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間屋太細?

記得多年前曾家訪一位老人家,一進入他家,便眼見整間屋子堆滿了不同的鐵器,包括大量的破爛汽車組件、十多輛破爛的單車、不同的電線捆綁在一起,還有多不勝數的機器零件。整個的客飯廳、走廊都被這些金屬物品所包圍、所堆滿,只留下一條不到半米寬的通道;連睡房也是一樣,唯一可以坐下來的地方就是他的睡床,僅餘一個可以躺下的空間和一片只可以容納單人站立的地面。他的「收藏品」堆積如山,滿至屋頂和可見的地方。

問及他收藏這麼多舊鐵器於家中的原因,他說這是自己的財物,賣出就可以賺很多錢。但再問他何時售賣、何處售賣,他卻完全答不出來。「最近一次售賣物品是何時呢?」他說是很多年前了。但直到今天,他仍繼續四處尋找和拾回「收藏品」。

這位老人家是我遇見大量囤積物品的其中一位。有另一位男士,他囤積大量的報紙雜誌在家中,整疊雜誌報章的厚度起碼有四、五呎高,也是鋪滿整間屋子。這些雜誌報章甚至成了他唯一能躺下的床。更見過一位家庭主婦,她大量囤積不同的飾物、小禮物、小手工製品和各種廚房用具等等,要用六、七個大型的行李箱來收藏。

以上的人士,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特徵,就是這些物品已貯於家裡超過四、五年,並沒有使用過。當家人屢次勸告不要再購買或收藏這些物品時,他們的情緒便會變得十分激動,千方百計地去解釋購買和收藏這些物品的因由。當朋友問及,他們會異常尷尬,甚或拒絕朋友登門探訪;當家人或朋友要求清除這些陳年舊物時,他們的回應也是極不願意,常說出諸多理由,例如「可能有用」,「萬一需要」,「不可浪費」等等!

在精神醫學中,有一種精神疾病叫「囤積障礙症」。按2013年美國的精神疾病診斷及統計手冊的定義,囤積障礙症包括以下症狀:

(1)無論這些物品的價值是多少,患者都有持續的困難拋棄或與這些物品分離;

(2)拋棄或分離困難的原因,往往是患者心裡感到極需收藏或佔有這些「必要」的物品;在拋棄時,心內會聯繫著極不安的情緒和感覺;

(3)當不能拋棄這些囤積物品時,生活空間便會縮小和變得擠迫,大大影響可使用的生活空間。假如生活空間未被佔據,是因有第三者協助,例如:清潔工人、家庭成員或執法人員代為清理。

(4)這囤積習慣往往引起患者心理上極大的困擾;在社交、工作、日常生活和生活安全上,都受到限制和損害。

有人或會問﹕囤積者和收藏家有何分別呢?收藏家一般會以所收藏的物品為傲,不會怕被別人知道。他們收藏時有條理,也在自己時間金錢的許可下才作收藏。而囤積者雖知道自己的收藏是過分和羞恥,但卻沒有辦法停止這樣囤積的習慣,也沒法將這些物品拋棄分離。如發現自己或家人、朋友有這樣的習慣時,應及早協助患者能夠及早和重新建立,並擁有「斷、捨、離」自由選擇的權利,不再被囤積捆綁控制。

「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我都可行,但無論哪一件,我總不受它的轄制。」〈哥林多前書6﹕12〉

楊明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