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恩心窗》寰宇脈搏事件簿 之 受盡歧視 (三)

d10417103.jpg

陳先生患上精神病,鼓起勇氣尋求醫治已是難能可貴。本來透過逐步的治療,可讓陳先生重過正常的生活,這是每一個人應有的權利。可惜身邊同事的歧視行為,使陳先生再度受到打擊和傷害,失卻繼續求醫的意志,實在可悲,也令人氣憤。

事實上,社會歷來普遍存有對精神病「標籤」化的現象。這些的「標籤」可區分為幾類:

1). 定性區分:將精神病被定性為「暴力」、「不能預測」、「弱者」的行為。認為精神病人必定有暴力傾向,行為難以預測;認為患上精神病之人是弱者,不能處理生活上的問題,把患病的責任歸咎於病者自己。

2). 偏見:除了以上固有的觀念看法之外,對患者還會產生如害怕、厭惡等情緒的反應。

3). 歧視:行為方面的反應:如刻意避開他們、不與他們交往或接觸,避免僱用他們,以批評或取笑迫使他們自動離開…等。

除了公眾對精神病的「標籤」外,還有精神病患者的「自我標籤」。他們的自我形象低落,相信患病是因為自己的無能,於是自我隱蔽,不敢走出家門,更沒有勇氣去尋求幫助。

這兩種的「標籤」效應,會影響精神病患者得到應有的治療,令醫治延誤,加深病情,使患者和家人都陷入延續不斷的痛苦之中。

若要減低這「標籤」和歧視,需要教育大眾了解精神病的正確知識,讓大眾知道大部分精神病是可以治療,精神科藥物可控制及減輕徵狀,藥物的副作用較以前已大大減少。而最有效的方法,是鼓勵大眾親身去接觸康復的精神病人,就可明白他們與常人一樣,擁有自己的思想和感情,值得我們尊重的。

陳先生因為同事們的歧視而自暴自棄,不願尋求治療,他的家人在此刻不能放棄他,需要明白他的苦情,給予接納;勸導他再接受治療,看家庭醫生也是一個好的選擇。我們作為醫生,會明白受歧視者的心情,然後引導他去理解別人的歧視行為是「社會的錯」,沒有人可以控制。更會告訴他,不需要自我歧視,要自我肯定是個有價值的人;欣賞自己的忍耐和勇氣;重新去愛自己,醫治好病情;繼續努力工作,為自己的人生作選擇。

馬燕盈醫生  資深精神專科醫生


《談天說道》福音專輯逢週三在《明報》購買廣告版面版登,歡迎奉獻支持經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