚惶失措。所以,每份工只做一兩星期就無法忍受,只好請辭躲在家裡便算了。

按照「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患有「社交恐懼症」人士之驚恐、焦慮是持久的,一般多過六個月或以上。患者經常在一個或多個有可能被別人評價的社交場合中,例如與人交談、會見陌生人、在別人面前表達意見等,產生極度的恐懼或焦慮;而這恐懼或焦慮的反應是過分或不成比例的;更懼怕或擔心被別人負評,例如被取笑、感到尷尬、被人拒絕,或傷害了他人等而引致焦慮。因此,他們極力逃避參與這些場合,在無法避免時會在惶恐焦慮之下強忍渡過,嚴重影響社交、工作和生活。

患有「社交恐懼症」的人士,經常被人誤會、誤解﹕「與陌生人交談有何不妥?有何困難?」「與朋友相處為何驚惶?」躲在家裡、不出外、不與人接觸,雖然可以帶來短暫的平靜和安慰,但在漫漫人生長路,又怎能發揮潛能?又如何渡過應有的豐盛人生呢?

如發現你的家人或朋友患有這類困擾時,不要責罵,亦不要遠離,應盡力協助和幫助他們尋求專業的評估及治療。從患者角度,要他自己去尋找陌生人協助是非常困難的,故你們的幫忙是十分重要的。上帝鼓勵我們要成為別人的祝福:「以仁慈待人的人多麼有福啊;上帝也要以仁慈待他們!」〈馬太福音5﹕7〉

楊明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