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珠璣集~疫情之下的環境衛生

這次新型冠狀病毒 (COVID19)疫病防控期間,不僅給醫護工作者帶來了嚴峻的挑戰,也給很多環保工作人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處理供水排水、廢物等等問題。尤其是在某些COVID19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患者的糞便中檢測出陽性COVID19病毒核酸,引證到病者糞便中有活病毒存在的事實。2003年沙士(SARS) 時淘大花園的慘痛經歷,香港市民仍記憶猶新。經過沙士一役之後,很多香港人都認知到排水渠管的U型隔氣管必需長期儲水以防病毒從污水渠進入屋內,及沖廁前必須蓋好廁板的做法。

很多人關心病毒會否通過飲用水傳播。世界衛生組織(WHO)編寫的《飲用水水質準則(第四版)》中表明,流感病毒和嚴重急性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SARS-CoV)不屬於「通過飲用水傳播的病原體」。香港在食水處理過程中加入氯氣,除清除水中的病原體外,亦讓經處理的食水含適量的餘氯,能確保在供水過程中衛生而不受病原體污染。濾水廠出來的食水中餘氯含量,一般為每公升1毫克。因應近期COVID19病毒疫情,水務署採取了審慎的措施,將出廠的食水中餘氯含量,由每公升1毫克提升至約每公升1.2毫克,以加強保障;而餘氯的含量在提升後,仍遠低於世衞建議等於或低於每公升5毫克的標準指引值,所以是適合安全飲用。

疫情之下,令我聯想到病毒產生與環球暖化的關連。氣候變暖與極端天氣的增多,加劇了物種變異,從而滋生出新的病毒,亦加劇了病毒的蔓延,在一定條件下通過野生動物而傳染給人類的機會。同時,氣候暖化導致世界各地的冰川加速融化,有可能使多種本來被困在萬年冰層裡的原始病毒釋放出來,從而威脅人類。我們沒有證據證明今次新型冠狀病毒的產生和傳播與氣候暖化有關,但近幾十年來,全球氣溫加速變暖,而全球發生重大病毒的疫情亦較頻繁,這樣看來,病毒產生與環球暖化亦不無關係。

鄧允明博士
英國特許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會員(MCIWEM)
英國特許環境師(CEnv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