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心田 之 「BB來了」- 阿樂與阿儀作為新手父母的困難

「喂,晚晚都係我,今晚輪都輪到你啦,你要瞓,我唔使瞓呀!個女你都有份㗎!」阿儀正在責備從睡夢中驚醒過來的阿樂,叫他幫手餵夜奶。阿樂不知道有甚麼可幫手,因阿儀見他不是立即起來,已忍不住喂哺了。自女兒兩個月前出世,阿儀已開始餵人奶,上一個月還有陪月姨姨幫手,阿樂在晚上仍可「安枕無憂」。不過,這個月陪月姨姨走後,雖然新請的女傭已上班,但阿儀想讓她晚上能全面休息,白天有精神工作,故晚上會自己餵夜奶,而且堅持要餵人奶。有時累了便希望由阿樂接更餵預先雪藏的人奶,可惜阿樂好像不大樂意承擔這責任,因此,她覺得阿樂好像不大享受做爸爸。

話說故事要回到兩年前,當時他們剛經歷在人工受孕後小產,情緒低落。阿儀的抑鬱情緒更持續了半年,需要接受心理治療。當時,心理輔導員理順了他們因小產帶來的失落,亦幫助他們探索繼續生小孩或收養等各樣可能。到最後,他們仍嘗試人工受孕,過了半年,他們終於成功懷孕。在初期,因著上次小產的經驗,阿儀顯得格外小心,而阿樂也盡量抽時間陪伴和照顧她,包括覆診及參加「分娩減痛及父母準備班」。雖然在頭幾個月也有作小產的跡象,但可算是有驚無險;阿儀懷孕約五個月,亦發現有妊娠糖尿,需要每晚在大腿自行注射胰島素,阿儀父母看到女兒的大腿有不少注射後的痕跡,感到很心痛。雖然阿儀打算採取順產方式,但最後醫生建議開刀。剖腹生產過程順利,女兒出世後,雖然有幾天要「照燈」才能出院,但身體總算健康。

出院後第一個月有陪月姨姨的幫助,加上阿儀父母也經常拿補品來,故家中頓時變了七人世界,阿樂和阿儀已很久沒二人世界了,特別阿樂不太習慣這麽多人在家。每晚回家時,岳父岳母仍未離去;加上女兒出世後首個月,陪月姨姨也在家,家裡有太多人令他感到很不自在,但又不好意思說甚麼。他有時回家也不知可以到哪個房間休息,原本的睡房放了嬰兒床,書房變了嬰兒和工人房,他覺得唯一可以逗留的地方就好像是洗手間了,但又不能待得太久,感到家中好像無處容身。

雖然他和阿儀千辛萬苦才換來一個健康的小女兒,但他老是覺得自己好像不大享受做爸爸,也感到對剛剛出生的女兒,好像「老鼠拉龜、冇訂埋手」,不知可幫上甚麼忙,加上已有岳父岳母、陪月姨姨和傭人,自己好像多了出來,有時甚至感到會阻礙他們,故只好站在一旁。不過,他想不到的是,在陪月姨姨離去後,阿儀需要他「頂更」幫手餵夜奶,一時之間既不知道可以怎樣,又不感興趣;加上日間亦需要有精神上班。故此,他常表現出不太熱衷幫手之態度。

以上可能是一些新手父母常見的困難。下期我們會嘗試分析他們的處境。

譚日新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