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道」與神同行的委身和事奉 — 訪教會關懷貧窮網絡主席李炳光牧師

「要與喜樂的人一同喜樂,與哀哭的人一同哀哭。」
《聖經新譯本》〈羅馬書12﹕15〉

幼時貧窮和飢餓的經歷和日戰時代目睹周遭人士餓死慘況,讓李炳光牧師特別敏感和關心貧窮群體的需要,從牧養事奉之崗位退下來之後,毅然走上關顧基層人士的委身之路,「香港貧富懸殊的難題是漫長的,跨代貧窮的問題更為嚴重,如何扶助?就是讓人知道基督教信仰的愛不只是掛在嘴邊,而需實踐、身體力行地行出來。」
                                                                                                                                                文﹕謝芳

初期的失業支援網絡

這天的訪問,談到「教會關懷貧窮網絡」(教關)成立的背景。IMG_5371李炳光牧師憶說道,在2002年,香港面對日益惡化的失業情況,自殺與家庭暴力增多,社會悲觀情緒蔓延,因此於當年4月創立「教會關注失業行動」,向教會和社會人士籌募經費,創造超逾1,000個創業和就業職位,並成立教會關注失業行動支援熱線,為失業人士提供情緒支援及擇業輔導。同時亦聯繫多間基督教機構,包括工業福音團契、基督教勵行會、新福事工協會等,開展不同形式之失業支援計劃,以幫助各區低下階層之失業人士就業。

「當時幫助了千多人找到職業或創業;或提供經濟上的支持,做簡單的小生意,結果反應相當理想。又經過一段時間,香港的失業問題已不再像先前般緊張。一班教會領袖又再聚首,我們看到香港的貧富懸殊嚴重,跨代貧窮尤甚,原因是看見下一代無人管教,無人照顧,缺乏朝氣和上進心,沒有努力感,生活沒有方向,只在街頭留連玩耍;而作父母的亦終日為口奔馳,也缺乏管教小孩經驗。曾問過若干小孩將來有甚麼目標?他們的答覆最令人難過的,是『希望像父親一樣取得“綜援”。』聽後更加激發我們去關心他們。」

正式建立全港性的扶貧網絡

2006年4月「教會關注失業行動」正式定名為「教會關懷貧窮網絡」。教關積極聯絡1300多間堂會,1400多間基督教機構和學校,並得三間香港富有代表性的教會機構(「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香港基督教協進會」和「教會更新運動」)的支持,建立一個全港性的扶貧網絡。起初只是集中物質上的救濟,後來更改變方向。「感謝專門研究輔導工作的理工大學的教授陳清海博士,他當時試行一項『生命導師』計劃,就是讓小朋友有生命導師同行。每星期或每月的定期見面,與他們一起生活、聊天、吃飯、逛街、到公園或其他地方遊玩;鼓勵他們儲蓄,即他們儲蓄一元,我們為他們籌款一元,希望他們到十六歲時,可以用作進修、升學或創業之費用。首年的試驗,發現參與的小朋友無論在思想、上進心、積極性等態度都有明顯的改變,在學業上亦有進步。當計劃完,在結業禮上的場面實在令人感動,看見從前全無生命目標的小孩子,現在可以作各樣的表演,話劇、演講、魔術、分享領受。問及他們的期望時,不再滿足於取得『綜援』,竟有人說要做特首、醫生、工程師、消防員等工作,這些改變是我們始料不及的,家長在台下聽後,都禁不住淚流滿面。當我就趁機在台上呼籲︰『讓我們一起來關心你們的孩子好嗎?』全場都報以掌聲。此種結果不是單靠金錢所能達致,而是出於生命影響生命。」

(以上計劃後來得政府支持,成立了兒童發展基金,而儲蓄方面改為三年一期。)

青年向上流動嚮導計劃(YUM

他說,「教關」一直都採用網絡的方式,鼓勵教會採取實質的行動。「不單是扶貧,更要幫助其脫貧和抗貧,進而使其自力更生,『與其給他魚吃,不如教他釣魚或打魚。』這就是我們的方向,而『生命導師』和『物質援助』只是其中一項計劃;而最近正推展另一項名為『青年向上流動嚮導計劃』Youth Upward Mobility Mentorship Program(YUM),聯絡了許多大公司、大機構的行政總裁(CEO),與他們分享了我們的異象。目前香港的三三四的新教育制度,一次考試便定生死,能夠入大學固然理想,入不到大學就相等於沒有希望,唯一希望就是修讀港府所鼓勵的副學士,但學費比大學還要昂貴的副學士前途卻是渺茫,許多畢業生都不獲聘用,以致令這批年青人都對前途缺乏希望,甚至產生自卑感。『青年向上流動嚮導計劃』(YUM)就希望能幫助完成了中六學生,但考試成績不理想的青年人。」

「參與計劃的機構中,為這些年青人提供職位,日間作學徒,晚上就繼續學業,作學徒期間還有基本薪金。這是甚好的機會,但可惜許多家長都不甚支持,認為工字不出頭,其次就是部分年青人缺乏上進心,所以推行上十分吃力,每年參與的只有數十名學生。有大機構的CEO跟我說︰『牧師,我樂意作好事,但無法幫別人管教孩子呢。』不過,現在我們仍會繼續努力,盼望上帝加給我們力量和信心。」

李牧師說,「青年向上流動嚮導計劃」(YUM)現在仍在試驗階段,可行的話,我們也會隨即交予其他機構接手。「貧窮既是結構性的問題,也同樣是人本身的問題,所以現時只能嘗試去改變人心、改變人的態度、改變人的生活。事實上,結構性的問題成因錯綜複雜,令其不能發展下去,以致我們仍不斷在困難中掙扎,有時也令人感到氣餒。我們了解、明白當中的問題,也要讓人知道信仰是實踐出來的,信仰是需要行動,不是空談。我們也希望教會在社會上能發揮影響力,究竟教會存在的目的為何?不單是維繫一群人在四面牆內談愛心,實在也需要關心外間社會的需要,並且以行動實踐出來。」

真正的牧養模式

今年踏入八十歲的李牧師仍然不輕易言休,多年前退休後,亦組織了MEM循道衛理佈道團,至今已出任了十多年佈道團的團長,主持超過千場的佈道會。「我特別專注幫助小型或不知如何辦佈道會的,或請不到有名講員的教會,教導他們如何培訓和組織佈道會,並以多元性的方式,如話劇、福音魔術、歌唱、生命的見證等,曾接觸過數十萬人,信主者也達數萬人,這是我人生的目標。感謝天父和教會給我機會、讓我學習、讓我思想,也讓我委身,這是所謂『無悔的委身,喜樂的事奉』。感謝主給我一顆童心,也能悲天憫人,對貧窮敏銳,對苦難敏感,對自我儆醒和有積極事奉的態度。」

他認為作為牧師應具備了解人、明白人,以及如何去接觸人、關懷人和愛人的特性,「我們是做人的工作,不是做一件事情,要多接觸人,才能了解明白如何去關心他們。這份關心十分重要,如有家人離世的,你若跟其家人說︰『節哀順變。』對方會感覺到這只是表面的關懷︰『現在去世的是我的親人,如何節哀順變?談何容易?』其實,安慰不是說說便了,應該與他們一起,正如聖經所說︰『要與喜樂的人同樂,要與哀哭的人同哭。』〈羅馬書12﹕15〉與他們一起哭、一起笑,如耶穌一樣,這才是真正牧養。」

一生中也免不了有起跌,路也不會一直平坦,最能支撐著李牧師的就是﹕「耶穌說︰『…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馬太福音28﹕20〉這句說話對我有很大的幫助,當我低沈的時候,神就與我一起;當我失望的時候,上帝知道;當我灰心的時候,祂會負責,因為是祂揀選我的,那我便不會焦急。我覺得神的同在同行,十分重要。」

2019Mar_4_TST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