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法、理、情」之 女兒病情的私隱權

現今社會人際關係非常複雜,人與人之間出現很多互信問題,作為醫者除了照顧病人身體的疾病外,還要處理他們的心理、家庭、以及人際關係的種種問題。醫者在每一個醫療相關的決定時,是需要平衡多方面的因素,很多時候卻沒有一個絕對準確及安全的答案,總要承擔或多或少之風險。而病患者及家屬可能對醫生存有不設實際的期望,加上溝通上的誤會,會引致彼此互不信任,大大影響醫療成效。當然醫生為了避免法律訴訟之風險,絕對可以按本子辦事,實行防衛式醫療,即對病人所出現之病徵,無論如何都做足所有相關之檢測,因而浪費了很多醫療資源及耗資龐大醫療費用,對病人及社會都是沒有益處。

互信是臨床治療之基礎,若病人對醫生失去信心,不論醫生有多高明醫術亦是無補於事;同樣地若醫生對病人的誠信存疑,亦會影響診斷及治療,甚至因此而拒絕提供所需之醫療服務。前文中所提及的個案正反映人與人之間之信任問題。十四歲半的少女阿美到相熟的家庭醫生陳醫生請教關於避孕和性病的知識,亦曾取過避孕藥和事後丸,並哀求陳醫生不可讓她的父母知道。但當阿美媽媽再三追問陳醫生關於女兒的近況時,問題便出現了,令陳醫生感到惶恐不安!

首先,阿美和父母之關係是否有很大問題?若女兒不能信任至親的父母能夠幫助自己解決生活上之難題,而要極力隱瞞及嘗試用自己的方法處理,彼此互信程度可想而知。同樣地,媽媽不願意信任女兒,要私自向陳醫生三番追問,難道作媽媽的不可以直接與女兒好好溝通一下,讓她自己道出秘密找醫生之原因?站在陳醫生的立場,以阿美未成年為由,在沒有監護人同意下,根據法律是可以拒絕給予治療,更無需要替她保守秘密來隱瞞父母,但這樣冷酷地處理阿美在此時期的身體及心理需要是否為醫之道?既然承諾了阿美要為此保守秘密,豈能隨意反悔?若為了自保去跟隨法律上的條文而把阿美的私隱揭露,告訴她的父母,深信阿美對陳醫生多年所建立的互信關係便一朝盡毀。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往往存在著以上所討論的張力,並不是三言兩語,一聲對與錯或引用某些法律條例便能解決真正的問題,良好的溝通及互相尊重顯得更為重要。畢竟在現實生活中,即使盡了一切努力,人仍是會失信!但對於基督徒來說,並不因此而絕望,因為上帝是全然公義和信實的!

「在一切臨到我們身上的事上,你都是公義的;因為你所行的是信實的,我們所行的是邪惡的。」尼希米記933〉

小驢
「醫、法、、情」

20190Feb_26_ME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