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的傲慢與偏見


因為人子來,不是要受人服事,而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許多人的贖價。
《聖經新譯本》〈可1045

在繁華的大都會裡,每個角落都隱藏著大大小小的矛盾與衝突,人與人之間呈現出來的傲慢或偏見,不斷地侵蝕著群體裡的愛和正向價值觀。事實上,當你主觀地認為「世界的標準就是這樣」的時候,有否看見他人現實的境況?在早前舉行的「傲慢與偏見之社會」的講座上,工業福音團契義務總幹事葉漢浩博士及資深精神科專科醫生陳玉麟醫生分別從現存社會制度和精神心理的角度探討社會出現傲慢與偏見的因由,以及靈性塑造的問題。

文﹕謝芳

一連三場「與情緒共舞2016」之「傲慢與偏見之個人」、「傲慢與偏見之家庭」、「傲慢與偏見之社會」由環球天道傳基協會、天道書樓、環球聖經公會、學基浸信會、播道會尖福堂和尖沙咀潮人生命堂主辦,協辦機構有工業福音團契、基督教愛協團契、誠信綜合治療中心、婚姻及兒童啟導中心。

對貧窮人的傲慢與偏見

在講座上,葉漢浩博士坦誠分享自己一段帶著「傲慢與偏見」的事奉經歷﹕「記得十年前初入神學院時,立志的呼召就是服侍貧窮人,但上了神學院一年,每天經過青衣的港鐵站,對站內一位拾紙皮維生的婆婆卻視而不見。直至有一天,才『良心發現』要關心這位貧窮人,於是走前去,伸手進口袋想掏錢,這位婆婆看著我,帶著微笑說﹕『後生仔,我足夠喇!』那刻的我真的無言以對,突然發現原來自己內心一直存有『我有錢,可以施捨給你』的傲慢與偏見去對待貧窮人。」這次,讓他反省察覺到,基督徒常說自己是一個愛和關懷的群體,但原來對於貧窮人真正的需要和處境是不太懂。

他說,傲慢與偏見就是只看見自己而看不到別人的處境及需要。傲慢反映了一個社會的靈性問題,如社會的特質和文化,影響著我們一些潛藏意識和理所當然的看法﹕「貧窮就是沒錢,憐憫等於施給錢。」這些價值觀進入每人的心裡,就成為了偏見。他提醒,信徒一星期有五天在社會中生活,他們的靈性容易被世界「操練」而形成傲慢與偏見。」

葉漢浩博士談到「誰是我的鄰舍」時,以路加福音十章裡的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作例子。「這律法師問耶穌『誰是我的鄰舍』時,反映了他的傲慢,因為當時貧富懸殊問題嚴重,十人當中有九個人是吃不飽和流離失所,還問『鄰舍在那裡?』」在比喻裡,「耶穌回答:“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落在強盜手中。他們剝去他的衣服,把他打得半死,撇下他一個人就走了。正好有一個祭司,從那條路下來,看見他,就從旁邊走過去了。又有一個利未人,來到那裡,看見他,也照樣從旁邊走過去了。只有一個撒瑪利亞人,旅行來到他那裡,看見了,就動了憐憫的心,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把他扶上自己的牲口,帶他到客店裡照顧他。」〈路10﹕30-34〉

好撒瑪利亞人的靈性

葉博士指出,祭司、利未人及好撒瑪利亞人均看見了一個被打到半死的人,但祭司及利未人走開了,惟有好撒瑪利亞人動了慈心救了他。葉漢浩指出,看不見是帶著潛藏的傲慢,正如今天,我們在社會上看見很多的表徵,看見貧窮人,就會認為「他一定是以前不努力,或去了賭錢…。」這是社會與傲慢與偏見的接觸點,也根深蒂固在人們的價值觀念裡,故作為基督徒要加倍小心看不見鄰舍的原因。

葉漢浩說自己是主修經濟學,並深深相信自由經濟的理論,但一次的探訪,徹底打破了自己對自由經濟牢固看法。「我們帶著幾罐成人奶粉,去天水圍探訪一個的有嬰兒的家庭,去到這家庭時,已見飯桌上放著不同牌子的奶粉。在一個鐘頭的探訪中,這位抱著5個月大的嬰兒的媽媽哭訴了45分鐘,『被迫睡陽台』、『被冤屈偷錢被打』、『家中食物寫上別人的名字』…都是無奈、沒有愛、沒有包容的慘痛遭遇。」這些都讓他再次反思在自由經濟底下,並不一定能透過努力讀書便可解決貧窮人的問題,有很多人因制度出現持續貧窮。

「制度與靈性也有密切關係,我們成為了制度中的贏家,但如果看不見這制度本身亦製造了貧窮,就要小心結構性的罪,正如持有物業本身並不是罪,但若然有了堅持制度後樓價不斷上升,便是一種罪。」他認為,我們有自由過豐盛的生命,但不能放縱自己,因為恩典不是自己領受了就算,是需要透過關懷鄰舍和愛鄰如己,才能拆毀現存的傲慢與偏見和享受豐盛的生命。」

避免跌入偏見思想陷阱

陳玉麟醫生則從精神心理學角度來分析職場上的傲慢與偏見,以及社會上的一些偏見思想陷阱。他指出,偏見容易對別人產生歧視,故需要認識自己是否陷入了一些偏見思想的陷阱,如著重較熟悉的團體中的想法來作決定的「派系偏見」 (Ingroup Bias)、選擇性地加強既有概念的「觀察偏差」 (Observational Selection Bias)、對負面消息有特別深刻印象的「消極偏見」 (Negativity Bias)、盲從附和的「從眾效應」 (Bandwagon Effect) 以及覺得其他人同樣擁同樣看法的「投射偏見」(Projection Bias) 等。

他表示,如認識到自己墮入了這些陷阱,便需要改變自己的偏見,學習在這個充滿歧視的社會環境下自處,例如了解自己在社會中應有的權益和責任,讓人看見我們的能力;了解自己的限制和需求,如精神病康復者在思考上會較遲緩,情緒容易受外界影響等;慢慢建立自信和關係,克盡責任,不是只坐在那裡去指責別人,作對抗式的平反,以免製造更多社會的矛盾;培養有效減壓方法;遭受歧視時,要勇於拒絕說「不」;記錄所發生的事情,向朋友、家人或同事求助;有需要時向工會非政府組織或相關團體求助;向平等機會委員會提出投訴。

2017March22 社會的傲慢與偏見.jp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