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生」楊瑞麟的演藝人生


你們得救是靠著恩典,藉著信心。這不是出於自己,而是 神所賜的;
《聖經新譯本》〈弗28

在一個天氣晴朗的中午,走訪了「時生」楊瑞麟(Joe),他與記者坐在綠草如茵的木球會內,滔滔不絕地談自己的成長歷程、講媽媽的愛、分享基督教信仰的恩典如何降臨在人生路和演藝事業上。藉著當年「全能司儀大賽冠軍」的銜頭進入演藝界的他,卻是淡泊名與利,滿心感激上帝讓他在這段演藝生命經歷中怎樣作一個基督徒。

文﹕謝芳

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楊瑞麟(Joe)是家中的獨子,成長於一個基層的家庭,「當年與爸媽居住的地方,類似「七十二家房客」般擁擠,同住的有從事收買、駕駛鏟泥車的…,大家來自基層,生活雖艱難困苦,但彼此卻相顧,充滿人情味。」

我的生活導師是媽媽

Joe說,雖然自己是一個頑皮、懶惰、生活無方向的學生,為人懶散貪玩,學習成績又不好,經常與玩伴四處捣蛋、捉弄同學。但母親從小身教言教他做人的道理,包括「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等。「媽媽擅於交際和好學不倦,最欣賞她對人的那份單純的愛,總是殷勤好客,以行動來表達關懷,如親戚一個來電,她便跑去幫助照顧。」令Joe牢記在心的,還有母親教他游泳的點滴回憶﹕「小時候我的身體欠佳,媽媽聽說游泳可令身體健壯,就帶我去游泳,怎樣忙也不間斷。」母親在2003年患膽管癌病去世,Joe在她的遺物中發現一份支出資料,記錄了向舅父借貸的款額,也列明借款及還款的日期,清清楚楚,沒欠分文。「按日子看,那些借還的都是我在海外升學的學費和生活費。當刻我才恍然大悟,母親離世前吩咐我打造小金幣送給舅父的原因,是完全出於感激的行動。」回想母親的這位至愛的生活導師,他遺憾自己沒有盡力「回報親恩」。

加拿大讀書時決志信主

憶及當年遠赴加拿大升學讀書,他說是懷著複雜的心情,但也想不到卻成了人生的轉捩點。「每當想及父母在港艱辛的生活,努力工作是為了供養讀書,心裡有很多的感觸,故讀書十分勤力,成績突飛猛進,更因此成功轉入喜愛的工程學系。」這段期間,Joe認識了一位基督徒同學,就是現任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港福堂主任牧師林誠信。「他向我傳福音,邀請我參加團契聚會,有次還冒雪在校門口等了我半小時…。」吉中鳴牧師當時是團契的導師,「我很想信耶穌,但要怎樣信?」牧師教他回去向神祈禱,「當時我人生沒經歷過甚麼風浪,只知道基督教信仰是好的,故很想去相信。」

全能司儀大賽第一名

當他在加拿大多倫多完成土木工程學士課程後,便與太太在加國定居。直至1986年爸爸病逝,兩夫婦才回流返港生活。翌年,妻子偶而看到無線電視舉辦「全能司儀大賽」的宣傳,便鼓勵Joe參加。「當年(1987年)無線電視TVB舉辦唯一一次全能司儀大賽,比賽在綜藝節目《歡樂今宵》內進行,我也沒有想到自己『無心插柳』的結果是奪得冠軍。」得獎後,他簽約加入無線電視,向演藝娛樂圈發展。

回看當年奪得全能司儀大賽的冠軍,曾被看好成為金牌司儀的接班人,但因信仰原則推卻主持《都市閒情》一段有關風水的環節,被公司暫停了所有工作安排,失掉了金牌司儀的入場證。他感恩上帝打開了演員之路,讓自己參與了不少劇集的演出,包括近年的《巾幗梟雄之諜血長天》、《幕後玩家》、《完美叛侶》、《愛.回家之八時入席》等,「我享受和珍惜自己演過的每一個小角色,盡力賜予每一個角色的生命力。除了《愛.回家之八時入席》的『時生』,數年前拍下的《巾幗梟雄之諜血長天》一劇,我也很喜歡『劉天』這個角色,這角色無論是外型和演繹別具一格,為我帶來不少的突破,你看完就會明白。」

在演藝界浮沉30載,他說自己接拍工作時,都會秉持基督教信仰的教導,「作為一個演員,要面對不同的角色,螢光幕前的是『那一角色』,並不是你自己。雖然我肯定演戲的寬度可以很廣闊,但我是以『楊瑞麟』的身份來做某件工作,著重那件工作與我的基督教信仰教導有沒有違背。」Joe覺得他「取捨」的原則,已不單只機械地用「是否違背信仰」來衡量,他說:「隨著經歷耶穌的日子愈久,我就愈體會這是屬於生命的事情,面對選擇時,依靠著聖靈的提醒,內心裡面的『舒服』或『不舒服』,「想」與「不想」感覺會自然而然產生。」

演藝工作的衝

被問及現時在演藝界工作,基督徒的演員面對的衝擊又是甚麼?名與利?信仰與傳統?他說,時至今天,開拍新劇拜祭上香已不成一個衝擊問題,「隨著大家增加對基督教信仰了解和明白,是否參與上香儀式或吃拜祭後的食物,已是『任君選擇』。」他坦言,最大的衝擊是「行業本身」。

「作為一個演員,要投入角色,就必須開放自己。部分角色的開放是沒問題,如演孝順仔、惡人或患精神病的人;但若角色是情色的,如性感女郎、蕩婦,又或講粗言穢語的,你要演活這些角色,就要在思想上徹底開放,沒有拘束地投入,才能進入很多的狀態之中,故這行業本身就為生活帶來很多的問題。」「記得10多年前,舞台劇已容許講『粗口』場合,有人認為這是藝術,但有多少人是真正懂得這是一個問題呢?作為一個基督徒的演員,會否反思這些角色與信仰形成的大矛盾呢?這就是行業的衝擊。」他舉例說,近期劇中有女主角以大露背打份的性感演出,露背打扮的尺度標準去到那裡才算過界?實質是沒有界線的,主要是看自己與上帝之間的一個交帳。

Joe坦言自己淡泊名利,對於自己擁有的一切滿懷感恩的心﹕「我明白這一切都是神的賜給,所以經常提醒自己不要被名利迷惑﹕『使你與人不同的是誰呢?你有甚麼不是領受的呢?既然是領受的,為甚麼要自誇,好像不是領受的呢?』」〈林前4﹕7〉

 

2017March29「時生」楊瑞麟的演藝人生.jp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