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心田 之 「入城之後悔」- 阿樂與阿儀新婚適應之分析

上期我們談及阿樂與阿儀在初婚三個月後,產生很多爭執,阿儀甚至有離異的念頭,原因可歸納如下﹕

婚姻期望失落

阿樂因工作和照顧父母,每晚回家已筋疲力竭,但也要打機減壓,之後便抱頭大睡。這與阿儀憧憬著婚後與阿樂多些温馨的時間相距很遠,像婚前一樣,只可在星期天才可多些相聚,溝通的時間不夠,因而產生隔膜和誤會,亦令她對婚姻生活感到失望,甚至產生離異的念頭。

家務分擔失衡

對不少新婚夫婦,每天在生活上遇到的難題就是家務,雙方往往對家務的參與度及「整齊」有不同看法。阿樂因忙碌沒太多時間和心力去處理家中瑣事,像一般男性,家裡亂些也可接受。而阿儀因習慣有傭人清潔家居,像一般女性,比較喜歡整齊。相信他們婚前沒有仔細討論家務的分工,磨擦因此而起。雖然阿儀父母借出傭人代勞,但卻引致更大的矛盾衝突。

財務管理分歧

阿樂出身基層,父母所賺不多,自小已知慳識儉,加上父親因工傷而殘廢,他更要節儉才可扛起養家的擔子。而阿儀出身小康之家,不愁衣食,雖然自認識阿樂後已學會不花費,但在阿樂眼中,她可做到更節儉。有時阿儀買了較貴價的日用品回家,兩人會因此起爭執,阿儀的父母對此看不過眼,有時「刻意」買一些日用品去「救濟」阿儀,這些都令他們的問題火上加油。

姻親界線問題

首先,阿儀父母隔天到他們家,買貴價日用品及移動擺設,已令阿樂很不快。更甚的是,他們在垃圾桶找到避孕套而責怪阿儀避孕,似乎沒有尊重阿樂阿儀才是這家的主人,動機雖是善意,但這會令阿樂非常不快,也令阿儀很難堪,更令他們夫婦產生更多磨擦。另外,阿儀婚後沒意識到與阿樂已組織新家庭,對父母仍很依賴,不敢拒絕他們,未能選擇以現在的家庭為優先。而阿樂方面,在婚前已覺得阿儀父母看不起自己,心裡仍有嫌隙,現更覺他們的行為十分「干預」其婚姻生活;而且他與阿儀一樣,沒有以現在的家庭為優先,較看重工作和原生家庭的需要。

性愛生育問題

首兩個月他們的關係曾很親密,但之後,阿樂常以打機或疲倦推卻阿儀,令她懷疑自己吸引力不再。實情可能是阿樂想逃避生小孩的計劃,因他原先的計劃是婚後一至兩年才作此考慮,再加上以上種種原因,與阿儀弄致不快,對行房產生了抗拒。

綜合以上原因,阿樂與阿儀仍在新婚的適應當中,雙方與其原生家庭仍很糾結,他們仍未以建立新的家庭為優先考慮,當然這些情況在新婚夫婦中並非罕見。下星期我們會嘗試為他們尋找出路。

譚日新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