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Q家庭接見室 之 培養一顆赤子之心

早前提及,在家長專線(6010-4224)的提問中感受到現代家長所面對的挑戰及壓力是何等的沉重,我認為最致命的不是來自投訴孩子的頑皮行為,而是家長對自己的無力感及「捱打」狀態。其實,在接見過無數苦媽的個案中,我發現她們真正不滿的並不是孩子的不合作、反叛等外在行為,而是內在自我批判的聲音﹕「我讀書少,唔識教仔女。」「我好無用,是我害了他們。」「身體又有痛症…。」「我是一個失敗的母親/父親。」等產生的極大挫敗感和沮喪。當然,這也與父母的成長背景有關,例如愈多童年創傷經歷的人,面對培養孩童所受的挑戰及阻力就愈大。雖然可找輔導員幫助重整生活的參考指引及提示,但真正能改變的是在於自己能否有勇氣放下過去的歷史包袱、不作傷害自我的負面批判,並將那些引申出來的負面情緒與內在需要和感受作連結。如果你運用得好,這將是一份屬於自我成長的大禮。

在新型肺炎疫症期間,為了協助父母做好防疫的生活模式,我選擇搬回家中與父母同住。相隔20年也未曾與父母同住的我,也需要適應期去處理當中不同大小事上的修補、重整及復原的相處歷程(我在之前的專欄中也分享過一些心得發現)。最令我感到辛苦難耐的是,學習如何與一個從小到大也近乎沒有溝通過的爸爸相處。在我心中,他是一個只懂得照顧好自己的男士,我曾多次為他想出一個讓自己可諒解的理由,就是他從小是被他的媽媽呵護備至,無憂無慮地成長,所以他不習慣運用「為人想多一步,主動走多一里」的思維方式。直至最近,他在家中嘆息自己在疫情中活得好苦,每天在家中好像等死一樣。當我聽到這埋怨的聲音時,心中真的產生了極大的憤怒,因為減少外出食飯,我需要負責到街市買餸及處理家中所有家務,而媽媽就負責煮飯。爸爸在家豈不是正享受著猶如皇帝般被服侍的豪華式生活嗎?那有甚麼可怨的呢?在負面情緒接近時,我習慣即時做自我省察練習,就是自我反問﹕我的想法是真的嗎?(爸的埋怨真的是代表他不懂珍惜所擁有的幸福?)如是,我能否肯定這是實況?當我繼續持有這想法時,我的反應是甚麼?(我會感到更氣憤,甚至幻想爸是我在拳撃賽中的對象而想置他於死地。) 當我停止這想法時,我會是個怎樣對待爸的人?(我會願意從客觀的角度去明白一個人長期在家中防疫,有這些怨氣話也屬好正常的表達。)當你願意在難受的感覺上多作以上自我省察的反向思考練習,那你會發現原來只要轉一個角度,就會豁然開朗。

人起初的困惑往往是來自一個想法,但後來卻發展成痛苦,就是對這想法的一份執著,即選擇去相信這想法是絕對及惟一的真理,而沒有勇氣加以驗證其真實性從而去面對真相。當我願意虛心聆聽自己內在的聲音(連結需要和感受),我發現原來18歲之後的我,成長的責任全是由自己來決定,與我爸爸無由。

「不可使慈愛、誠實離開你,要繫在你頸項上,刻在你心版上⋯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他,他必指引你的路。」〈箴言3﹕3,6〉

馬君蕙
家長EQ課程訓練顧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