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德淳「EQ接見室」之建立有情緒傾訴的文化 

我與孩子面談最感滿足的是﹕從起初十五分鐘的不情願到最後近一小時結束前,他們帶著那份微笑及放下心頭大石似的安然地離開。可能你會認為這有甚麼出奇,小孩本來好容易開心,他們實屬天真無邪、無憂無慮的一群,但經驗告訴我,每五個孩子中就有三個談及「為何自己不願意向父母透露心事」的無奈時,而突然大喊起來。我相信這一代的小孩常被父母責備不夠專心讀書和對任何事提不起興趣的真相,是他們的心理疲勞大過生理疲累,即常處於心理負面的狀態中,而這些情緒干擾就成了分心的致命來源。因此,他們給人的印象多是固執、常與人相比較後而很在意、難於因應不順境而作出變通。

一個讀小五的女孩子說﹕「我的心事多是關於做錯事上,與朋友講會得安慰,但同父母講只得到責備。」另一個讀小六的男孩子說﹕「我曾嘗試將未能解決的事向父母請教,結果不但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反換來大條道理的轟炸,但最無聊的是,永遠勝利只屬父母一方。我無論講甚麼都說不過他們,漸漸感到好自卑。」一個讀中一的女孩子説﹕「我不想同父母講任何事,見到他們就有一種討厭及自責的矛盾,因討厭他們常迫我做不喜歡的事,又一定沒有選擇的餘地,最重要的是他們不信任我有處理問題的能力,故我會懷疑自己是否真的咁無能。」

其實,為何一家人難於坦承地討論以上的心結呢?我認為一家人先要建立有情緒傾訴的文化氣氛,其表達的目的不是為了一刻不吐不快的舒服而不需對講話負責任、不是證明自己的道理是對的,也不是只想對方改變來遷就自己的不安感,因這不是溝通,而是一場交易。一場珍貴的交談,能讓彼此享受到有被重視的感覺(be priced),讓不安的心靈有泊岸走近彼此的安穩(harbouring effect),最終是為了建立互信及關愛的家庭。世上有一些表面看似簡單的道理,但想深一層,簡單的背後其實殊不簡單,只有當你願意縮細那個我,將對方的感受放大時,才有機會看到這份簡單中的美,這是多麼令人嚮往。

「你心裡不要輕易動怒, 因為惱怒留在愚昧人的胸懷中。」傳道書79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2018Aug_22_EQ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