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安能辨我是雄雌?

A君出生時是男性,卻千方百計透過變性手術及口服女性荷爾蒙改變成為女生。反過來B君出生時是女性卻又千方百計進行外科手術切除乳房、卵巢及子宮等,又加上男性的特徵,要作男生。巧妙的是A君遇上B君,不但一拍則合,更是深感相逢恨晚!他/她們現向政府申請合法結婚。到底我們該怎樣看待這事呢?

現時「易性」的意願往往從人權的角度入手,再加上現代醫學手術與男女性荷爾蒙及藥物的運用所帶來易性的功能與可能,已成為今日社會爭議性的議題,眾說紛紜。世界不少的國家都正在努力地立例確定其官方性別認同的立場。有西方較為開放的國家在孩子出生時,除了「男」(M) 和「女」(F) 的性別認同之外,亦有「X」性之選擇,即非男非女的性別認同。成人易性手術後成為易性人士(Trans) ,有權選擇自己的性別認同。現時在加拿大不少的地方之公廁,已有標誌公開指定易性人士Trans可以按其選擇的性別認同自由使用。昔日一些不男不女,似男非男,似女非女,和易性的人士被社會視為怪人而不被接納,如今社會已視這種態度為歧視,認為我們都要尊重每個人自己認同的選擇與性取向,甚至有傳统性別概念的人有受反歧視之苦!

上期我們已指出,根據美國精神科醫學會《精神紊亂診斷及統計手冊》第五版 (DSMV),基本上“sex”是指人的生理性別,包括基因及生殖器官等;而“gender”是指人因心理因素的影響而形成的性別,包括性別認同及性取向。前者指與生俱來的性別,而後者指當事人自己的性別認同。今日不少專業的心理治療師都要「尊重」案主的個人權利與意願,處理性別認同的個案。

其實本個案的問題之根源出自辨別雄雌所用的原則與基礎。按現時一般社會對「易性」的開放和接納,政治正確的處理是只須考慮A和B君是否具備當地政府合法結婚的條件。「安能辨我是雄雌?」這問題,政府其實早已在容許「易性」確定。

話雖如此,基督徒雄雌之分的立場出自聖經的教導:於是,神照自己的形象造人;就是照著神的形象造了他;他所創造的有男有女。」〈創世記1﹕27〉故此,我們至终的看法在乎我們判斷所用的基礎。

李耀全博士
「醫、法、理、

20190Apirl_2_MED_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