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德淳「EQ接見室」之擁有幸福感的快樂

10.1.2018 A這位6歲的小男孩開心地走進接見室,甫入門,便給我一條智力考題﹕「豬與熊貓同樣是四隻腳的動物,但為何豬註定被人宰殺來作食物,但熊貓卻能被奉為國寶呢?」我聽後立即讚賞他很有創意,並繼續追問他自己的預設答案。

我從不輕看小孩任何提問,因我了解提問背後一定代表著某些有待被了解的心結。原來,這男孩來自單親家庭,每當看到身邊朋友有爸爸伴隨時,他會流著眼淚問媽媽說:「為何爸爸唔要我們,我知他唔係唔得閒見我,只是唔想見我!」也許,剛才那條思考題正反映他的內在心聲,就是大家同是小朋友,相比之下,為何有如此大的分別?有些被爸爸視為珍寶般寵而重之,有些卻像他那般如野草被棄掉的呢?

對這位母親而言,這也是一條難以回應的思考題。一方面要平靜自己的情緒,另一方面又要給孩子有肯定的安全感。此刻,我嘗試為這小孩打開多一扇思考之窗,就是想像如果那隻要被宰殺的豬會開聲講話,你估牠會對你講甚麼?他又開始運用他的創意回應我說:「哼,熊貓先生,雖然你不會被宰殺,但你只能一輩子困在有限的花園中行來行去,食完又瞓,瞓完又食,真無聊。我最後雖被殺,但起碼能哄我主人開心,帶給臏仔(這是指在接見室中的小男孩,因他喜歡食豬扒)快樂,幾有用呢!」從那小男孩的回應中,我發現他似乎選擇了另類的快樂,就是明白不一定需要有爸爸同在,只要他仍可與愛他的人一起玩,一起笑,這已是足夠讓自己快樂的理由了。

從以上個案中,我反省到讓人感到快樂的來源在乎自己對擁有幸福感的定義,這基礎一定不是建立在物質上或是一張好的成績表上,而是在健康關係的建立上。不論是單親或是雙親家庭,如家人能成為對方的關係調解生活導師,即能誠懇說出對感情的失意,並相信彼此感情還會轉好,那彼此的心就能更親近及達到平靜溝通的目標了。

「好像憂愁,卻是常常喜樂的;好像貧窮,卻使很多人富足;好像是甚麼都沒有,卻是樣樣都有。」林後6:10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