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外傭姐姐同行

「…我作旅客,你們接待我。」《聖經新譯本》〈太25﹕35下〉

從政府自 1970 年代初開始推行輸入外籍家庭傭工的政策至今,逾37萬的本港外傭已成為本港社會不可或缺的部分。有團體推行關顧服務,讓離鄉背井來港工作的外傭有一處舒緩減壓之所。

文﹕謝芳
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香港的外傭幾乎全是(99%)女性。根據政府數據顯示,至2017年底,全港有將37萬名外傭,現時外傭人口約54%來自菲律賓,約43%來自印尼,其他來自印度、泰國、斯里蘭卡及巴基斯坦等地。現時外傭佔本港勞動力約10%,在本港服務超過28萬個家庭。

一起在教會內慶祝復活節聚餐中華基督教禮賢會香港區會差會事工主任黃莉莉傳道接受訪問時指出,中華基督教禮賢會香港區會的外傭事工是一項跨文化服務,是與德國當地差會United Evangelical Mission (UEM)於2004年開展的合作計劃。「最初目的是服侍來港的菲律賓女傭和牧養當中與 (UEM)有聯繫的菲律賓教會的會友。後來看見來港印尼女傭在工作上面對著許多困難,而本地亦缺乏服務印尼女傭的基督教機構,德國宣教士黃韓耐莉姑娘(Annelies HaHn Wong)建議轉向服務對象,加上(UEM)在印尼亦有相當多網絡,短時間內已聘請第一任的印尼同工Ana協助發展。

她說,發展的初期未能得到本地人太多的認同,因為受助者是印傭,有些既得利益者或中介公司根本不希望社會上有這類型的服務。另外,存在如何選取合適的課程給予印傭參加和課程的內容由誰去編排負責等問題;而且服務提供主要在星期六及日,要找優質的基督徒導師有一定難度,因服務目的不單希望提升印傭工作的能力,同時也教導她們如何提升自我保護和對工作權益的理解,以及如何面對文化不同帶來的衝擊等。「感恩的是,黃韓耐莉姑娘精通德語、英語及流利廣東話,加上外國人身份,在港亦育有兩名兒子,給受助者一種親和、良善、母親的正面形象,解決了許多因文化及語言帶來的障礙。至於以上列舉的困難,當時主要由她及Ana合力解決。Annelies的人脈網絡相當廣泛,加上禮賢會香港區會及德國教會在禱告及經濟上的協助,困難的情況也大大舒緩。」

外傭表演舞蹈「由於我們服務對象主要是伊斯蘭教背景信仰的穆斯林,加上Annelies及Ana都以提供優質的服務予對象為主,服務本身已經彰顯著主耶穌基督對世人的關愛,所謂直接的佈道已經在服務裡及同工們待人接物之中表達了。加上,中心與印尼領事館、其他本地服務外傭的伊斯蘭機構及印尼教會亦有聯絡,因此不宜採取太積極的傳福音方法。如有對福音有興趣的印傭,我們都會選擇轉介給本地的印尼教會作出跟進。」

在這裡已有七年前線經驗的黃傳道坦言,與印傭溝通並不容易。縱使已到印尼當地語言的學校接受訓練,對印尼語言基本上能夠講、聽、讀、寫及處理簡單的溝通。不過,印傭八成以上都來自爪哇島(Jawa Island),她們比較喜歡用當地語言溝通而非官方的印尼文。因此,每當她們在閒話家常時,她也盡力去理解當中的內容。而另一障礙是文化,爪哇島的文化像中國傳統,講求體面、儀式、再加上摻雜伊斯蘭教的思想,與她們相處時也有碰壁的時候,就算是與印尼同工相處也是一種學問。」

被問及現時外傭普通面對的困境和情緒困擾時,黃傳道指出,隨著互聯網及資訊發達,加上印尼政府也正視輸出的外勞情況,現時外傭普通面對的困境與過去十多年已經不一樣,偶爾有虐待個案或偷竊,至於短付工資或不提供休息日的情況已收善。「但是,有些更困難的情況卻漸漸浮現,例如非法居留、嚴重病患、與本地人或南亞裔人有性關係至懷孕、沉迷網絡問題(如結交異性、玩live、上載僱主孩子的照片)、同性戀問題、做兼職等。而情緒困擾實在是五花八門,普遍的精神情緒問題都好容易在她們身上找到,如思鄉、抑鬱、強迫症等。」她說,現時印尼外傭普遍年齡較為年青,介乎20-45歲,未婚者亦佔多數。

談到未來的事工,她強調﹕「今年開始,將會繼續與本地基督教機構勵行會及UN組織IOM合作發展能夠提供長遠而持續的個人增值服務,如長者護理服務的課程、兒童權益、精神健康講座等。」

中華基督教禮賢會香港區會差會外傭事工
地址﹕九深水埗欽街65-71號榮業商大廈1
電郵﹕info@mission.rhenish.org
電話﹕(852)23600793

2018March_26_TST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