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我們從甚麼時候開始遠離?

很多夫婦面臨婚姻關係疏離,有些選擇「各自各精彩」、有些選擇宿命論的「捱」下去、有些沉溺在不健康的興趣中、有些讓第三者進駐,當出現上述的情況時,大家會傾向執著於改變這些行為,然而卻疏忽了這種關係是甚麼時候開始、怎樣形成。

大家不妨從親密度和責任感這兩個影響夫婦關係的元素出發,探索他們之間的獨特和互惠影響。親密度是從情感反映出來的,會感覺到愛慕、甜蜜、愉悅、互相需要、互相欣賞、互相連結。親密度的建立來自於許多關注,經常的溝通,期間的聆聽、不帶批判的交流、坦然表達的情感,會逐漸增加互相需要的感覺;從非口語的動靜中察覺對方的需要,漸漸地建立了默契。

曾經有一位丈夫形容,有一些很私人的動靜,只有在太太面前才可自然地做,例如挖鼻子,因為太太接納他,且不會覺得厭惡;性愛的滿足,也代表著擁有和依附的感覺,並從中建立了忠誠。此外,支持對方的夢想也很重要,因為支持是把對方的渴求放在首位,誠懇地表達對對方目標的見解,不予否定;還有的就是二人有共同解決問題的決心,這部分正正是和責任感結連,面對的事情並非單一或是對方的責任。的確,兩人共同找出方法,會感到同心的力量,不會覺得孤單。

責任感是從行動反映出來的,彼此從自己的角色出發,包括作為丈夫、妻子;若有子女,更有父母的角色,設想如何維護家庭的需要。責任感會牽涉到以家庭或夫婦關係為出發點,多於個人的滿足感、時間、金錢、家務、教養子女、原生家庭的照顧等等,都需要兩人共同承擔。值得細想的,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能力和專長,因此,承擔並非以公平為原則,而是選取擅長的。此外,大家也需注意,承擔家庭責任的同時,個人也是在成長中,例如個人的事業、興趣也在同步發展,故此,所有責任的分配,都反映出對對方的了解,這也就是和親密感連結的地方。

梓熹和朗晴結婚初期,兩口子的親密度是非常高的,下班都趕著回家,爭取見面的時間。不管誰做菜,總覺得好滋味。責任感也開始提高,大家為了家庭努力付出,例如計劃生育、開聯名戶口儲蓄、供樓等等。過了幾年,第一個小朋友出生了,新生命帶來了無限喜悅,同時也帶來了壓力。梓熹和朗晴把所有的專注力都放在孩子身上。漸漸地,所有的話題都是有關孩子的,他們都把自己的需要放下。他們都把責任感抬得很高,朗晴希望梓熹分擔育兒的工作,梓熹卻因為家庭開支而加班工作。他們都很努力,希望把責任做好,然而卻疏忽了情感的交流;此外,因為身體的疲倦,情緒也出現繃緊。溝通時,只求解決問題的結果,忘了傾聽交流的過程,一切都變得理所當然,兩人漸漸地失去了互動的樂趣。固然,孩子並非奪走夫婦關係的因由,而是他們把責任感取代了親密度,忘記了自己需要被愛、被肯定、被尊重的情感渴求。梓熹和朗晴都是很愛對方的,若然他們能讓親密度和責任感互相融合,相信他們將重新走近,重拾歡愉。

陳小碧
個人/婚姻/家庭治療師
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2020_Mar_11_EQ

1 thought on “婚姻親子輔導室 之 我們從甚麼時候開始遠離?

AC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