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德淳「EQ接見室」 之 一個情緒失控少年的內幕

 

th.jpg

 

以前來接見室與我聊天的青年人大多是獨自來的,但這個15歲的女孩卻例外,這次,她在家人的陪同下來見我。這個一家四口的組合也似有緊密互動關係的含意,媽媽的說話語速極快而聲大;作爸爸的就常在妻子數說女兒的問題時低語「大事化小吧」的補充。不過,夫婦二人也有共同解困的目標,就是不明白為何女兒對父母的態度如此差劣,對外面的朋友卻是那麼友善;她每當遇事感厭煩之時,便會情緒失控,以頭撞牆、打碎家中的玻璃為發洩方式。當我開始與這女孩面談時,她的神情、表達用字方式及身體語言是異常平靜溫和,神情帶著好奇,所以,我猜想這女孩的真正本質非屬有衝動失控的傾向。

再了解,她擁有良好的自我覺察能力,小學五年級開始已討厭為人帶來麻煩的人,源於當年目擊哥哥被人經常欺負,她為哥哥的難過而傷心,自始更對那些造成滋擾的人產生莫名其妙的反感,偶而會有情緒失控的情況。事實上,這女孩一直不明白為何要用這方式來回應不安的狀態,每次發洩過後也感後悔。再思佛洛伊德提出「自我」(id)、「本我」(ego)和「超我」(superego)的學說,我發現這女孩的「超我」本質很強,她知道自己的行為,是需要考慮他人和社會,故難以忍受那些不公義之事。

在她對自己感到失望之際,我決定反向來肯定她不是個壞脾氣的人,而是因無知成了今天的行為結果。聽到這樣的形容後,她立即告知我一件重要的事,原來每當她感到生氣,會去看電影,更模仿電影的橋段中描述人對於社會的人和事有不滿時,可以扔東西及自我傷害的方法來發洩怒氣。

作為一個家庭調解EQ教練,在此個案中,讓我反省到要維持與人交談的熱情,就需多點同理心去面對對方的不幸。「我如何可以貼近他的處境?」我想應以同理心去體會人皆有憂慮,但切忌過早下判斷,才能傳遞「鎮定」及帶有希望的訊息。

主雖使人憂愁,還要照他諸般的慈愛發憐憫。哀 3:32

馬君蕙主任/余德淳博士  EQ訓練研究顧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