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天說道》香港環境論壇﹕峰會之後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刊登,本期為2016年4月13日,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你們要仰觀天空,俯視大地;因為諸天必像煙雲消散,大地要像衣服漸漸破舊;其上的居民必像蠓蟲死亡;但我的拯救卻永遠長存,我的公義也不會廢去。《聖經新譯本》〈賽51:6〉

2015年聯合國氣候峰會,即《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1次締約方會議、以及《京都議定書》第11次締約方會議,簡稱「COP 21」或「CMP 11」,已於巴黎舉行。是次巴黎氣候峰會達成歷史性協議:各國不僅認同要控制全球暖化溫度遠低於攝氏2度,並致力限制升温不高於工業化前1.5度,同時承諾於2020年開始每年提供一千億美元,協助發展中國家進行適應氣候變化及低碳經濟發展。作為亞洲發達城市香港,難以置身事外。今年夏天和冬天,世界各地出現異常炎熱或寒冷的天氣,香港亦難以倖免。到底巴黎峰會之後,香港應如何應對氣候的變化的問題?

文/圖﹕謝芳

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聯同「香港減碳及能源管理專業學會(HKICEREM)」和「環球天道傳基協會」主辦的香港環境論壇已於日前舉行,是次主題為「巴黎氣候變化峰會之後又如何?」。出席的有香港公開大學科技學院院長何建宗教授,以及低碳亞洲行政總裁及巴黎氣候峰會香港民間代表團團長黎廣德博士、中電可持續發展委員會董事吳芷茵博士、香港氣候變化論壇創始人及前任主席潘樂陶博士、世界綠色組織行政總裁余遠騁博士、香港減碳及能源管理學會會長林運財先生、香港綠色策略聯盟副主席曾錦麟先生;以及逾百名專業團體、學術界、NGO、智庫和社區組織的代表等,大家期能為香港和大中華地區未來的減碳節能和環保策略提供意見,促進可持續的發展。

首先發言的黎廣德博士重申,氣候變化的問題,正在影響著我們,再不能坐視不理了。「以今年為例,夏天好像特別長,而秋天長,好像遙遙無期才到冬天,但是冬天一到就即時非常寒冷。」「去年12月份在巴黎簽署的協議,是92年地球高峰會之後,一個環保界的重要的里程碑。這次巴黎氣候峰會達成協議,中國也踏上減碳列車,全球發展轉型已成定局。香港是國際大都會,以購買力平價計算人均產值名列全球第十位,創新減排不僅是克盡國際責任,更可以開拓綠色商機,改善市民生活質素。

根據環境局公佈的數據,從1990至2012年間,香港碳排放量從每年3500萬噸增至4300萬噸,但這還未計算香港入口貨品的隱含碳足迹 – 以每年人均9噸高據全球第二位,僅次於盧森堡。他重申,倫敦、紐約、雪梨等17個城市組成了「碳中和城市聯盟」,定下「80×50」目標,即在2050年前減低碳排放量80%以上,直至變成零碳城市。

他說,針對特區政府政策,香港民間代表團提出了幾點,包括﹕政府要設立一個多方的平台,依靠政府、商界、公民社會的一同努力,商討如何去落實巴黎協議,現時香港的減排指標2020年減少五至六成是完全不足夠的。

他又建議政府設立一個高層次的委員會,一個多方平台推動不同界別去做低碳的經濟,推動綠色及低碳經濟,如法國、德國,會製造很多就業的機會。「政府應全力推動可再生能源,參考德國及內地,如果自己能夠提供再生能源,可以在電網上出售。」

黎廣德表示,在巴黎,有些零碳的社區,設有風車和減廢的系統,廢棄物由一個管道直接通過減廢的系統再循環再做。「我們參觀了一間公司,在巴黎設有3000個電動車站,數千架電動車自由在巴黎行走,人們只要以手機挑選車輛,付款5元半歐元便可行駛半個小時,再在下一站放下停泊就可以了。這模式如果成立,就可以取代私家車的觀念。為何不在香港試行呢? 我們已於08年向環境局建議公用單車概念,除了巴黎,亞洲很多城市也實施。」

黎廣德博士強調,巴黎協議的談判是在「恐佈襲擊」之下進行,參加的195個國家中,每一個人都有否決權,是非常不容易的事。「今次的談判是採取由下至上的方式,每國都有不同的展覽和活動。整個談判有三萬五千個代表左右,其中近一萬個是觀察員,就如我們,包括公民社會,及商界觀察員。亦有很多非國家級的政府層面參與,全地球400多個市長也是出席,扮演較重要角色。」

他說,談判最後有結果,是有賴東道主法國的外交手腕,令到談判相當成功。而馬紹爾群島一位女詩人,也是推動這次談判的建功者之一。「她寫了一首詩給七個月大的女兒,說家園很快被海水吞噬,但她在沙灘上劃一條線,要盡力為家園讓海水不上那條線。即使是2度的升溫,這些群島包括好的家園,都會被淹浸了,所以強烈要求將1.5度升溫加進去了。」

黎廣德說,要做到1.5度,意味一個翻天覆地的改革,即在35年後,我們要做到一個零碳經濟,「到時香港的60萬車輛,包括現有的汽車巴士,全部都要消失,市面上的只有4000部的電動車。我們由現在就要開始做減排計劃,否則是沒有可能做到1.5度的目標。

他說:「根據科學家的估算,即使是兩度升溫,香港也有三成的居住地都會被水淹沒。不要小看這三成,淹浸了其中一個港鐵站也會帶來很大麻煩。我們現在需要一個大刀闊斧的時代,否則沒有辦法應對到現在和將來所面對的挑戰。」

而余遠騁博士則指出,在是次峰會上看見各國的決心,以及中美之間合作的突破。但香港又如何看天氣變化?我們探訪劏房時,室溫高達48度,天氣炎熱非常。而且我們要如何應對災難的來臨,如強颱風導致的低窪地區嚴重水浸;如遇上地震,我們是躲在桌子之下,還是衝出去?雖然香港現在不需要這些防震的知識,但我們在建基的系統裡,如電力公司、水生態等,應該考慮災難的防禦能力或衝擊究竟會去到怎麼樣的程度。

同時,作為本港主要能源提供者之一中電歡迎《巴黎協議》,中電可持續發展委會董事吳芷茵女士,在研討會上介紹中電邁向《氣候願景 2050》的進展,當中包括於2020 年,可再生能源佔集團發電組合20% 的目標。她表示,中電相信巴黎協議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確立了最基本的期望,讓社會更容易確定和預測各國的低碳發展計劃。

林運財先生在談及中國的碳排放和交易問題前,首先介紹香港減碳及能源管理學會的工作。他說,學會成立至今的6-7年時間,工作焦點都是提倡能源管理及減碳的概念及在相關學術領域上的發展與推廣,包括在中小學裡進行碳排放的教育和推動「綠足印」減碳教育及實踐計劃等,向市民大眾推廣環保訊息,提供簡單有效的方法,鼓勵市民微調生活習慣,珍惜資源,「每人只要出一分力,就有70億個效果,足以保護我們賴以為生的地球母親。」

同時,他提及深圳碳排放交易所,「內地在2013年6月18日推出首個碳權交易試點─深圳排放權交易所,隨後發展出北京、天津、上海、廣州、湖北及重慶等共7個碳交易試點,交易品種主要是強制性的碳排放權配額。29元人民幣一噸,根據市場的需求,低過配額可以在市場上去賣;超過的話就會罰款。目前已1400間公司參與了。」

香港綠色策略聯盟副主席曾錦麟表示,大家很高興回望巴黎的國際協議,但香港的又能如何參與呢?中國曾在2009年表示,計劃可在2020年達到40%-45%的減排目標;而在2010年,香港也說可於2020年減少50%-60%的碳排放。去年6月,中國方面再表示將於2030年減至60-%-65%,即有10年之後再減20%,但是香港卻沒有再訂定目標,所以我們的政府一定要盡快再設立減排的目標。

最後,何建宗教授以「巴黎氣候變化峰會之後又如何?就是要坐言起行,團結就是力量!」作為論壇的總結。

2016April13香港環境論壇﹕峰會之後.jp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