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心田 之 「入城之後悔」- 阿樂與阿儀的新婚適應

上月談及阿樂與阿儀在舉行婚禮場地和婚後居住地點兩事感到很煩惱。經阿儀與父母多番唇舌後,婚禮終於在中價酒店舉行;而他們婚後租住的單位介乎雙方父母居所之間,這才避免了不必要的爭執。

初婚三個月後,阿樂與阿儀有很大的適應困難,曾發生多次爭執,阿儀還質疑自己的結婚決定。在家務方面,阿儀的父母為免女兒辛苦,便主動提出可借家中傭人代做日間清潔工作。阿樂雖然不願意,但經過商量後,為免與阿儀再次爭吵,只好交出鑰匙給她父母,心想有傭人幫忙執屋也是好事。

在財務安排方面,他們按照婚前的承諾,阿樂因對自己家庭的經濟負擔很大,需要阿儀在家中的付出多一些,她本身不介意。不過,因她自幼在家中已習慣會隨心地買東西,阿樂有點怪責她亂花錢。當她父母知道阿儀要節儉時,好像看不過眼,會不時買些貴價的日用品到他們家,阿樂知道後很不開心,好像要妻子外家補貼自己,因不想受他們恩惠,常推說不慣用貴價貨品。

更甚的是,阿儀父母差不多隔天便伴隨工人一起到他們家,甚至會移動家中擺設,認為這樣會對他們更好;當發現垃圾堆內有避孕套時,私下會怪責阿儀不應避孕。阿樂回家發現傢具被搬移過,便大發雷霆,叫阿儀著其父母和工人交還鑰匙,不需再來清潔,這事令阿儀很為難,不知怎樣跟父母說出這事。

另一方面,阿儀初婚後也對丈夫有很多不滿,例如阿樂因不放心傷殘的父親和多病的母親,堅持一星期要三次回家吃飯,看望父母。雖然阿儀明白阿樂的難處,但這令她很勞累。加上他們每星期只一次回阿儀家與父母吃飯,她心想這實在太不公平。阿樂還有兩晚要工作加班,放工回家雖然已很疲倦,但也要花1-2小時打遊戲機去減壓,之後便抱頭呼呼大睡;每星期只有星期天才可以過二人世界,阿儀更發覺婚後二人世界的情況跟婚前拍拖差別不大,這與她婚前期盼的婚後美滿生活出入很大。

另外,阿儀亦發覺阿樂近月對自己好像冷淡了,不像新婚頭兩個月般親密。每次房事好像也是她主動提出,可是阿樂不是以打機減壓,就是以疲倦而推卻。這令她懷疑自己的吸引力不再,常留意自己的身型是否在婚後發了福,所以會節食減肥,希望重拾阿樂對自己的興趣。她認為初婚的夫婦應是如膠似漆,難捨難離的,總之不會像現在這樣子。另一方面,她又擔心生育問題何時能實現,有時她獨自一人想著想著便哽咽起來,但又不敢跟父母及朋友訴說,生怕他們看見自己很不幸福的樣子。

不少人用「入城」來形容結婚,阿樂與阿儀經歷了很多困難才能走在一起,現在新婚兩人好像也不好過。下期我們會對他們的困難有進一步的分析。

譚日新博士臨床心理學家
黃曼君女士個人、婚姻及家庭輔導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