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人生:神奇小子

在東京奧運會結束後的一個教育界聚會中,話題聊到如何藉著香港運動員在比賽中奮戰、不斷創造驚喜、感動港人的熱血事蹟,在校內推展生命教育。自然少不了香港「第一金劍神」張家朗,他在八強賽事中,一度落後9比14,對手只需多取一分,便把他淘汰出局;他卻連追6分,最終反勝15比14的一幕。張家朗這種「Don’t lose your way」,堅持永不放棄的精神,絕對是年青一代學習的榜樣。最近,改編自殘障田徑運動員「神奇小子」蘇樺偉的奮鬥事跡搬上大銀幕。導演尹志文表示,拍攝《媽媽的神奇小子》目的是讓香港人回想起蘇樺偉,以及更多殘障運動員家人背後黙黙支持的感人故事。當我看完這齣電影,一幕幕相若和熟悉的畫面浮現出來,回憶起我在特殊教育生涯中遇見過的「神奇小子」和「神奇媽媽」。

認識進進(化名)是他從學前中心升上特殊學校,開始其小學生涯。他兒時的樣子十分惹人憐愛,大眼睛、白皙的皮膚、天真無邪的笑容,總叫大人「愛不釋手」、眼睛停在他身上。進進是一名自閉症人士,能夠聽懂別人說話,卻有明顯的社交溝通障礙;明白他的人只有他的爸媽和較為親近他的老師。當他步入成人階段,面對更大、更多挑戰,社會快速的步伐、環境多變使他焦慮不安,經常自傷及大叫。由於他個子高大,令身旁的人不知所措,未敢施予援手。最終,為他療傷的人只有他不離不棄的爸媽。進進是「重情」的孩子,我與他在年幼時的無聊對話,在若干年後的今天,他仍然掛在嘴邊。那些說話成了我和他之間的深情連繫,勾起我們一剎那的共同回憶,這份感覺是何等奇妙,值得珍而重之。據說印第安人有一句名言:「如果我們走得太快,要停一停等候靈魂跟上來」。十多年後,我在學校一個嘉年華會中,進進知道我在那兒,特意要求媽媽帶他出席支持。長大了的進進,臉龐上添了一些歲月留下的滄桑。雖然他的說話不多,但從這孩子望著我深情的眼神中,他向我傳遞的那份思念、喜悅、信任等豐富感情,滲進我靈魂深處,潤澤我的心靈。上帝讓我明白生命有另一種意義,色彩不會因時間而褪色。那天,進進媽在短訊中道:「你總是不負眾望,感謝妳陪伴我們一起成長,大家也一起繼續努力。」我說:「看見你的感動,這正是我們努力繼續前行的動力,同心同行。加油!」

所有「神奇小子」和「神奇媽媽」都需要同行者,而在同行過程中不要施予和憐憫,更重要是接納、體諒和陪伴;彰顯神對每一個生命的珍愛。對於特殊教育工作者,須執意堅持「天生我才必有用」的信念,努力在「平凡」的生命中找出不平凡,又竭力尋找尚未被發掘的光輝;盡心履行育人的天職,真心尊重、了解個別差異,認真照顧每一位學生的獨特性及多樣性的學習需要。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以孩子的需要為依歸,幫助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孩子克服種種障礙,勇敢創造自己的美麗人生。

但願在我們的社會中,有更多「神奇媽媽」、「神奇教師」齊心協力,將更多「神奇小子」孕育出來。

林家儀校長

基督教中國佈道會聖道學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