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趣談 之 我死梗啦!

首個個案是一位37歲的女士,極度恐懼自己會因高血壓爆血管,雖然家庭醫生已多次確定她的身體正常,但她的擔心卻沒有減少。細聽陳述的故事,原來她有兩位女性親戚,在37歲時都患上嚴重的心血管病,在這些聽聞的因素之下,病者已先入為主認為年輕便發作的大病,與遺傳因素有很重要的關係,所以急於檢查自己是否也有患病,包括高血壓。當她以「我死梗啦」的心情去診所檢查時,量度的血壓指數更是高而飄忽。最近,她經常求診的那位老西醫突然停止應診,聽街坊說他因心臟病發走了!她更憂慮自己的血壓問題,有時每天四次到診所去量度(當時未流行家用的小型血壓計),但這個是長期的消費負擔,她開始吃不消。跟著又去了收費較便宜的中醫師那裡量血壓……。

在我們首次見面時,我花了不少努力才能和她建立信任的關係,從她的角度去理解她為何如此恐慌。在第二次見面時,有機會仔細的了解她和兩位得病的親戚的關係,然後劃出她的家譜(family tree)。有了準確資料後,我告訴她,雖然大家是親人,但其實只有姻親關係而無血緣關係!病人以詫異的眼光望著我,重複看清楚家譜上劃下的每一條線,終於明白﹕「我同她們原來是無血緣關係!」病人再見我多一次就沒有再覆診了。

另一個案,是一位當救護車護理員的中年男士,他由內科醫生轉介而來,也是深信自己得了大病而非常焦慮,看過不同專科的醫生都找不到任何病的蹤影。其實,這位男士在工作上見過許多重病急病,也遇過嚴重創傷血肉模糊的情境,但因為這都是「他人的事,唔關我事」,故都可以「百無禁忌」地去處理。但近一個月來世界都變了,同組幾乎所有伙記都遇上不測,有人意外身故、有人撞車、有人忽然發現患末期癌病,故他相信自己都會「死梗」患上大病。 

他在醫生的協助下曾入住不同醫院的各專科病房,但醫生都以「檢查不到有病」來作結論,卻未能即時開解病人。慢慢地,他甚至懷疑自己是患上世間罕見疾病,一般醫生是看不出的。在初步接觸這病人後,我知道說「你其實冇病」是徒勞無功的,而由另一方角度看他確是有「急性壓力反應」(acute stress reaction)的表徵。當我耐心聽他的故事,而不馬上反駁指他的憂慮是「多餘」、「想多咗」,很快,他也開始願意聽取我的專業分析。我說,他認為自己患病的想法在某程度上是對的,因為他現在要見精神専科醫生,幸好病情不會致命,亦「有得醫」。病人很接受這個推理結論,加上短期的舒緩藥物治療,他很快就可以停止覆診了。

這兩個「相信自己死梗」的病人能快速好轉,是因為適時在他們的「健康信念」(health belief)上找到適合的切入點,再加可接受的「新」想法,原本的心結就解開了。

「耶穌聽見了,就對他們說:『健康的人不需要醫生,有病的人才需要。』」〈馬可福音2﹕17上〉

鄺保強醫生
精神科專科醫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