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恩心窗》寰宇脈搏事件簿 之 受盡歧視 (四)

d10417103
自小喪父由母親養育的陳先生,因家貧未能繼續升學,多年來只能從事低收入的工作,感覺苦無出路。日積月累的挫折感,令陳先生患上抑鬱症,想求醫卻又因政府醫院輪候時間漫長,更感沮喪及無助,最後萌生自殺念頭。在一天,情緒極低落的他吞服了20-30粒止痛藥,幸好家人及時發現和送院救治。出院後,陳先生本應可以回復正常生活,可惜卻因是精神病康復者而飽受同事的歧視,上司又諸多阻擋他的覆診請假。結果他毅然停止服藥,更拒絕繼續覆診,導致病情惡化。

現時社會普遍存在對精神病的「標籤」。上期我們已指出精神歧視可分為「社會歧視」(social stigma)和「感知歧視」(perceived stigma)兩種類型,前者乃社會對康復者的偏見;而後者乃康復者覺得自己被社會排斥和不被接納,令其諱疾忌醫。

陳先生若要有決心消除諱疾忌醫的心態,便需先接受自己有精神病並不羞恥。事實上,歷年處於不理想的生活環境與工作壓力,實在會嚴重影響人的情緒;而長期的情緒低落也容易累積損耗,導致情緒病。陳先生情緒出現問題加上被同事歧視,形成了不能承受的雙重打擊。

「社會歧視」固然是不能鼓勵和存在的態度,但陳先生的問題核心是「他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世、背景和處境」。若他勇於接納自己,不因自己家境貧窮、教育水平不如人,或患上精神病而自暴自棄,就可以走上康復之路。只要陳先生不自我放棄,努力工作、自力更生和不斷奮發圖強,加上接受藥物治療,便能加强自己的康復進程。

社會歧視是難以完全避免,但若當事人改善自信,加强自我肯定,不自我歧視,便有成功解決問題的機會。當然藥物治療和心理治療是必需的,雙管齊下,才能相輔相承見成效。而心理治療可從身心靈三個層面入手(模式可参筆者Soul C.A.R.E.S. 心靈治療模式) 。

陳先生面對的雙重困惑,基督徒也不能免疫。但相信耶穌的人,可從基督信仰裡得著神給與的「自我形象的肯定」;基於《聖經》教導,人乃是以神的形象所創造,故此是非常寶貝珍貴。我們更相信,耶穌愛世人而為我們以死贖罪,又從死裡復活給我們盼望。故此我們無須自棄,亦無須懼怕歧視。

        李耀全博士  資深個人、婚姻與家庭治療師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