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兒個案

張伯是一位退休的中文老師。雖然不敢自稱為老師宿儒,但已覺得飽受聖人薰陶,教學多年,兒女亦幼承庭訓,俱學有所成。對儒家學說,他偏向苟子的性惡論,小兒是應當教育,並施以適當體罰的,棒頭出孝子,母應慈而父應嚴,而他的孩子們都是這樣成長,並且功效昭彰。所以他的課室裡放有一把木尺,如從前的老師宿儒的戒尺,只是這普通的木界尺,打不傷人的,偶一用之,他是輕輕拍拍手板以為戒而己。而家中也備有籐條,用在罰教子女之用。

張伯退休後閒時會幫忙看顧兩歲的小孫子。爺孫感情很好,孫兒特別愛聽爺爺講故事,只是這小孫子聰明有主見,不理會大人的勸阻,頑皮起來,也會遭爺爺打打手板或拍拍肥臀作罰示,偶而哭哭過後也相安無事。過了幾年,孫子漸長並考入國際小學就讀,兒媳十分高興和感驕傲。有一次,孫兒如常到爺爺家,玩得興起時,東奔西跑,沒有聽進爺爺的「小心跌倒」的警告。終於,跑了幾回後,真的撞到木櫃而跌倒了,沒有受傷,郤把嫲嫲心愛的古董花瓶打破了。雖然事後小孫子已道歉,但張伯認為他事前無視警告,有需要處以懲罰,於是就拿起木尺。在肥臀上輕輕拍了數下,並解釋了被罰的原因,並讓孫子哭著回家。

一星期之後,媳婦與丈夫帶同兒子來找張伯。原來,國際小學的老師曾上門找張伯媳婦了解情況,並直指任何拍打他也算虐兒的行為。這源這小孫兒上學時,向同學訴說自己因頑皮被爺爺用木尺輕拍肥臀數下作懲罰,這同學為他抱不平,說自己無論怎樣頑皮,家心也不會用打的方法;還教他用頑皮作向父母討價還價的一種工具。小孫兒帶著疑問走去問問老師,並將因頑皮被爺爺用木尺輕柏肥臀一事告訴她。該老師一聽見,立即告上校長,說話也增添了很多自己的想法,而校長決定讓老師家訪。張伯的媳婦很受西方自由教育的影響,反對任何體罰,當聽見家訪老師的各樣查問,自覺顏面全失,於是上門找家公理論。

張伯冷靜聽完整件事的緣由,並作了解釋,他堅持自己教養孩子的方法沒有錯,自己的兒女都是如此教大的,玉不琢不成器;並說很疼愛孫兒,只以小小體罰讓他對自己的過錯有所警愓,並且能緊記。張伯不斷張調,輕拍肥臀沒有造成傷害,也非在盛怒之下的出氣施邢。息婦聽完感覺家公所言合理。加上眼丈夫默言不語,不像有偏幫之意,故不再爭拗下去。但從此以後,家公和媳婦之間,漸生鴻溝,爺爺見孫子的機會也愈來愈少了……。

「不忍用杖打兒子的,是恨惡他;疼愛兒子的,墮時管教。」(箴言13:24)
「不可不管教孩童;你用扙打他,他必不至於死」(箴言23:13)

半兵
法理情」

2018Aug_7_MED_Low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