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精神健康 — 全民共享(二)

今天,診療室來了老朋友的小弟,他自青少年時期開始,已有異常行為,加上耳邊不停地出現的控訴聲音,故未能集中精神進深學業,在日常生活中對家人和朋友充滿猜忌。因著反覆的病情,進出精神科醫院有數次之多。他就是如此被思覺失調折騰了二十多年,幸好得到母親和姐姐不離不棄的照顧,鼓勵他依從醫囑服藥;還有學校校長的愛護有加,讓他過去十年留守在學校庶務工作的崗位。雖然每次覆診都要求減少藥物份量,小弟還是每天聽從醫囑依時服藥,風雨不改地依時間上班,與母親、同住姐姐和孿生弟弟和睦相處。

那天,在診療室出神地聽著小胖子說故事。小胖子早年在美國留學時進過精神病院,完成大學課程就回到香港延續精神科治療。那時而低沉,時而亢奮的情緒伴隨著他的成長。他這些年無間斷地嘗試了不同行業,大都帶來大小不一的挫敗感,唯新近的工作卻讓他感到滿足。患有20多年雙相情感症候的小胖,心中很清楚和了解在不同階段如何與不同醫護專業人士合作,以穩定自身的病情。現在的他成為這個專業團隊的一份子,在非政府福利機構參與朋輩支援工作,以自身患病經驗和生命故事,幫助和扶助正在復元路上的同路人。 

明天,朋友約定了老陳和他的個案經理將來診療室相見。老陳有一段不平凡的過去,是那難治精神病的早期患者,曾與醫護和照顧他的母親有一段很長時間的磨合,甚至不時對年紀老邁的母親拳腳交加,也向醫護口出惡言。近年同時使用不同口服藥物和注射長效針劑,好不容易才將惱人的病徴控制下來,而院方也為他編配了個案經理以幫助復元,維持難得穩定下來的病情。明天的見面,是要討論一下如何平衡年老多病的母親和有長期病徵的老陳照顧上的需要。 

嚴重精神病是指長期和有復發風險的病患,包括思覺失調、雙相情感障礙及少部分未達療效的情緒病和妄想症等。以思覺失調為例,國際研究都發現1%世界人口患有精神分裂症,且帶有遺傳因素。香港中文大學牽頭完成的香港精神健康普查,發現有逾3%人口出現思覺失調徵狀。現時公營醫療系統處理4至5 萬多精神分裂症患者,在私營系統接受治療則未有數據。就以上比率計算,相信仍有為數不少患者,因著種種原因如缺乏病悉感、社會及個人標籤效應、社區歧視等,未能及時求醫並接受合宜的治療與康復。要離開嚴重精神病患的陰霾,每一位患者都要接受合適治療和認定自身的復元需要。社會整體應該多表達包容與關懷,讓他/她們經歷驚濤駭浪後,能重回平靜的港灣,得享精神健康與復元。 

「我要歌頌祢的力量,早晨要高唱祢的慈愛;因為祢作過我的高臺,在我急難的日子作過我的避難所。」〈詩篇59﹕16〉

盧德臨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