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戴基督恩典路 — 梁永善牧師


並不是我們憑自己能「承擔」甚麼事,我們所能「承擔」的,乃是出於神。〈林後3:5〉

在三十多年前,他創立了銘恩堂,當年4人聚會的堂會發展至今,已擴充至六間堂會,逾二千人的聚會。在訪問這天,梁永善牧師告訴記者,他真正卸下基督教銘恩堂堂主任一職,「我不是退休,是轉型,轉換另一種形式去作事奉。」梁永善牧師笑言在過去數十載全職事奉之途,雖遇荊棘,但滿有恩典。“Rather burn out than rust out.”(寧願燒盡,不願銹壞)和“Learn from yesterday. Live for today. Hope for tomorrow.”(活在當下),都是他的人生座右銘。

文﹕謝芳

2013年,梁永善牧師已清晰「轉型」之路,決意退下牧會的崗位,抽身教會日常行政工作,做一個自由的牧者。「許多人都驚訝我竟願意放下,我很愛這些教會,與眾弟兄姊妹關係也非常密切,但教會是屬於神的,我只是一個受託人。」他坦言轉型後的旅程有多個方向﹕(一) 去不同的教會講道;(二) 花更多時間在海外華人教會服侍,如在一些海外較偏僻、人數較少的教會,定期逗留較長的時間,幫助他們建立教會,如2017年去紐西蘭、斐濟、伊朗;2018年去委內瑞拉、澳洲及英國巡迴講道服侍;(三)多騰出時間閱讀書籍和進修。「你必興旺,我不衰微。」這是梁永善牧師在惜別會上對他的繼任人們的寄語。

影響人生的兩位導師

回望過去30多年的人士路,梁牧師談到對自己影響最深的有兩位﹕「第一位是建道神學院的老師丘育靈牧師。我十三、四歲已認識他,他曾到我的少年團契講道,現已去世多年。他的踏實、實幹、不爭權深深影響了我,令我有離職之念的也是他。他最後在幫助深水埗崇真會建立漂亮的教堂之後便退下來,由年輕的李牧師接任。他曾跟我分享,跟進過數不盡的會議、處理過無數的事,但完成之後便離開,非常灑脫。所以我也受到他的影響,建立六間教會之後欣然就此退下來。第二位影響我至深的是楊牧谷牧師,他影響我有數方面,首先,楊牧師曾說過,腦袋不是用來記憶,而是用來思考的。其次,他的一篇信息也給予我很大鼓勵。他說要為基督的緣故去嘗試新的事物,縱然失敗了也不緊要,因為那個過程也是學習的機會。所以教會能有如此發展,是我願意嘗試許多新意念,如最終行不通便會作檢討,這都是學習。最後,楊牧師的作品,如《啟示錄7教會》等,是很精闢的釋經講道,能應用於現今的生活又與當時的社會聯繫得上,這種形式對我有莫大的影響,提醒我講道不要離地,一定要與今日的社會有關。

他舉例說﹕「我主持一個節目「永善亂壇」,至今已十三年,是我秉承當年楊牧谷牧師《戍樓外望》一書的心態,環觀時勢,如何以聖經作回應或批判,我要給人看見原來聖經與現今的生活是息息相關,聖經是可以今日向我們說話,而不是一本古老的書。我的講道內容除了釋經,必定跟生活、時事扯上關係。所以楊牧師此三方面對我有莫大的影響。」

梁牧師坦言走過的路全是恩典﹕「若不是神的恩典,實在很難走下去,而且亦不會有今天如此的果效。我不是一個配得神使用的人,但神仍然繼續用我,故實在滿心感恩。「若不是耶和華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警醒」,此段經文非常重要。全是神,我只期望更加願意再攀高峰。我不甘心滿足於現狀,我希望為神做更多。」

兩件難忘的遺憾事

但也有遺憾事,包括當年的「高買案」(店舖盜竊),梁永善牧師不諱言是自己的無心之失,引來的風雨令很多愛他的人擔驚受怕,「但這事後幫助和教導我更加謙卑和警醒。」而另一件遺憾的事,就是教會接辦一所幼稚園工作功敗垂成的結果。「現在回想,心中仍然激動。」原來,當年大埔區有一所幼稚園,因收生不足而停辦,並屬意銘恩堂能夠接辦,所有費用免繳。「這是滿有恩典的開始,我們很快與教育署商議,並獲同意接辦權。怎料當幼稚園方面表示會取回一筆營運餘額時,當時執事會領導因擔憂而主動致電ICAC查問,結果ICAC立即致電教育署,查問是甚麼案件,最後教育署回覆接手辦學這項工作立即取消了。」「一個電話便將全盤毁了,是最大的遺憾,是五年多前的事,現在提起仍感激憤。」

他認為,在教會的牧養當中,對人的溫情發揮、貼心和到位的關懷是不可或缺,「牧者的工作應該是講道、關心人和祈禱,而不是繁多和冗長一個接一個的會議,用一個多鐘頭去商討細節,增添冷氣機也談兩小時之類。」梁牧師的人生座右銘,也是他的人生哲學和生活的方向﹕“Rather burn out than rust out”(寧願燒盡,不願鏽壞。)、“Learn from yesterday. Live for today. Hope for tomorrow.”(活在當下)。除了去神學院教書,還會去真証傳播、理工大學教職員團契、藝人之家、記者團契、巴士團契、恩雨之聲、保險公司團契等不同地方參與查經服侍,服侍的對象涉獵老中青的年齡層。

「永善」這名字的「小秘密」

梁牧師還說了「永善」這名字的「小秘密」。「我一直不喜歡『永善』這個名字,因中文意思雖是「永遠良善」,但英文「善」字的串法是「SIN」,便成了「永遠犯罪」,「究竟我是『永遠良善』抑或是『永遠犯罪』的人?我曾在決志信耶穌之後,自己改了一個別名。但現在我接受了『永善』的名字,明白這名字也反映到基督教信仰,人的內裡有良善亦有邪惡,我們立志為善卻做不到,原來被內裡的罪性勝過。這個名字很有意思,很反映人性,所以我期望能永遠以善勝惡。」

是一名超級電影戲迷

他自言是讀書成績尚算不錯的乖孩子,從小學至中學的志願曾寫過「做一名校長」(真正的目的是做了校長回校將經常懲罰人的老師辭退);「一個航海員」,希望周遊列國;「當社工」。「即使信了耶穌,也未曾考慮過當傳道人和牧師,但神就如此奇妙,他揀選了我去讀神學,79年便開始當傳道人至今。」事實上,梁牧師同時也是一名超級電影戲迷,從小看過的電影無數,灣仔附近的戲院,如東方、環球、國民、京都是經常流連的地方,更曾因去看電影而逃學。「我未來的計劃,除了上述三大方向外,每天會看一部電影,以及家中無數的影碟…。」

 

2017Aug2披戴基督恩典路 — 梁永善牧師.jp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