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淺談「記憶」(二):一些和「記憶」有關的臨床例子

「智力障礙症」(dementia)的一個明顯和早期的病徵是記憶力衰退,短期記憶(short term memory)比長期記憶(long term memory)較受影響,所以陳年舊事還記得,近來的事反而記不清楚。曾診治一位婆婆,兒女都成家及移民外國,留下夫婦兩人在香港生活,丈夫不幸在多月前離世,她自己也出現腦退化的情況,間中會做一些危險的行為。家中菲傭難以獨力照顧好婆婆,較理想的做法是安排她入住適合的院舍,但因輪候需時,唯有短暫入院照顧。當時的婆婆聲淚俱下的哀求不要入院,因為要趕回家煮飯給丈夫吃,我們提示她忘記了丈夫已經「走咗」,婆婆猛然醒覺,哭得更悽慘,聞者心酸。婆婆入院後也多次強烈要求出院回家照顧丈夫,護士們雖然不想,但仍提醒她已忘記的事實。

有一種類似的情況,稱為「偽癡呆症」(pseudo-dementia),一些病人因身體問題,例如電解質失衡而引起的精神紊亂,或者因嚴重抑鬱而影響認知能力,會導致有失憶表現,但在這些「可還原」(reversible)的病因被處理後,認知能力就可回復正常。我有一位年長的親戚,因為痛症入院,當晚卻離開病床坐在地上,對護士說:「我依家煎緊魚。」家人們知道後都擔心伯伯開始腦退化,但後來在出院回家路上,伯伯比其他人先睇到一架由側面高速駛來的汽車,大聲提醒在駕車的女婿,家人的同一反應是:「佢仲醒過我哋!」事後的跟進亦證明伯伯已回復如以往的「醒目」。

多年前,我曾到內科病房評估一位老人家,內科醫生發覺很難與他溝通,因為他「講得就講」、「一時一樣」。原來老人家是個典型酒徒,飲酒飲到營養不良,近年更開始失憶,偶而有情緒高漲。當被問及一些個人資料時,他會假裝記得而信口開河,臨床稱為「虛談症」(confabulation)。我和病人素未謀面,但我對他說:「黃伯,尋日我同你去咗中環飲茶啊。」老人家於是回答:「係呀,果度啲點心好好食,我食咗好多碟,更多謝你埋單。哈哈…。」

不過,有時候錯誤記憶的內容可以是很沉重的。有一天,警員帶同一個舊病人來見我,想了解他的精神健康情況才決定如何處理。原本這個曾多次有嚴重抑鬱的病人到警署自首,說自己是報紙頭版所報導的謀殺案的兇手,報案室的警員當然變得非常緊張,但細問他犯案的細節,他所講的和已知的環境資料卻是風馬牛不相及!其實,這病人抑鬰病復發,極度的負面思想,使他「記憶」起自己曾做過非常醜惡的事,醫學上這叫「妄想記憶」(delusional memory)。當我追問這病人時,他回答說:「醫生,世間上呢種喪心病狂的事,唯有是我咁樣的壞人先做得出,你哋唔駛問咁多,就拉我去坐監好喇!」

「唯有聽從我的,必安然居住,得享安寧,免受災禍的驚恐。」〈箴言 1:33 〉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