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脈搏事件簿 之 人情冷暖 (一)

「60後」的陳先生自小在公共屋村長大,家庭經濟狀況一般,但童年生活十分快樂。在70年代的當年,鄰舍關係和睦,每家每戶大門敞開,小孩子三五成群在走廊及屋村空地玩耍的情景常現;大家彼此往來互相守望,若誰家的父母有事外出,鄰居叔叔、阿姨便會主動幫忙照顧小孩。

陳先生在16歲時患上思覺失調,需要入住精神病院數星期,幸好及早發現和及時藥物治療,故很快便康復了。當年的鄰居們知道他的病況後,經常主動關心,更在金錢上支持他們一家。及後,在家人和鄰居朋友的鼓勵下,他順利完成中學預科課程,找得一份政府工作。經過多年努力,他更成家立室,並自置了一所舒適的房子。

近年來,踏入中年的陳先生,面對的生活壓力和難題數之不盡﹕供樓負擔、繁重的工作、兒子青春期的情緒問題等,弄得他身心俱疲。本想找朋友傾訴,但現居的大廈鄰里關係疏離;職場上同事喜搬弄事非和互相利用;童年的老友又失去聯絡多年…,這些都令他難於結識到可分擔憂愁的真正朋友。所以,陳先生只好獨自面對這種種壓力。

這幾天,陳太發現丈夫精神有點異樣,經常失眠,神情慌張,對人非常敏感,「是否精神病復發?」她想約見公立醫院精神科醫生,但輪候的時間很長;想看私家醫生,家庭經濟又不能負擔;勸喻丈夫約見社工,但又被他堅拒,害怕被標籤是精神病人後,鄰居看不起和失去現時的職業。

陳太嘗試單獨約見社工,對方提醒,倘若情況危急便需送陳先生到急症室求醫。面對丈夫精神狀態每況愈下,又找不到援助,身邊的人只在冷眼旁觀,甚至退避三分,陳太心感十分無助,哀嘆這繁榮都市背後,人心竟是如此冷漠無情;對精神病患者的歧視更是何等的嚴重;社會的支援也是這麼缺乏,「莫非等到情緒『爆裂』才會被關注?」

一天,陳太回家途中突接到大廈管理員來電,指陳先生正在大堂揮舞玻璃樽,胡亂大喊著﹕「不要再迫害我的家人。」

陳玉麟醫生  資深精神科專科醫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